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过境迁 8

写在前面:其实是几个零零碎碎的小片段,本来想了4个,但前3个的‘画风’似乎太连贯了,所以变成了一系列的感觉...另外,本文已经逐渐转琼瑶了请千万不要欺负作者...

 

 

 

1、歪楼的卒业式

 

现在是2月末尾,承太郎和花京院所在的高校就选了这么个微妙的时间让毕业生们提前say goodbye~听起来挺伤感,但这对花京院他们两人来说实在是件大好事,再也不用这么准点准时的来上学了。

 

两人也并不打算花费时间去读大学,重复生活多没意思,他们也不需要多那个虚名。承太郎早已打算好要搬家,当然必须是拉上花京院一起,临近毕业的这段日子,他们没有把任何一点心思放在学业上,只是开始认真的规划将来要住房子。

 

两人迅速的选定了地址,离空条宅并不远,可以方便照看贺利,花京院的家人则各自四散,所以并不会常碰面。他们都喜欢带有庭院的房子,所以选择的地方自然也相当高级,虽然外表看来和空条宅有些类似,但内在变化极为多。

 

比如花京院更喜欢睡床,但又觉得偶尔睡榻榻米也很有趣,所以主卧的布置两种风格兼具。客房就更加离奇了,几乎一种风格一个房间,英式田园风格、意大利式风格、地中海风格、法式风格...等等,总体可以简称欧式风格。

 

外人一听就得头晕眼花了,在一所日式和风的建筑里折腾这些真的好吗?可这所房子的两个主人不但觉得好,还真的试图将它们打造出来,融合起来。

 

最出奇的是他们画设计图的时间,从起稿到定稿仅仅花了一天!要问为什么这么短?前面几十年都想了个遍了好么。

 

画出整个房子所有的平面图白金之星不过是花了三十秒,和风建筑的木质结构相当多,质朴而内敛,每间房都看了几遍之后,花京院就开始起草设计图,家具的主色调都定位在深色系,再以零星暖色点缀其上,比如白色的瓷器,或是一束花朵、可爱的海星抱枕。

 

他们都喜欢较为古典的风格,所以其他欧风的家具融合起来也并不是真的那么艰难,两人凑在一起讨论,在初稿上来回改动了几次就差不多顺利定稿了,两人的要求也不算高,只要看着舒服就行。

 

这一定稿承太郎就兴冲冲叫来了人立马动工,虽然乔瑟夫依旧干回了自己的老本行,但对方现在忙着追西撒,根本不知道这码子事,不久之后知道了也自然郁闷了好一阵子,和西撒一个劲的抱怨自己的外孙一点也不可爱,从来不撒娇。

 

结果西撒只是笑眯眯的看着撅着嘴的乔瑟夫,淡定的补了一刀。“哦,这件事啊,我知道啊,典明那孩子早就和我说过了,说装修完了之后就请我去玩,好像设计图还是他亲手画的呢。”

 

不论被补刀的乔瑟夫心情如何,花京院这边是有点感动又有点哭笑不得。原因嘛就是花京院亲自画的设计图其实并没有真的用上,不是没用,而是承太郎压根没有拿出去用,他似乎完全不想让花京院的手稿落到别人手上,所以直接让白金之星照着重画了一遍。

 

虽然这只是小事,但也点醒了花京院一个他从未在意过的关于承太郎个性的小问题。

 

承太郎有收集花京院手稿的癖好。似乎也不仅仅是手稿,如果有必要,他大概不想让花京院送出任何的稍有私人性质的东西给其他人,哪怕是写一封明信片,手帕更加再禁止范围。其他人想靠近一些也决不允许,即使是亲人朋友的拥抱也越短越好,更别提那些不太熟的人了,总之事关身体接触的就是越少越好,最好出门不要笑!

 

如果承太郎的眼睛会说话,那瞪着接触花京院的人时应该就在冒出类似这样的声音:你们给我全部站到至少两米开外去!握手什么已经是极限了!不准黏上来!敢黏着不放的全部欧拉死!

 

这样的个性到底是好还是不好呢?不过认真想想,花京院觉得自己似乎也没有什么评价的资格。他当然也不喜欢有人擅自缠上承太郎,只是...

