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的丝弦(下)

接上与中

  *

‘轰隆——!’

随着幽暗墓室的倒塌,巨大的刺耳的声响不停的回荡在侠客的耳旁,是衔接秋千的铁链断裂致使侠客整个人撞击到地面的声音,还有从身体各处传来的苦痛嘶吼。侠客的身体猛地弹动了一下,他没有余力去管那些争先恐后吞下他血肉的乌鸦,只是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他艰难的侧过头,库哔的眼睛还在一直盯着他,只是里面徒留虚空一片,而他眼前只余暗红的浑浊血液,随着尘埃的飘落,仿佛什么也没办法留下,侠客忽而心中一哽,剧烈的咳嗽起来。

不详的夜鸦飞起,夕阳渐沉。

没有办法计算时间过了多久,侠客才摸索到零时拿来用的手机,还好手机没有被破坏。

“团长,西索没死,库哔被杀了,玛琪还不清楚情...

命运的丝弦(中)

接上

*

日子又悠然的过了几天,幻觉牌团子君依旧亦步亦趋的跟着侠客,不论白天黑夜,不论何时何地,不论是坦诚相见还是上床睡觉。

侠客从一开始的担忧已经变成了麻木的习惯,为了避免他在吃饭的时候,对面还有人直愣愣的盯着他看着什么也不做,他还有意的增加了一双碗筷,无视了周围人奇怪而同情的视线。

破罐子破摔?不,他只是无聊罢了。

——不是希翼吗?——

和一个幻觉团子君吃饭聊天还能那么开心的侠客,到底是多么无聊呢?

一开始侠客还只是装作自言自语,故意不去看那双含笑的眼睛,慢慢的,他就习惯了看着那双眼睛中露出的温柔,对着这个不知名的幻觉团子君商量计划,问他计划的可行性,反正这个幻觉团子君的外表...

命运的丝弦(上)

写在前面的话:

说实话,我是第一次看个漫画能气到胃炎而躺倒了两周,这才明白原来我以前还不够重视那些我认为喜欢的角色啊。

我喜欢旅团将近7年,喜欢库洛洛和侠客6年了,他们是我付出最多思考的一对cp。

我并不以此文纪念谁,因为只要我活着,他们就会陪我一直活下去。

这篇文已经写完一段时间了,本来不想发布,但想想,也许有人看到更好吧,也许人的执念真的能创造一个世界,我由衷的希望着。


*


究其缘由侠客已经想不起来,是谁提议的他也不甚清楚,总之偶尔会出现那么一些巧合或者别的什么,让旅团突然全体出现在了温泉区。

骚包的男性蜘蛛们就好像是专程来比赛秀身材的,还要猥琐的互相攀比一下某个部位...

捉迷藏 二

提示:看了也许会带来身心不适,请不要勉强。


这里是一家以教堂为基础的孤儿收养所,库洛洛从不是什么富家少爷,也就没有那些多余的负累,他只在这所孤儿院里生活了五年,这里是生活当然比不上流星街的残酷,但也为他之后在流星街的生存打下了基础,真是了不得的基础,他垂眸一笑,听到了身后越来越近的脚步声,这个时间的话,也只有那个男人了吧。

不久,年轻的神父就缓步走了进来,穿着不太体面的神父袍子,拿着一本破旧的圣经。库洛洛依旧跪着,只是手中的书已经消失,安然的等待着最后的仪式。

神父的手指点了点他的额头,这个由神父亲手印下印记的地方,指尖冰凉而且颤抖。“愿主宽恕你。阿门。”

‘不。我想他是不会宽...

鬼节的小小赠与

“谁在那?”库洛洛声音低沉的穿透黑暗。


侠客被吓了一跳,今天是鬼节,深幽的房间里冷不丁传来这种声音显得有些恐怖。“团长?”


库洛洛没有回答,好像在发呆。侠客也没在意,库洛洛一直都这种习惯,大家都习惯了。他摸索着墙面找电灯开关的位置,不知道为什么今晚似乎特别黑,几乎看不见任何东西。“奇怪了?开关在哪?团长?”


库洛洛不知道在做什么,沉默了很久也没回答,侠客差点就要放弃想要退出去了。


“在我这边。”


默默的在心底叹息了一声,侠客无奈的磨蹭着脚步往库洛洛身边移动,看样子团长是不会动弹了,刚好他手边准备了一些资料...

归来

有一个世界,他们说,这个世界名叫Hunter。在这世界里有一个未被世界承认并标注于地图之上的地方——流星街,这里有Shalnark,有幻影旅团,还有其他的无关的人。

他们是这么说的。

当记忆从空白中醒来,他渐渐地将许多成分加入到这世界之中。比如他的房间,破旧的房间,还有电脑。破旧的屋外有着不见边际成堆的垃圾,黄沙弥漫在任何的一条道路里。还有很多关于他的‘同伴’的细小的事情,他也将它们一点一点加入其中,加入到他有关于外面世界的认知中。

这样之后,渐渐的,这里有了编程,有了机械,还有科技。这里有念力,有体术,还有杀戮。他们说,这些都是他过去所‘学会’的认知中的一部分,在“那个意外”之前。他们...

库洛洛的/人类观察日记(伪)

1、

xx年x月xx日 x岁

我们憎恨这片土地,妒恨外界的一切,反之也亦然。

大多数流星街人都没有察觉到,我们憎恨它的同时,却又痛如剜骨一般的不愿失去,仿佛要从脊柱里抽出所有的骨髓,才能使身为流星街人的自傲少上那么一些,纵然死去,灵魂也要狠狠的盯住流星街的方向直至消散。

外界的诗歌总是在赞美他们的土地、家园,仿佛那是世上最可敬而不能失去的地方。我们从未有人赞美过流星街,只是表现出不屑,厌恶,或是麻木、唾弃,若是诗歌也在流星街盛行的话,大约满目都是咒骂、黑暗、扭曲的文字组合,而且那肯定是不够的,若是纸页上没有包含血泪与扭曲灵魂,怎么能组成流星街的风格呢。

赞美而后破坏,憎恨而后维护,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