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的丝弦(中)

接上

*

日子又悠然的过了几天,幻觉牌团子君依旧亦步亦趋的跟着侠客,不论白天黑夜,不论何时何地,不论是坦诚相见还是上床睡觉。

侠客从一开始的担忧已经变成了麻木的习惯,为了避免他在吃饭的时候,对面还有人直愣愣的盯着他看着什么也不做,他还有意的增加了一双碗筷,无视了周围人奇怪而同情的视线。

破罐子破摔?不,他只是无聊罢了。

——不是希翼吗?——

和一个幻觉团子君吃饭聊天还能那么开心的侠客,到底是多么无聊呢?

一开始侠客还只是装作自言自语,故意不去看那双含笑的眼睛,慢慢的,他就习惯了看着那双眼睛中露出的温柔,对着这个不知名的幻觉团子君商量计划,问他计划的可行性,反正这个幻觉团子君的外表可以越来越相似,那思考能力是不是也可以呢?

或者说,对方是不是真的拥有思考能力呢?

不知道是幻觉团子君真的那么聪明,还是侠客被幻觉样的团长时刻盯着而压力过大RP大爆发,他接的活全部都非常迅速的解决了,感觉要是不解决的话,会被团长批的感觉。

  *

侠客抿了一口果汁,看着对面桌坐着的几只蜘蛛。“你们也来散步?”

“唉,无聊啊。”信长掏掏耳朵,望着四周的行人。

库哔不发一语,直愣愣的看着桌上暗红的果汁。玛琪则在用念线玩编织。

这是多么奇怪的组合啊............侠客无语凝咽了一下。“窝金呢?”

“不清楚,去哪休息了吧。”玛琪站起来摆了摆手消失在人群中。“我去找派克,有事通知。”

侠客又重新转头回来和剩下的两只大眼瞪小眼。

“你有什么事要做吗?”信长瞄了过来。库哔依旧是默默地盯着那沉郁粘稠的液体,眼睛眨都不眨一下,但侠客却产生了一种被对方死死盯住的错觉。

侠客叹了口气,习惯性的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幻觉团子君,点头。“是有那么一点活动,本来打算之后大家一起去的,不过,我们先去也行。”

信长好奇的看向侠客,侠客笑起来,从身后的背包里拿出一个游戏机。“这个游戏叫做GI。我从之前做的任务的那里拿到的,说是游戏机,却是真的会将整个人都‘吃掉’的游戏呢。”

“哦?”信长奇怪的看了一眼侠客手上的机器。

库哔这时才默默地伸出他的爪子试图复制游戏机,理所当然的,库哔的复制失败了,只有空壳。但库哔毫不在意,他敲碎了复制出来的壳子,将之全部堆到侠客面前。

侠客一头黑线,尽量用淡然的语气补充。“而且这个游戏必须是念能力者才能玩,里面据说有一种能够恢复任何伤病的卡片,只要还剩一口气。”

“也就是说用得着了?”信长感兴趣了。“那我们还等什么?事不宜迟。”

大家找了间房子,侠客先示范了怎么进游戏,然后在里面等信长和库哔进来。侠客眼神闪了闪,那个幻觉团子君依旧在,这说明了什么问题?

发觉到他的视线,幻觉牌团子君又对他温和宠溺的笑了一下,侠客觉得好像被团长看穿了一样很心虚。所以,找这个游戏的本来目的,立刻就失去了。

等信长他们进来了,侠客强自振作起精神,向信长他们介绍了游戏的规则和方法。玩着玩着蜘蛛们就四散开去了,这个游戏里没有什么威胁性的人物,分散去比较快一些。即使如此,侠客还是在游戏里耗费了不少时间。

出了游戏,侠客就接到集合的电话,这种积极程度,好像打破了团长一贯惫懒的态度。

可以拒绝吗?