 

毕业典礼尚在进行中,这天天气十分不错,在承太郎又用他臭脸成功吓退了几个想和花京院告别的同学之后,花京院终于有点想和对方聊聊了,他把人拖上了空荡荡的天台,虽然还是冬季,但晒着太阳完全不觉得冷。“呐,承太郎和我说说你以前的经历吧,从别人那听说的难免都带着他们的想法,我更想了解你的想法。”

 

既然花京院想知道,那就说呗。承太郎回忆着过往,但差不多就是平铺直叙,把生活整理成一篇实用型论文似的列了出来,比如突然知道自己有个小舅舅而被迫去处理,结果又遇到敌人,也新结实了几个临时的战友,说着,他还特意提到广濑康一,称其为值得信赖的人。

 

这让花京院很感兴趣,难得承太郎会直白的夸奖一个人。“的确是一群坚强又令人佩服的人啊...听你这样描述,我真想见一见仗助君和康一君他们,尤其是康一君,能够被承太郎这样夸赞的人一定是非常棒的,可惜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到呢?”

 

听花京院这么一说,承太郎又有些不悦似的啧了一声。

 

花京院全当没听见,继续说道。“阿布德尔先生、波鲁那雷夫、乔瑟夫先生、乔纳森先生、西撒...还有尚未能见面的大家,我身边的人可都是超厉害的英雄啊!我能认识大家实在是太好了。”

 

“迟早会见到的。”承太郎的脸色略有好转。

 

“说到英雄,我身边就有一位大英雄啊,能够得到这位英雄的垂青,我可是一直觉得超级荣幸的。”花京院笑着转头看了看承太郎。

 

承太郎嘀咕。“我才不是什么英雄。”

 

“承太郎当然是英雄,而且一直被大家尊敬、信赖着。”花京院认真的回应。

 

承太郎有些羞赧起来,但很快就回复常态,冷静的阐述了心声。“他们或许的确尊敬我的某个部分又或是某种行为,但永远也只能止步于此,他们看到的那些,从来不是我的全部,非要说的话,他们对我还是敬畏更多一些吧。”就像面对一尊神祇,而不是人。

 

听出了对方的潜台词,花京院略微沉默了一阵才淡然而又肯定的开口。“我也一直很尊敬承太郎你哦。不仅仅是因为你救了我,也不仅仅是因为你救了很多人,甚至也不因为你是英雄。”

 

承太郎缓慢的眨了眨自己的眼,他在脑中过滤了好几遍花京院的话,心中蔓延出一片柔软的情愫,他笑了起来。“我也是。”

 

花京院转身与承太郎面对面站定,向他伸出一只手,四指握成拳,小拇指微微勾起。“那承太郎我们来做个约定吧。”

 

“嗯?”尽管还不了解具体约定内容,承太郎已经伸出自己的小拇指勾了上去。

 

“英雄·空条博士是属于大家的,普通人·空条承太郎是属于花京院典明的。同意吗?”

 

“同意。那么相对的,普通人·花京院典明就是属于空条承太郎的了。”

 

“公平合理,嗯...我批准了!”

 

两人相视一笑,勾着的手指头也变了动作,紧紧交握在一起。

 

“啊,那空条承太郎能不能批准我...”

 

“不行。”

 

“我还没说完呢。”

 

“我永远也不希望你去当一个英雄,所以你全部属于我就行了。”

 

“不要这样钻空子空条博士。”

 

“嘛,约定已经达成了,不能改了。”

 

“你这样我也要收回前半条哦。”

 

“好啊。”

 

“哎....真是...拿你没办法啊...”

 

结果什么都没变嘛,花京院暗自咕哝了一句,余下的全被承太郎吞进了肚子里。

 

第二天清晨,当花京院迷糊的从睡梦中醒来,发现自己又被对方熊抱得死紧的时候,脑中又滑过昨日的对话,他眼神逐渐锐利,直勾勾的盯着眼前的人,从心湖里溢出被自己故意忽视已久的独占欲,这东西一旦膨胀起来就再难以压制回去了。

 

花京院抬手轻轻抚摸着承太郎的睡颜,脸上勾起一抹完全与温和无缘的笑容。

 

“嘛...这样也不错...那,你就只属于我了...”

