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藤:

【求擴】

走過路過不要錯過!!
懇請太太們獻出你們的手為中也投個票阿[泪][泪][泪]
愛他就轉出去(゚´Д`゚)゚
愛我也轉出去(゚´Д`゚)゚【沒人

投票網址為何無法點???(懵
【網址貼留言,懇請點一下留言qwq】

命运的丝弦(下)

接上与中

  *

‘轰隆——!’

随着幽暗墓室的倒塌,巨大的刺耳的声响不停的回荡在侠客的耳旁,是衔接秋千的铁链断裂致使侠客整个人撞击到地面的声音,还有从身体各处传来的苦痛嘶吼。侠客的身体猛地弹动了一下,他没有余力去管那些争先恐后吞下他血肉的乌鸦,只是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他艰难的侧过头,库哔的眼睛还在一直盯着他,只是里面徒留虚空一片,而他眼前只余暗红的浑浊血液,随着尘埃的飘落,仿佛什么也没办法留下,侠客忽而心中一哽,剧烈的咳嗽起来。

不详的夜鸦飞起,夕阳渐沉。

没有办法计算时间过了多久,侠客才摸索到零时拿来用的手机,还好手机没有被破坏。

“团长,西索没死,库哔被杀了,玛琪还不清楚情...

命运的丝弦(中)

接上

*

日子又悠然的过了几天,幻觉牌团子君依旧亦步亦趋的跟着侠客,不论白天黑夜,不论何时何地,不论是坦诚相见还是上床睡觉。

侠客从一开始的担忧已经变成了麻木的习惯,为了避免他在吃饭的时候,对面还有人直愣愣的盯着他看着什么也不做,他还有意的增加了一双碗筷,无视了周围人奇怪而同情的视线。

破罐子破摔?不,他只是无聊罢了。

——不是希翼吗?——

和一个幻觉团子君吃饭聊天还能那么开心的侠客,到底是多么无聊呢?

一开始侠客还只是装作自言自语,故意不去看那双含笑的眼睛,慢慢的,他就习惯了看着那双眼睛中露出的温柔,对着这个不知名的幻觉团子君商量计划,问他计划的可行性,反正这个幻觉团子君的外表...

命运的丝弦(上)

写在前面的话:

说实话,我是第一次看个漫画能气到胃炎而躺倒了两周,这才明白原来我以前还不够重视那些我认为喜欢的角色啊。

我喜欢旅团将近7年,喜欢库洛洛和侠客6年了,他们是我付出最多思考的一对cp。

我并不以此文纪念谁,因为只要我活着,他们就会陪我一直活下去。

这篇文已经写完一段时间了,本来不想发布,但想想,也许有人看到更好吧,也许人的执念真的能创造一个世界,我由衷的希望着。


*


究其缘由侠客已经想不起来,是谁提议的他也不甚清楚,总之偶尔会出现那么一些巧合或者别的什么,让旅团突然全体出现在了温泉区。

骚包的男性蜘蛛们就好像是专程来比赛秀身材的,还要猥琐的互相攀比一下某个部位...

时间与习惯

第一篇OPM ;

也许将是唯一的一篇,超短;

无差,不过我是埼杰党,也是埼玉粉;

摘抄原作台词非常多,偏解析文;

‘’内多是原著台词,“”是对话;

写不出什么有深度的东西,一直只会傻白甜;

这篇连傻白甜都没写出来,主要都是个人的想法;

如有撞梗,抱歉;

涉及角色并不属于我,属于一拳超人。


*

埼玉老师是怎样的存在呢?

老师的实力成谜,最强这个词藻就是为其量身定制一般囊括所有特质又模糊了背后的焦点。

老师强大的部分绝对不止是实力,究其根本,他最强的是能由始至终坚持自我的心灵及从不拐弯只按照自己节奏步调前行的思考方式。

其人的个性正如他所说的这句话:

‘...

捉迷藏 二

提示:看了也许会带来身心不适,请不要勉强。


这里是一家以教堂为基础的孤儿收养所,库洛洛从不是什么富家少爷,也就没有那些多余的负累,他只在这所孤儿院里生活了五年,这里是生活当然比不上流星街的残酷,但也为他之后在流星街的生存打下了基础,真是了不得的基础,他垂眸一笑,听到了身后越来越近的脚步声,这个时间的话,也只有那个男人了吧。

不久,年轻的神父就缓步走了进来,穿着不太体面的神父袍子,拿着一本破旧的圣经。库洛洛依旧跪着,只是手中的书已经消失,安然的等待着最后的仪式。

神父的手指点了点他的额头,这个由神父亲手印下印记的地方,指尖冰凉而且颤抖。“愿主宽恕你。阿门。”

‘不。我想他是不会宽...

捉迷藏 一

这是前些年与志同道合的....笔友?一起合作构思的,但我和她吧都是懒散随性的,结果就是我们设定了N久,却没有写下去......缘由各种各样,笑。如果有缘,也许她能翻到的话......


此篇为全职猎人的同人。

雷点颇多,无法计算。

有些第一人称,穿越,双穿,中二.........

且,直至今日,依旧未迎来完结.......

简而言之,这是个无趣的坑。


*

契约之书:

第一:由你来找到对方,在找到之前,不可透露自我身份。

第二:你有十次死亡的机会,若超出,你将真正死亡。

第三:不可直接干预主线剧情的进展。

第四:游戏总时限为30年。

第五:你将穿越成库洛洛·...

西/乔/无差 小段子

原本还持得住,眼睛微酸但还没落下泪来,但看见那人灿烂的笑着看向他,推开了人群转身冲他走来又张开了双臂,他就再按耐不住眼中聚集的水雾了,水珠大颗大颗的往下掉,脸憋得通红,可他还是死死咬住嘴巴不肯发出声音,好像这样就能显得有底气些。


结果对面的那人笑得更灿烂了,好像还有点无奈?也不说话,就那样一直等着他,眼中溢出醉死人的温柔。


他抽噎了一下,其实是想哼一声的,可惜声音露出来后就自个儿变了个调子,越发的像是在撒娇了。那人眼中的温柔大概是他的眼睛被水雾侵染之后看到的错觉吧,明明以前他们只会打闹不停、互相攀比来着!那人脾气傲得要死,怎么可能对他温柔呢?...


时过境迁 特殊番外

写在前面: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吾决定再度将狗血大提升,ooc度大提升,废话程度大提升!

注:人物称呼有点混乱,错别字没查,错了就意会吧。


*

...怎么回事?

这是哪?

我是...空条承太郎。

为什么好像很疲累?

张不开眼睛...

这里是哪?

发生了什么事?

我正在做什么?


——如果让你回到过去的任意时间段五分钟,你想去哪?——


谁?谁在说话?


——但你并不能告诉他们未来的事情。——


什么?


——想好了吗?——


.......

时过境迁 10

写在前面的自言自语:看到好多太太都在写告白,话题推荐也是告白啊,我心想糟了,我家这组都结婚了啊...咋办...算了...凑个数吧,告不告白的...心里知道就行啦2333

因为太急了,错字没查,请各位谅解啊~


*

“这么说还是没找到?”西撒幸灾乐祸的坏笑了一下,但突然想起这件事还有乔纳森的份所以又收敛了表情,克制的端起认真的架势。“仗助现在都16岁了,那孩子应该也14岁了吧?徐伦呢?”


“嗯,徐伦快7岁了,仗助和徐伦都是因为他们母亲的关系才比较容易找到,尤其是仗助,他的父亲是入赘的,完全没有改名,徐伦和乔鲁诺就不同了,不过还好徐伦的母亲比较容易找,所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