——你能拒绝吗?——

必然的,侠客最担心的场面也终于来临,他真的完全分不清谁是团长谁是幻觉了,只能到夜深人静或者自己独自待着的时候才能分辨,有时候他甚至不知道哪句话是团长说的还是那个幻觉团子君无意中补充的一句。

该死!混账!天啊......侠客郁闷的拉起被子盖住自己的头,不去看躺在身侧一脸惬意的幻觉团子君。

仅仅是集合的第一天,侠客就在忙于分辨到底哪句才是真话而神经紧张,必须时刻盯着‘两个团长’,避免他们几个转身就走混淆了,也得时刻盯着他们的嘴巴......哦!混账!一直盯着团长的嘴巴,这种情形也太猥琐了!

侠客一边要掩饰自己的囧态,一边要分析混杂在一起的命令。累得他恨不得把天线扎到团长身上去才安心。才没多久,侠客就憔悴了。

  *

“侠客。怎么了?”

侠客咬紧了牙,他刚才不小心发了个呆,现在已经分辨不出谁是真团长了。其他蜘蛛也不在,无法看他们的脸色来分辨。而且,那个幻觉团子君不知道是不是见到了真正的团长的关系,表情很多时候越发的变得天衣无缝!

要不要回答?侠客犹疑了,如果是还好,如果不是,他就是突然自言自语吗?赌一把?“没事。”

“恩?”库洛洛抬起头看了看侠客。“什么?”

啧,侠客心酸了,自己的赌运真不是一般的差。“没什么,团长。”

侠客话音一落,就看见这个和他问答的笑得贼兮兮的幻觉团子君走到自己身边来坐下,侠客目不斜视的暗暗唾弃。幻觉都学会耍人了,那下次他还想学会什么?

“侠客,你叫我?”

侠客无力的垂下头。“没有,我自言自语呢。”

 *

整整一个星期!任务是多艰难才熬过去的,侠客已经不想去回忆,结束任务的时候,他已经完全的瘫在了床上。

“侠客,团长叫你和库哔这次跟随。”

............shit!!!

侠客把枕头甩到一边,考虑着落跑的可行性,最终还是放弃了。他茫然的看了一眼正在摆着看书造型的幻觉君,书是哪来的啊?!

侠客不堪重负的脑子有点罢工的意思。“你到底想怎样啊?直接告诉我行不行?”

“侠客不明白?”幻觉团子君合上书本,还是那么温和的看着侠客。“还是你不想明白?”

侠客不解的看着他。

“关于我为什么会出现,侠客你真的回忆不起来吗?”幻觉团子君凑了过来,表情说不清是肃穆还是苍凉。

侠客动了动嘴唇,最终也没有回答,头上好像被泼了一盆冰水,脑子却更加混沌。

——害怕了吗?——

接下来的日子侠客秉承着沉默是金的态度,跟随期间和库洛洛保持着较远的距离,其实这段时间比任务期间好多了,只需要远远的跟着就好。侠客比较安心的看着没有再接再厉捣乱的幻觉团子君,摇晃着手里越发暗红浑浊的液体,不远处,库哔似乎一直在盯着他,又像是盯着他手里的杯子,依旧一言不发。

“想吃什么?”幻觉团子君问着。

侠客当然没有回答,但是不能不做出反应,避免幻觉团子君会越问越过分,甚至会挖坑让他不得不回答。他点了点菜单,要了菜品,坐到角落里去,然后在对面摆上没人用的餐具。

从他的视角可以看到远处的正牌团长正在喝咖啡看书,而从那边的视角看过来的话,是看不到里面的餐具的,另一边的库哔则不知道何时消失了,那处只留下一个暗红的苹果。

‘去哪了?’侠客皱了皱眉暗自沉思。

“侠客。”

侠客从思绪中被惊吓得回过神来,同时好像被什么东西用力啄了一下似的吓得跳了起来,他猛然转头瞪着眼前的幻觉团子君。

‘刚刚不是开玩笑的吧?刚才他被谁握住了手?!’