 

也许是听到了,也许是没有,然而应该还在睡梦中的承太郎突然轻轻的嗯了一声,就像回应他的话,但花京院知道对方肯定没有醒来,他忽略掉这一点,笑着凑过去吻了一下承太郎的唇。

 

“这就是新约定了。”

 

 

 

 

  1. 樱花与玫瑰

 

卒业式之后不久,樱花就开了。

 

再过几天就是春分,乔纳森突然提议所有人一起去日本赏樱,既然大家长开了口,众人自然都很给面子,也没提前通知,就这么呼啦一群突然降落在空条宅中,美名其曰庆祝承太郎和花京院顺利毕业。

 

至于被庆祝的两位心情如何大概只能用天差地别来形容了,花京院、西撒、贺利和莉莎莉莎兴冲冲的跑出去采购准备赏樱要用的东西,乔纳森和DIO则研究着赏樱的最佳地点,阿布德尔和波鲁那雷夫他们跑去准备交通工具,只留下黑着脸的承太郎应付乔瑟夫对他的哭诉。

 

赏樱嘛,不外乎一起聚集到樱花树下,喝点小酒,吃点糯米团子之类的小吃,为了保证本次赏樱会不脱离日本特色,西式烈酒严禁被带上场。

 

可说是赏樱吧,除了少许几个文艺细胞特别浓厚的之外,剩下的几个大老粗是半点兴趣都无,果断的在树下开始了拼酒大业,这么吵吵嚷嚷的一群国外人也引来了不少人的偷偷围观,虽然这群外国人有点失礼,但架不住全是帅哥美女,自然也成了被欣赏的一部分,吵闹也成了配乐。

 

大家坐着聊了一阵,女士们就拿着相机一通狂拍,又拉上乔纳森和DIO一起帮忙,结果几人越拍越远,最后从聚会现场消失了,至于去了哪...也许是去摸一摸小鹿了也不一定。

 

两个刚刚‘成年’的人对拼酒不感兴趣,也不想去打扰别人,或者说他们更想两人一起到处走走。

 

“承太郎喜欢樱花吗?”花京院拂过还未完全盛开的花枝,心情十分舒畅。

 

“还好,不讨厌。”尤其是不讨厌你在樱花树下微笑的样子,承太郎默默的在心里补了一句。

 

“我很喜欢哦,尤其是垂枝樱,小时候还想在家种一棵呢。三大名樱我都去看过,最喜欢的就是三春泷樱,不论是盛开的样子,还是花落的时候,壮烈又灿烂。我还偷偷的让法皇把我弄到树上去,结果因为景色太美,就想干脆住在樱花树上算了。”花京院怀念的说着。

 

“那就种。”承太郎果断的决定。

 

花京院笑了起来,靠过去环住承太郎的手臂,两人沿着种满樱花的石子路悠闲的散步,快绕回起始点时,花京院忽然说。“呐,承太郎,我也很喜欢玫瑰哦。”

 

承太郎哦了一声,便没了下文。花京院也不在意,这仅仅是开始呢。

 

虽说花京院那天说那句话的确有希望承太郎给他送一束玫瑰的意思,但追根究底,其实只是想听到玫瑰蕴含的寓意罢了,可一连等了两天,对方都毫无动静,让花京院有些泄气,难道自己表达得太隐晦了?可平常承太郎不是挺能意会的么...难道...

 

也是,对于空条承太郎这样的硬汉,要去花店买玫瑰似乎真的有点为难他了,自己好歹还能伪装下艺术生,买束花陶冶情操什么的,花京院想着,要不干脆就自己去买一束给他好了,算是补上之前情人节的礼物,那几天他们压根没去学校,更别提收什么情人节巧克力的茬了。

 

等去了学校,他们又是走哪都互相黏着的状态,完全没有给那些女同学一丝一毫的机会。花京院的思绪还在不断乱跑,承太郎突然叫了他一声。“典明,我们的房子装修好了,一起去看看吧。”

 

“好快啊。”花京院有些惊讶,把刚刚的小心思忘了个一干二净,迫不及待的站了起来,临出门承太郎又让花京院换了一身衣服,花京院想想也对,这是装修完成之后第一次进家门,穿得正式点也好,这时花京院也才注意到承太郎居然没戴帽子,还穿着一身白色的西装,花京院俏皮的吹了个口哨,心想这人还真是认真啊,难道打算去吃个烛光晚餐庆祝下?

