西/乔/无差 小段子

原本还持得住,眼睛微酸但还没落下泪来,但看见那人灿烂的笑着看向他,推开了人群转身冲他走来又张开了双臂,他就再按耐不住眼中聚集的水雾了,水珠大颗大颗的往下掉,脸憋得通红,可他还是死死咬住嘴巴不肯发出声音,好像这样就能显得有底气些。

 

结果对面的那人笑得更灿烂了,好像还有点无奈?也不说话,就那样一直等着他,眼中溢出醉死人的温柔。

 

他抽噎了一下,其实是想哼一声的,可惜声音露出来后就自个儿变了个调子,越发的像是在撒娇了。那人眼中的温柔大概是他的眼睛被水雾侵染之后看到的错觉吧,明明以前他们只会打闹不停、互相攀比来着!那人脾气傲得要死,怎么可能对他温柔呢?

 

想到这个他更加生气了!是的,生气!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好生气啊!他一定是被气哭了!

 

气什么?

 

气他那时和那人不合时宜的大吵了一架,那是他们上辈子最后一次吵架;

 

气那人那么久都不来找他,连梦里都不来,想了好久,想到想不起了;

 

气怎么样也找不到那人,留下的头带也找不回来了;

 

气得只能给那人立了个坟头,种满了他从世界各地收集的向日葵,想到那人看不见他就更气了;

 

气那人回来得这么晚,大家都到了那人还迟迟不来,害得他傻愣愣的白等着;

 

气大家都跑过去围着那人又笑又哭又抱的真肉麻;

 

气那人居然不先来哄他;

 

气他居然没能第一个冲上抱住那人;

 

气啊,气得他连站都站不起来了!只能这么死死盯着那人看!这怎么能解气呢?

*

那人一瞧这样不行啊,还是自己主动点吧,要不这么一直看着一个身高将近两米浑身肌肉的大男人在那哭得比未成年的小女孩儿还起劲算是怎么回事啊!况且还有那么多人看着呢!他惯是不肯认输的,被大家这么一看还了得?以后想起来还不得闹翻天啊!

 

那人想了一溜儿,这才总算说了一句:“我回来了,JOJO....”语调前所未有的温柔,可惜对面的大娇娇啥都没感觉到,那人又想到,也对,这里还有那么几个JOJO,还是叫名字吧。

 

“乔瑟夫,好久不见。”

*

得,这下他再也想不起自己在气什么了,身体也一下子有了知觉站起来就扑。

 

那人也不嫌弃一下接到了将近两百斤的超大包袱攻击,两人就这么搂成一团,还转了好几个圈,一个笑得好像个蠢货,一个哭得像个傻逼,嘴里一通胡言乱语,上句不接下句,路唇不对马嘴的腻乎了半个多钟头,最后还是那个笑得像个蠢货的抱着那个哭得像个傻逼的去了洗漱间。

 

好嘛,总算安静了好伐,围观群众早就表示看不下去了!狗男男!

 

*

梗来自一个P站的短漫,微博上有太太转载了图片,刚好看到,但我小小的改了一下设定。漫画上不是混部,我这里暂时设定成类似EoH吧..........

想写点啥/不知道能写啥/无梗/其实更想吃

热度 12
时间 2016.01.18
评论(1)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