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的丝弦(下)

接上与中

  *

‘轰隆——!’

随着幽暗墓室的倒塌,巨大的刺耳的声响不停的回荡在侠客的耳旁,是衔接秋千的铁链断裂致使侠客整个人撞击到地面的声音,还有从身体各处传来的苦痛嘶吼。侠客的身体猛地弹动了一下,他没有余力去管那些争先恐后吞下他血肉的乌鸦,只是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他艰难的侧过头,库哔的眼睛还在一直盯着他,只是里面徒留虚空一片,而他眼前只余暗红的浑浊血液,随着尘埃的飘落,仿佛什么也没办法留下,侠客忽而心中一哽,剧烈的咳嗽起来。

不详的夜鸦飞起,夕阳渐沉。

没有办法计算时间过了多久,侠客才摸索到零时拿来用的手机,还好手机没有被破坏。

“团长,西索没死,库哔被杀了,玛琪还不清楚情况,我们在竞技场附近。”好不容易接通了电话,他尽量快速平稳的把话说完,连团长的回答都来不及听,手已再次无力的滑落下去,他也不知道他还能撑多久。

也许是心怀仇恨的人格外执拗,又或者是流星街的人就是这么求生欲强,为了避免进一步失血他已经极力的按压住伤口,乌鸦群还在树梢蠢蠢欲动,等待着他的死亡为它们送上盛宴,不过他注定不会妥协,让它们这么轻易的饱腹一顿。

他慢慢蓄力,撑着摇摇晃晃的身体把库哔的头颅抱进怀里,试图挪向不远处的建筑物,他现在急需水源,也想找回库哔的身躯。但他还未挪到目的地,就被一股力量托起,侠客布满血色的眼眸模糊的搜索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这才安心的昏迷了过去。

当月升空,侠客再次醒来已经身处一间犹如密室的房内,四面皆无出入口,念力在他身上缓缓流动着,伤已经稳定下来。他感受到身体中庞大的念量,顿时脸色难看的扯了扯嘴角。

‘这算因祸得福?狗屁!’看来西索的情况已经在他身上得到了很好的解答。

玛琪走了过来,脸上是难以平复的悲怒之意,侠客看了她一眼。要说错他们几个人人都有错,只是谁能预料到死亡的人还能复活?想到逝去的第三人,侠客闭上双眼,咬着牙根。

“我一定要亲自斩下西索的头颅!再分尸!”

玛琪深吸了口气,重重的捏紧了拳头。

“团长已经下令,每组不得少于三人,分组行动,越快越好,决不能让西索有机会恢复过来,他的伤除非是特殊念能力否则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治好。4号和除念师去联络揍敌客家族,其他渠道也已经散布西索重伤的消息并且各处挂赏。”玛琪一气说了下来,又看向侠客。“这里团长布置了特殊念能力,他去取大天使的呼吸了。”

“几个人?”侠客皱眉。

“别忘了团长的能力。”玛琪知道侠客在担心什么。

侠客也知道玛琪的意思,他只是还残留着不安。“有电脑吗?”

“有,还有你的手机我放在你身边了。”

没等玛琪回答,库洛洛的声音突然在房间里响起。

不用回头看侠客已经嗅到库洛洛身上浓重的血腥气息,也同样没等他回答大天使的呼吸就发动了。

等效果结束,侠客活动了一下身体,库洛洛从枕下把他的手机拿出来递给他。

“开始搜索西索的位置吧。”

“是。”

侠客和玛琪同时应了一声,他们不会无用的去责怪同伴,除了旅团本身,没有什么比同伴更重要,同理也没有任何事能比为同伴复仇更加重要。

杀人者人恒杀之,没有谁比他们更清楚这句话了,他们接受随时会突然降临的死亡,他们从不畏惧。纵然凡人总是轻易被那命运所摆弄,无力挣扎,可蜘蛛不在其列,不论未来多惨烈,他们也决不低头妥协!

  *

搜寻的时间越久变数就越大,所有人都清楚这点,所以大家都在玩命博弈。

侠客发动了所有的情报网,侵入街道各处的监控系统,一个接一个的给出疑似地点,除却库洛洛否定的部分,机动组的蜘蛛们整夜不停奔波,随着时间悄然滑过,范围也随之收缩,终于猎手与猎物汇集到了同一片区域。