 

注意到花京院的目光,承太郎什么也没说,只是欣赏着花京院穿上白色修身西装的样子,觉得比自己想象中更加帅气迷人。

 

两人驱车前往,很快就到了,花京院赞叹的一路欣赏着,每个房间,每个特意定制的家具,觉得每一处都十分符合自己的心意。“我已经开始期待住进来之后的生活了。”

 

“去后面看看吧。”承太郎握住花京院的手带着他穿过回廊,打开靠近后院的拉门,瞬间,一棵盛放着的垂枝樱花树跃进了花京院的眼帘。

 

花京院惊讶得连笑容都不见了,他呆呆的看了看高大的樱花树又愣愣的转头看了看一旁的承太郎,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天啊!你居然真的...我以为...”他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还是觉得不敢置信。

 

这个男人怎么会好成这样呢?居然不声不响的就在他们的院子里为他单独种下一棵樱花树!神啊!花京院典明觉得自己有点晕眩了,他嘴唇微颤想说点什么,却被承太郎制止住了。

 

“如果想说点什么,我希望你看完之后的情景,听完我想说的话之后再给我回答。在此之前,先闭上双眼,等我叫你张开,好吗?”

 

花京院的心脏猛地一颤,下意识的点了点头,慢慢的合上双眼,任由承太郎将自己环抱了起来。花京院在心中默数承太郎的步伐,可心跳声实在是太响了,直接冲进鼓膜里,热烫得吓人,他已经分不清是自己数的是脚步声还是心跳声了。

 

走了多久呢?也许是一分钟?也许是一年?也许他们能就这样走完一生?

 

承太郎要做什么呢?承太郎想让他看什么呢?还需要更多猜测吗?

 

花京院犹自胡思乱想,直到他被放到一个柔软的椅子里,温柔的春风携带着花香那么轻易的就钻进了他的呼吸道,花京院觉得有些鼻酸了,但是不行,要忍住,承太郎什么都还没说,现在就哭出来的话,待会怎么办?

 

“好了,张开眼睛吧。”

 

承太郎温柔的说着,花京院努力的憋回了眼角的湿润,颤巍巍的睁开了眼睛,紧接着就用力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怕自己忍不住叫出来。

 

这是一片玫瑰丛!

 

整个花园都种满了各式各样的玫瑰!

 

在他以为对方开玩笑时,结果真的收到了一棵专属于自己的樱花树!而在他以为自己会收到一束玫瑰的时候,这个男人送给了他一整个玫瑰园!

 

然后,这个男人单膝着地,神情庄严,向他递来一个绒布的首饰盒!

 

这个男人还说!

 

“花京院典明,请和我结婚吧。”

 

花京院又想哭又想笑,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它们倾落了下来,他慌乱的擦拭着,结果却越来越多,完全说不出话来。似乎被花京院的眼泪吓住了,承太郎变得比他更加慌乱,不知所措的用自己的衣袖帮他擦眼泪,脸上也一副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安慰的样子。

 

“噗——”花京院却笑了出来,他用力吸了吸鼻子,把承太郎从地上拉起来推到软椅里,手里捏紧了对方塞过来的首饰盒,憋声憋气的说。“你这样会宠坏我的承太郎。”

 

承太郎松了口气,终于镇定下来。“没关系,我还希望你能更任性一点向我撒娇。”

 

“那可不行,真那样你可就要讨厌我了。”他听着承太郎咕哝了一句才不会,又笑了起来,好不容易收拾好自己的形象,花京院才打开了首饰盒,里面是两枚造型相似的铂金对戒,造型简洁而流畅,没有任何多余的缀饰,是自己曾经画过的样式,花京院又为这个男人所费的心思惊叹了一次。

 

他挑出其中较大的一枚握在手心抬头看向承太郎,郑重的言道。

 

“空条承太郎,我花京院典明在此承诺,未来将与你共同分享一生的喜怒哀乐,互相扶持,不论到何处,顺境或是逆境,生死相随。同时,我在此地,向你求婚,空条承太郎,请和我结婚吧。”

 

承太郎的脸上早就布满了笑意,向花京院伸出了自己左手。“好。”

 

花京院深吸了一口气,将戒指为承太郎戴上,并执起对方的手低头吻了一下。

 

承太郎的脸悄悄红了一下,他拿过另一枚戒指为花京院戴上,也低头印上一吻。

 

做完这些步骤,他们才终于放松下来,轻笑着互相抵着额头,十指相缠,默默享受这幸福的时光。

 

 

*

“抱歉这么仓促,请帖都来不及寄出去了,只好先打电话通知...是的,都是承太郎他呀,才刚刚求婚成功就马上催着要完成婚礼,好像怕晚一点典明那孩子就会跑了似的....对对对,没错,就是赏樱会之后,还好大家都没回去....吼吼吼...因为最后决定在日本办婚礼,所以只请家人和很熟识的朋友...啊,请务必前来!呵呵...好的,谢谢!”