幻觉团子君笑得像妖孽一样,指了指远处已经看过来的库洛洛。侠客尴尬一笑,按耐住心惊又坐了下去,他没有再看向团长,他无法保证自己现在的表情是否正常。

好一会儿,侠客才低头瞪着幻觉团子君慢慢伸过来的手,交叠在了自己放在桌面的手上面,温度、重量、触感......

可恶,这个根本无法分辨,团长又没有这样握过他的手!他怎么知道是什么样的感觉啊!分辨那根本就是开玩笑呢吧!

侠客飞快的收回手抓起餐具吃饭,这种事情,真的是够了,主使者这样做到底有什么意义?单纯的耍他好玩?

侠客快速的吃完了东西,站起来想走向远处的库洛洛,却又突然停了下来,背后,有人正拉住他的手,温柔却又不容回避的温度和力道有往他腰腹袭来的趋势。

侠客抿紧了唇,站在原地,无法动弹。

——不想拒绝吧。——

下午,侠客就向团长请示要求换一个蜘蛛过来,团长同意了,他叫来了玛琪。

侠客来不及分辨身后团长若有所思的眼神,他已经被身边一直紧握着他手的那份触觉搅乱了心神。

侠客给自己找好了理由,事实也大概如此,他这种状态的确不太适合继续呆在团长身边完成任务。

晚上,侠客早早的就爬上了床,他甚至不敢在浴室里久留,想想吧,那个幻觉团子君可以随时出入浴室并且摸他一下!

事实上就是,侠客刚才第一次被摸到后背的时候就从浴室里飞奔了出来。他把自己全身用被子紧紧地裹住,坚决不肯露出半点肌肤。

熟悉的笑声又在侠客耳边响起,他缩得更紧了。还好接下去对方没有了什么动作,侠客慢慢放松警惕,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起床的时候他已经彻底抛弃了被子,手里抱着的是幻觉团子君的腰......腰?!侠客跳了起来,一溜烟红着脸跑进了洗漱间。

“不要笑了。”侠客瞪了一眼幻觉团子君。

幻觉团子君很无辜的眨眨眼,装作没听到似的,又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多吃点这个,这个很好吃。”

侠客愤恨的咬着餐具,但他真的拿这个装模作样的幻觉牌团子没有办法。

幻觉团子君也是越来越得寸进尺,仗着侠客甩不开他,时不时就摸一把侠客的腰甚至是捏一下屁股,在侠客恼羞成怒得要打他的时候,他又摆着无辜的造型退到一边看着侠客,一边装纯良一边试图模糊焦点。

侠客总算明白了这个幻觉团子君的本质,那么猥琐的动作还做得那么理所当然,顶着团长的脸一直对他吃豆腐......侠客半是哀怨半是复杂,却没办法严词拒绝。

——乐在其中了吗?——

这段时间活动好像有点过于频繁?团长居然又召集他们了。

侠客瞪了一眼幻觉团子君警告他不要捣乱,对方只是对他笑了笑没回答。侠客也来不及多嘱咐什么,蜘蛛们就到了,又是全员到齐,侠客挂起笑容和他们打招呼,互相调侃。

这次活动,幻觉团子君是难得的老实,什么事都没做,只是静静的跟着侠客。侠客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他笑着揉了揉侠客的脑袋。侠客心里模糊的升起一丝不详的预感,艰难的笑了笑。

——最后的时限快到了吧。——

“侠客,之前受的伤还没好吗?这段时间看你都不太对劲。”玛琪在侠客身旁的位置坐下,目光冷冽的闪动着。

侠客笑容微微一僵,下意识的抚摸了一下胸口和腹部,又看了看幻觉团子君。

‘受伤?’

“是有一些问题......”