在库洛洛的严令下,首先搜索到猎物的蜘蛛们按耐住心中的怒焰,等待其他蜘蛛们全部出现,将猎物圈入合围中心。

强大的猎手与强大的猎物正式相撞,他们本来相差无几,连同实力,只是之前旅团恰好缺少那么些运气。但现在已全然不同,天枰再度倾斜,活下来的必定是被眷顾的一方。

也许这个宇宙的确存在无数不同的世界,还有无数相同而又有着不同差异的空间。如若有一天虚拟的故事也将形成真正的空间,那么必然会衍生无数不同的时间线与空间线。

因此,在此处,在此刻这片尚显稚嫩的空间中,胜利的天枰毫无疑问只会倾向蜘蛛这一方。

侠客必然能得偿所愿,蜘蛛必定会大闹命运的殿堂。

那之后,蜘蛛们依旧会继续旅行,直到某一刻,他们与逝去的同伴再度汇集在一处,那时便是另一个故事的开端了。

*

——流星街——

“有没有可能这个世界上拥有着能使人复活的力量......?”纵然会被视为妄想,侠客还是忍不住呢喃出这个问题,没想到库洛洛却意味深长的看着他回答。

“有可能。正如300多年前那个人去往外界的黑暗大陆,回归后编纂成的新大陆纪行【东】和【西】,虽然这部曾被当做幻想小说,以导致这些年来广为流传的只有【东】,至于【西】的部分......”说到这里库洛洛露出一个意味莫名的笑。“你有没有想过GI游戏的力量构成是什么?”

侠客呼吸为之一顿,这件事以前他就思考过,只是没有什么能够说服自己的有力证据,但他找到过其核心构成的部分资料,上面记载的东西与其说是跨时代的创新,不如说是过于古老的传承,核心部件的纹样旅团曾经在古墓中或是各类遗迹、古物、古书中寻获过,少量魔兽身体上也有类似的纹样,他曾以为那是普通的图腾。这么说,猎人协会......“比如大天使的呼吸这些卡片的力量来源、技术都有可能来自黑暗大陆?”

库洛洛并未给与直接回答,倒是提起另一问题。“在地下的储藏室你是否仔细看过?”

侠客摇摇头,那是库洛洛专属的地盘,他除了放一些属于团长的长期收藏品进去之外并未试图探查。

库洛洛直接带着侠客走进储藏室把他带到一个书架之前,这里的物品都是库洛洛觉得有价值,因此需要保存的。他拿出一本书递给侠客,正是那新大陆纪行【东】。“在出航之前,我们还有一些时间,这个书架上的所有资料都来自联盟国组成的本部研究基地,也就是猎人协会和联盟国的共同秘密基地,除了这本纪行我推荐你先看最后一组。”

“......比杨德报告书?尼特罗的儿子......对了,是那个号称‘最后一个去过新世界的猎人’的调查报告?”对于这个名字侠客当然不陌生,近段时间比杨德是大出风头,狂言要带大家去探寻新世界,移民到更宽广的土地上,正因‘未知’一词如此迷人,侠客也想到了会有多少人因此而动。而这其中,显然还包括旅团,或者说是库洛洛。

因为侠客本来就是猎人的关系,所以他在内部的知情权、调查权都非常广,再加上他本是就是情报人员,所以他对这份报告早有印象,只是之前他并未关注过多。但现在被库洛洛一提醒,侠客想起了某个片段,他倒抽了口气,抽出资料快速的翻阅起来。“......果然......‘不死之症’......”

“对。他们是这样形容的,不过五十年未进食还能行动自如的活着,这份生命力的确惊人无比。”库洛洛回忆着早已牢记于心的资料,这些资料都是他在调查GI时无意中获得的,也因如此,库洛洛对黑暗大陆的关注越来越高。“也是协会有所记录的从黑暗大陆带回来的5大灾难之一。”

灾难?侠客嗤之以鼻,冷哼了一声。

见状,库洛洛倒是笑了出来。“人再多也不可能面面俱到,大家都想要利益。他们统计到活着返回的人数只有28人,现存而且能自如行事的只有比杨德,这个人数显然只是以他们能够控制的目标为依据统计的。”

“原来如此,除却强得无法监控的人之外,患上‘不死之症’的也就并不被称为人了。”侠客当然很清楚猎人协会和国家政权一直以来的做法,长久以来,人类一直都是排斥着异类,也嫉妒异类的天赋,恐惧其实力,利用其价值,最后还想要掠夺其能力占为己有。“那么,新世界守门人是唯一被承认的异类合作方?”

“那个魔兽族群......呵。”库洛洛无意评价这个族群,不过是互惠互利罢了,真正的强者,岂会在黑暗大陆外当什么守门人。

侠客瞬间了然。“从奇美拉蚁之前就有人在不断破坏平衡了啊......能做出这种行为的除了比杨德之外,帕里斯通也功不可没吧,难怪尼特罗自愿去收拾残局......能大量产生电力的石头......能变成一切液体的原液......延长寿命的食物......治愈百病的香草......还有无数的未知......那么,即使是‘能够复活生命’这样苛刻的条件,也是极有可能存在的了。”看到这些不可思议的黑暗大陆的产物,侠客终于扬起一抹微笑,一扫这些天的阴沉,他的手轻轻划过书页,在作者名上停留了一阵。“这么说起来,富力士一族可真是有趣啊,难道那本【西】......还未存在?”