*

 

 

3、他们的肖像画

 

“典明,画一幅我们的结婚肖像吧。”

 

某一天清晨,花京院刚从床上清醒过来,就听见身旁的人说了这么一句。他本来脑子还有点迷迷糊糊的,听到这句脑细胞‘噌’的一下就完全醒了,他看了看一旁正盯着床头墙面的承太郎,无力的低语。

 

“你看到了。”

 

“嗯。”承太郎完全没有否认,伸手把人圈进怀里。

 

“先说好哦,我从没画过自己的肖像画。”花京院突然来了兴致。

 

只一句,承太郎就明白了花京院的潜台词。“我来。”

 

花京院扬了扬眉。“用白金之星可不算数,你要是用白金之星我就让绿之法皇画。”

 

承太郎沉吟了数秒,反而觉得很有意思似的,眼睛开始微微发亮。“那就让白金之星和绿之法皇一起画一幅,然后你再单独帮我画一幅,就像以前那幅一样。”

 

“想得美,听好了,你要是不给我画一幅也休想我这么做。”花京院已经打定主意了。

 

两人互相对视了一分钟,最终还是承太郎先低头了,他有些羞赧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我画得不好...好吧,我会画的。”

 

花京院满面笑意,凑过去亲了亲承太郎的额头,亲昵的磨蹭。

 

“那么,就这么决定了,白金之星和绿之法皇画一幅结婚肖像,我们各自为对方画一幅肖像。”

 

承太郎也笑了起来和花京院又倒回了软枕上,看起来一时半会是不打算起来了。

 

*

‘叮——’

 

“欢迎光临!哦~早上好~花京院先生来得好早啊!”可爱的少女刚打开画廊的大门没多久,前台都还没收拾完毕,就看见今天的第一位客人伴着晨色走了进来。

 

“早上好。”花京院笑着帮少女拿起有些沉重的画架放到角落,看起来是昨晚画架的主人睡得太晚来不及收拾。

 

“谢谢您花京院先生!”少女羞红了脸颊,开心的道谢,她暗自想着,花京院先生这么帅气又温柔,要是没结婚的话一定要倒追试试!可惜,花京院先生今天就是来拿他和他爱人的结婚肖像画的。

 

“不用客气,看起来似乎是我来得太早了。”花京院看了看四周略显散乱的画廊露出一个抱歉的笑容。

 

“不不不!完全不会!”少女紧张的挥着手,真是的,花京院先生总是这么客气。“花京院先生一定是很想早点把画作拿回家吧,那么重要的画作,当然是有必要早点来的!”

 

被调侃的花京院略显羞涩,但也没有否认少女的说法。

 

真是太让人羡慕了啊!!!这样的爱情!!!

 

少女心中燃起了熊熊烈火,但一想到这么好的男人已经结婚了,而且对象还是另一个好男人的时候,这多多少少让她心中一凉。“啊,画作已经装裱好了,我去拿来给您看看,请稍等!”

 

“好的。”花京院轻轻的点了点头。

 

少女钻进贮藏室,小心的拿起三幅画,一幅全开大小,两幅半开大小,画框选用了深红褐色的美国樱桃木,色差对比下,肖像画中两位新郎的白色礼服尤为显眼。“让您久等了!”少女将画作放到桌上让花京院查看。

 

“不会,谢谢。”花京院又笑着点了点头才仔细的查看手中的画作。

 

少女对自家店主的手艺很放心,悄悄的偷看起花京院抚过画框的纤长手指,哇~手好漂亮啊!总觉得艺术家就应该有这么一双漂亮干净的双手呢!“花京院先生是常客了,而且这又是您新婚的作品!所以店主说一定要给一个超高的折扣!”

 

“哎?不行,这怎么可以!”花京院连忙摆手。

 

少女双手叉腰,大声的拍板。“当然是必须的!这可是我们的对您和您爱人的新婚祝福!”要不是考虑到不收费的话花京院肯定不同意,这几幅画的画框早就打包白送给他了!

 

看起来是推拒不掉了,花京院终于死心的停下劝解。“那我们就却之不恭了,多谢两位的好意!”

 

少女满意的笑起来,一边将画作小心的包裹起来,一边好奇的询问。“花京院先生,这几幅画都是您亲手画的吗?昨天店长说,尤其是那两幅单独的肖像画,虽然笔触很相似,但总觉得并不是同一个人创作的呢?”

 

闻言,花京院露出一个更温柔的笑容,羞涩的点点头。

 

“哇哦!”少女完成了心中的猜想,再也忍不住的叫了出来。“是您的爱人吗?”