“你看见什么了?”玛琪皱了皱眉,看了看虚空。

“咳,团长啊。”侠客一语双关,要瞒过玛琪,必须模糊回答才行。

玛琪疑惑了几秒,就放弃了。“那次就只有窝金、派克、库哔和你受了伤,直到前几天派克才和我说起,她最近一直被过去的记忆困扰得心烦意乱,一直回忆起流星街时的事情。你呢?”

窝金、派克、库哔......还有我?记忆混乱?侠客愣怔了一下。“我倒是没有这个困扰,只是......偶尔有些幻觉......”

“幻觉?”玛琪追问。

“有时分辨不出哪些是真实呢。”侠客勾起一抹笑,故作从容的回答。

“是么......”玛琪沉吟,她也察觉不出侠客是否说了实话。“难怪你这段时间有时会自言自语。”

侠客干笑这挠头。“哈哈......其实就像现在,我都不知道玛琪你是不是真的呢。”

“哦?那你还见到其他人?”玛琪警觉的追问。

“是呢。”侠客简略的回答,说得越多玛琪的‘感觉’才会越准,若是越贴近事实的谎言,玛琪则会犹豫不决。

“和派克完全不一样嘛,没有参考性。”玛琪果断的放弃了追问站了起来。“不过,派克说似乎好了呢,大概是那个力量快消失的原因吧。听说你还给窝金推荐了治疗方案,没想到是喝啤酒那么简单,他好像也已经好了。要不你去问问库哔的情况?”

“是吗......好......”侠客看着异常认真的玛琪,不祥的感觉越来越深。他顾不得其他,转头看向一旁的幻觉团子君,又失声般的说不出一句话来。

“对了,差点忘了,团长让我问你,你的手机去哪了还记得吗?”玛琪说完也不要回答慢慢远去。

‘手机?什么意思?他的手机不是一直都在......嗯?’

侠客疑惑的掏了掏口袋,什么也没找到。

“怎么......?”

“侠客,你明白自己的处境了吗?”幻觉团子君打断侠客的思绪,面上笑得一如既往的温柔。“不再快一点的话就糟了哦。”

“啊......”侠客愣怔的看着那个笑容,只觉被一团迷雾包围,在幻觉团子君的身后,真正的团长慢慢的向他走来。

这次他轻易的就分辨出‘两人’的不同来,因为幻觉团子君的装扮不知不觉间变了个样,大衣不在了,还戴上了一顶不知哪来的黑色的帽子,他依旧笑着,还冲侠客晃了晃手中的手机,属于侠客的手机。

——时间真的不多了。——

“侠客。”

侠客机械的抬起头,眼里没有一丝波动。“团长。”

库洛洛看了侠客一阵,似有疑惑的皱起了眉。“侠客,听玛琪说你的伤还没好?”

“是,团长。”侠客抽了抽鼻子,露出一个闪亮的笑容。“不过,马上就会好了。”

  *

“侠客终于想起了啊。”他对侠客依旧那么温柔,还亲昵的捏了捏侠客的脸颊,环视了一下这个黑暗的墓室,不知名的虚空处还传来几声乌鸦的鸣叫。“非常痛苦吧。本想再快一点,可这次实在是太严重了些。”

侠客的手轻轻动了动,感觉身体越发的沉重下去,还有麻木后的痛苦。

幻觉团子君满含深意的一笑,又似遗憾,不知道从何处拿出一个暗红的苹果,就像库哔当时留下的那一个,他把那沉重的苹果放到侠客手上。“喜欢这个吗?”

“......不。”侠客渐渐睁不开双眼,眼皮越来越沉重,苹果散发出来的恶臭让他难以忍受,他还想说点什么却被对方的手指制止了多余的回答。

“我想过,只要再久一些或者就这样把侠客直接带走。但侠客果然还是活着才好,鲜活、温暖、可爱又灵动,那是生命才能赋予的部分。呵,侠客......我来时从未说过‘你好’,所以......”

——所以?所以去时无需说‘再见’吗?——

TBC

热度 32
时间 2016.08.04
评论(1)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