“未知就是变数,即使已亲眼所见西索化为灰烬,事情也未必就是彻底完结。”库洛洛语气淡然而稳定,在见到越来越多的资料之后,他的思维方式当然不可能不产生改变,越是深入挖掘,越是能够感到这世界的庞大和神秘,以至于现在库洛洛的思维观念已延展到人类难以侵入的维度。正因为命运如此不可捉摸,才会让人更想掌控征服。

侠客沉默了一下,忽然他的目光停在了某份尚不完整的资料之上,他的双手猛然扎紧,眼中闪动出奇异、不可置信又满是希翼的光彩,许久他才深吸口气,稍微平静了一些,不过语调尚有着几分不确定的波动。“团长......我们这次回到流星街究竟是要做什么?”

对此,库洛洛只是一笑,拿出一个材质不明的古怪瓶子。“本来是要在上船之后或者是到那个新大陆后再找机会完善的,但我现在改主意了,要来吗?”

侠客眼眶突的一酸,好半晌他才开口,最后却只能轻轻叫了一句。“......团长......”

*

“不久前我偶然获得了一个瓶中船,船上已经准备好出航的物资,蜘蛛人数本就不多,4号又将再度空出,人手不足是必须解决的问题。”库洛洛晃了晃手里的瓶子,不明的液体在夜色中闪现出点点荧光。

侠客抽了抽鼻子,眨眨眼,看向库洛洛手里的瓶子,当然这肯定不是什么瓶中船。“团长要使用这个吗?”

“试试又何妨。”库洛洛耸耸肩。“这里曾经被做为奇美拉蚁的巢穴可不是什么偶然,恐怕他们是凭本能发现了这里的异样,站在这里我就感觉到了一些特殊的能量力场残留,在这里布置图腾祭坛也许会有意想不到的结果。好了,开始吧,等我们布置完,飞坦他们也应该拿到祭品过来了。”

“好!”侠客重重的点点头,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满含期待的望着库洛洛。

库洛洛满意的看着侠客恢复元气的样子,为此,更改计划也是值得的了。他展开手中‘盗贼的极意’将书签放了进去,同时他脚边出现了极多沉重的树木,这是来自于世界树的部分,为了实现计划,构架祭坛的必须是蕴含强大生命能量的东西。

虽然这片大陆的世界树只是个营养不良的孩子,但也不容小觑,至少普通人是绝对无法伤害到世界树的,而现在库洛洛和侠客需要做的就是将这些世界树拔掉外皮,再一丝不苟的雕刻上古老的纹样,最后再把它们搭建起来。

这可不是轻省的活计,事实上,即使是念能力者,也需要特殊的器具加上庞大稳定的念力才能做到这些事情,本来祭坛的搭建就极为复杂,最好是越多人越好,但考虑到纹样的雕刻不允许出现任何偏差,库洛洛决定这个部分只让侠客共同参与进来。

祭坛的搭建花去了他们一整天的时间,期间他们没有任何停顿,一气呵成是完成祭坛的条件之一,之后他们还需要血液以及大量念力!大量蕴含着魔力的魔兽血液就可以达到一半的目的,剩下的一半则可以用念兽来填补!当然,抓捕收集这些东西就是其他蜘蛛的工作了。

当祭坛搭建完成,侠客马上退至一旁,此时,祭坛已经隐隐透出一股排斥力,为了不扰乱库洛洛接下去的准备工作,侠客只能在一旁伺机而动。库洛洛站在祭坛外的石上再度展开‘盗贼的极意’,祭坛中央便出现了三具完整的尸体。

看到这里,侠客手指忍不住动了动,从看到那份残缺的资料后,他就预感到了眼前的情形,只是他没想到窝金他们的尸体会被保存得如此完好,看来库洛洛谋划这件事已经很久了。

归来的蜘蛛们放下数个巨大的铭刻着不同纹样的瓦缸和箱子,也站到了一旁,他们也并未事先了解到这个计划,只是被命令去收集大量的血液,还有念兽,血液必须是在魔兽活着的时候流出的,念兽也必须是强大的,越多越好。他们一回来就看见了逝去的同伴们的尸体,心中各有一番复杂心绪。