 

花京院笑得眉眼一片柔和。“是的。”

 

“太浪漫了!一定是您的主意吧?”少女双眼亮得就像塞满了碎钻,周身都开始飘散粉红色的泡泡了。

 

听着这样的夸赞,花京院轻笑着摇了摇头,转而回头指了指门外正靠着灯柱的高大男人。“是他。”

 

哇!好幸福的语气!少女心中响起一串高升的尖叫,她顺着花京院的手指看到了门外的人,虽然戴着帽子,只看见了对方侧脸,少女也马上就明白了那个高大的男人就是画作上的另一位主角!

 

可是此刻高大的男人正一脸冷酷,只要看一眼,哪怕隔着门窗,对方迫人的气势还是传递了过来,全身都写满了‘离我远点’的字样!完全让人无法联系起画作上那个笑得一脸温柔的男人!

 

少女咽了咽唾沫,又看了看依旧笑得一脸温柔的花京院,只剩满心的不可置信。

 

简直是欺诈啊!

 

过了好一会,花京院才收回视线,他看着少女不好意思的笑起来。“抱歉,耽误你的时间了。”

 

“不会!”少女立刻回答,说实在的,她已经开始佩服花京院能够这么自然的与外面那位相爱了。“我才是耽误到您了呢,请两位路上小心!还有,祝两位新婚愉快!”

 

“谢谢!”花京院拿起画作与少女告别,却在出门之后不久又转了回来,手里的画作已经不见,显然是到了那个高大男人的手上。“如果可以,我们希望能请你和你的店长来参加我们的婚礼。”

 

“诶!可以吗?”少女欣喜的跳了起来,这是她第一次被邀请参加婚礼。

 

“当然,请务必替我转告店主,不过因为某些原因,请帖恐怕只能邮寄过来,抱歉了。”花京院补充道。

 

“没关系,婚礼要准备的事情相当多,太过麻烦您那才是不好意思呢!我们一定回去的!十分感谢两位的邀请!”少女开心的道谢。

 

“只提前了几日才仓促通知实在是抱歉,那么请两位收到请帖之后写上禁忌的食物寄回,打扰了。”花京院又和少女聊了几句才挥了挥手,再次穿过门廊离去。

 

少女一脸梦幻的表情,双手交握于胸前。“今天运气真是太好了~早起真是太好了~”

 

“什么太好了?”

 

“花京院先生~”

 

“啊?他来过了?”

 

“啊!店长你醒啦~”

 

“嗯哼,我说花京院先生他刚才来过了?”

 

“是啊~画作也拿走了~而且~~~~”

 

“什么啊?看你一脸荡漾的表情!”

 

“哼~花京院先生邀请我们参加他的婚礼哦!”

 

“啊?原来他们还没结婚啊...”

 

“嗯~但是戒指已经戴上去了,我看到咯~”

 

“感情还真好啊...”

 

“店长我和你说哦,花京院先生的爱人啊其实...”

 

“诶?!不信!”

 

“哼,婚礼那天你自然就能看见了!”

 

“.........到时候再说吧。”

 

“啦啦啦啦~婚礼~~~”

 

“好啦,快收拾开店吧。”

 

“知道啦~”

 

*

一天后

 

“啊,店长!是花京院先生寄来的请帖~”

 

“拿来看看。”

 

“给~”

================================

 

谨启

在这绚烂的初夏之际

大家安好无恙真是太好了

这次我们决定举行结婚仪式

特此机会 希望友谊长存

借此婚宴聊表心意

在繁忙中打扰您真抱歉

请一定出席

 

 

                  1989年5月吉日

               空条承太郎·花京院典明

 

日时   5月5日 (金曜日)

       开宴    18时30分

       

场所   姻缘神社

 

=================================

“啊啊啊~没想到花京院先生他们选择神前式呢!我还以为他们会选基督教式的!”

 

“嘛...相当传统的啊...”

 

“真是看不出来呢...”

 

“不过也看出来他们相当重视了,好了,别看了,快回信吧。”

 

“是~”

 

*

END


PS:所谓的仓促到底有多仓促呢?以下告诉你:

 

3月20日春分 大家来日本赏樱游玩

3月30日 他们一起设计的新房装修完毕 但承太郎没说

4月02日 承太郎特意布置了玫瑰园 并买好戒指 再次求婚

5月5日立夏 他们结婚了

 

他似晨色

他似春光

晨光熹微星寥落

春色潋滟晴方好

热度 21
时间 2014.12.02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