信长心中尤其混乱,他扭头看向侠客希望得到答案,却又问不出想问的问题,迟疑着还是继续看向祭坛。

飞坦意味不明的啧了一声,视线却没偏离祭坛中央半分。

小滴不解的看向富兰克林,富兰克林摇了摇头,没说什么。

玛琪、剥落列夫、芬克斯一开始就一言不发。

在场的蜘蛛都是被库洛洛召集而来,其余的大约一开始就不属于他认同的同伴部分。

他们也许都想说点什么,但谁也没开口,他们就这样静静地看着。

库洛洛将瓦缸一个一个抬起,让它们漂浮在空中,血液倾倒而下,将整个祭坛都染红了,每一处纹样里都侵染着鲜血,它们每一滴都不会被浪费,祭坛仿佛长了张嘴,贪婪的把鲜红的液体涓滴不漏的吞了下去,最终除了中央的三具尸体之外,祭坛整个都变成了鲜红色,而且好像还有红光在里面流动一般。

再次的,库洛洛将封印着念兽的箱子一个个送进祭坛中央,随着箱子的消失,无数只不同的念兽在祭坛里苦苦挣扎起来,它们痛苦又恐惧的哀嚎着发出一阵一阵的念力潮汐向外疯狂的奔涌拍击。

祭坛上所有的异状并没有给旅团众人带来什么压力,倒是给他们带了无穷的希望。

念兽们的挣扎毫无意义,它们根本逃不出祭坛,然后它们开始互相厮杀,最终它们都消散开去然后缓缓汇聚,形成了3个人形虚影漂浮在空中,一动不动。此时库洛洛才露出一丝笑容,他又拿出那个古怪的瓶子将之打开,小心的控制着瓶子飞进祭坛中去,祭坛中的压力十分沉重,瓶子随时可能会被压碎,库洛洛必须一边保护着瓶子,一边将其中的液体分别倒在三具尸体之上。

之后,便是等待。

数秒钟后,液体极速的融进三具躯体之中,霎时间,含混不清的话语声、尖锐的叫声、还有更为阴暗低沉的音乐声全部混在一起从祭坛里响起,伴随这些声音的响起祭坛里还开始冒出数缕黑暗的气,很快整个祭坛都被黑暗的不明气体包裹住,一阵阵不同的光芒在里面翻涌,地面也开始晃动,洞外的天空,阴云快速的汇集起来,没有雷声,却是传来阵阵不明的嘶吼,似乎要唤起人类心中的恐惧。

洞内,蜘蛛们丝毫不在意这些情况,只是继续盯着祭坛,直到一道刺目的光芒刺来,让他们不得不暂闭上双眼,只听得见‘轰’的一声巨响,一切都停了下来。

他们睁开眼,用世界树搭建的祭坛已经全部碎裂,它们正在慢慢化为灰烬,曾经在祭坛中央的窝金、派克、库哔却似乎丝毫未受到影响,依旧安静的躺在那里。

所有人都没有动,他们还是继续看着。

等待那一刻的到来。

*

“团长,那份资料是你撕掉了后续部分吧。”侠客无聊的晃动了一下手里的鱼竿,当然,他并不是真的想钓什么鱼,不过就是摆摆样子罢了。

“哦,那个重要吗?”库洛洛浑不在意的翻着手里的书页。

侠客忍耐了一下,还是忍不住好奇的问。“那如果失败的话结果会是什么?”

库洛洛轻笑起来,合上书凑到侠客耳边冲他吹了口气,回答。“这个么......你猜!”

侠客耳根一红,冲库洛洛一挥爪子,羞恼的叫道。“团长!你......”

某人这是自动送上门啊,库洛洛君当然不会客气的,把那挥舞过来的小爪子一抓一带,就把爪子的主人也成功捕获了。

侠客这下连鱼竿也丢了,抬手就抵住了对方的胸膛,刚想说话就听到......

“团长!侠客!飞坦!库哔!芬克斯!吃饭啦!你们不来我就帮你们吃了啊!”不远处,窝金的吼声从船舱餐厅处传来,霎时间传遍整艘船,还有周围的海面。

在他们不远处的海面上,飞坦他们正在玩冲浪,为了满足他们的愿望,库哔制造的人偶把船开得像飞似的。听到窝金的喊声,他们暂时放弃了游戏,借助冲浪板快速的向船这边飞奔而来,且越来越近。

偏偏此时库洛洛还不依不饶,越抱越紧,侠客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手脚并用的挥舞起来。“团长!”

库洛洛还是在笑,一点也不在意这点连攻击都算不上的小反抗,又凑过去堵住了对方的嘴,手往身下的舢板轻轻一按,两人就消失在舢板之上。

吃饭什么的,有什么好急的?

  -FIN-

后记:

我承诺全职猎人属于FJ,但幻影旅团属于我!

说真的,我认真的想过,他们还有没有机会复活呢?我觉得是有的,原因就是‘黑暗大陆’这个设定,目前全职众人生活的地方只是这个‘黑暗大陆’里一个小湖泊的几十分之一而已,‘此处着实,过于巨大’这个设定带来的巨变是无法估量的。

此时,我也是借助幽游白书加上美食的俘虏猜一猜而已。

热度 35
时间 2016.08.04
评论(9)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