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的丝弦(上)

写在前面的话:

说实话,我是第一次看个漫画能气到胃炎而躺倒了两周,这才明白原来我以前还不够重视那些我认为喜欢的角色啊。

我喜欢旅团将近7年,喜欢库洛洛和侠客6年了,他们是我付出最多思考的一对cp。

我并不以此文纪念谁,因为只要我活着,他们就会陪我一直活下去。

这篇文已经写完一段时间了,本来不想发布,但想想,也许有人看到更好吧,也许人的执念真的能创造一个世界,我由衷的希望着。


*


究其缘由侠客已经想不起来,是谁提议的他也不甚清楚,总之偶尔会出现那么一些巧合或者别的什么,让旅团突然全体出现在了温泉区。

骚包的男性蜘蛛们就好像是专程来比赛秀身材的,还要猥琐的互相攀比一下某个部位,为了实现这样的目的,他们必定得一个个在水里围个圈站着,双手都不得闲上下来回的比划着,言语只余下三路的部分,再加上全身不着寸缕,气氛整得跟邪教似得,充分发扬着男人的恶根性。

侠客在心里无奈的叹了口气,在更衣室出口犹豫着要不要进去,这片温泉已经被旅团包了场似的,而且他们看上去就好像是幼稚的公鸡。

侠客又徘徊了一下,他是真的很想泡温泉,要不晚点再来?

琢磨了一番,侠客才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温泉转身打算暂时跑路,但命运就是那么的爱捉弄人,很不巧的他就被蜘蛛们发现,丝毫不待商量的立马就被拖了进去。没一分钟,侠客也就变得清洁溜溜了。

如果这种时候还试图闪躲那就太不男人了,侠客强忍下被视奸而浮起的鸡皮疙瘩和额头随之冒出的十字,在所有人的比较声、起哄声中艰难的移动着,好不容易才能坐到一旁的水里去。

偏偏窝金还恬不知耻的继续在他面前炫耀肌肉和肤色,这有什么好炫耀的!侠客咬牙。

女性的温泉在另一面,除了芬克斯吹了一下口哨表示想看之外,没有其他人搭理。侠客拿了个鸡蛋刚准备剥开就听见窝金他们开始正式讨论什么胯下的那两个‘蛋’的问题,场面极其严肃和奸佞,邪教指数蹭蹭蹭的又上升了好几个等级。

侠客脑袋上垂下无数黑线,他忍了又忍,将手中的鸡蛋放回了原处。继续泡了几分钟,他们的讨论热潮终于过去,然后隔壁温泉的女人们讨论皮肤和胸部大小的声音自然而然的传了过来,芬克斯不怀好意的扫了在场所有男蜘蛛一眼,最后盯住了侠客。

‘什么侠客皮肤真好啊~’

‘果然是小白脸,还有身上就是怎样都晒不黑啊~’

‘跟女人一样啊~’

侠客头顶的十字再次冒出,越听越冒火,冲着一脸怪样的芬克斯就砸过去几个半熟鸡蛋,对方完全没有防备的样子,于是鸡蛋顺利的在芬克斯脑袋上开了花,蛋液还一直不停往下流,众人沉默了一瞬,下一秒温泉里就展开了世界大战,更加热闹得停不下来了。

蜘蛛们正在互相攻击胡闹,更衣室的门帘又被掀开,蜘蛛头施施然的走了进来。

侠客抹了一把从头上滑落的水珠,不屑的睨了一眼瞬间老实的蜘蛛众,心底暗自腹诽:怎么不上去扒光团长啊!怎么不说团长小白脸像女人啊!明明团长就比他还要白!

侠客窝火的蹲在水里,摸了摸光溜溜的大腿,突然意识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刚才那一阵打闹好像把大家带进来的浴衣都变成了布条,不光衣服碎了,连浴巾都碎了,更衣室里也就剩下一两条擦脸的小毛巾,那......难道待会要裸奔回去吗?!’

这时,侠客才警醒过来,察觉到眼前不太妙的情况,他想马上站起来跑路,免得之后更为丢脸,但现实又如此,他一时间也找不到解决办法。

‘冷静!冷静!侠客你冷静下来仔细想想,是不是还有谁的浴巾或者浴衣在更衣室?比如窝金?’

可还没等侠客确定下来,已经有人比他快了一步,又是芬克斯这个混账!侠客妒恨的看着芬克斯飞快的窜进更衣室捞走了窝金的浴巾,剩下的也就只有刚进来的团长的浴袍是完好无损了。

芬克斯一跑,窝金、信长就发飙了,随便拿着小毛巾当做兜裆布遮挡着就追了出去,飞坦仗着速度好,压根不把这点小事放在眼里,像是瞬移一般的消失了!

库哔......库哔来过吗?剥落列夫?呃......好像也没来。数阵寒风刮过,侠客半晌才无力的又坐回了水中,只剩下团长的浴袍了......吗......

相较一旁的混乱,蜘蛛头则好像完全没有注意到周围混乱的状况一样,依旧老神在在的闭着眼继续泡着温泉,当然也可能是他完全不担心有人敢拐带他的东西。

侠客艰难的咽了咽唾沫,老实说他现在觉得有点热有点发晕了。他现在有两个选项,1、打劫团长;2、裸奔。

............侠客不停地给自己打心里建设,看见蜘蛛头好像完全没有睁眼的意思,他犹疑着把手伸向了浴袍。

“侠客。”

!!侠客浑身一激灵,背后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咻的收回了手。干笑数声。“哈哈哈哈......团长......有事?”

蜘蛛头似笑非笑的打量了侠客好一阵,许久才在侠客冒出无数心虚的冷汗后缓缓开口。“你穿上,再拿一件过来。”

“是!”侠客简直是要热泪盈眶了,团长太伟大了,团长不愧是团长,团长果然是最厉害的!在心底念了一遍万金油似的夸赞,侠客欢快的蹦了起来,裹上浴袍冲了出去。

没多久侠客就拿着浴袍回来了,库洛洛也顺势站起身走上岸擦拭身体,接过侠客带来的浴袍穿上。

侠客的脑中突然滑过窝金他们几个人的裸体画面,忍不住对比了一下,不得不说,人不可貌相......吧。

几秒钟之后,侠客回过神来眨眨眼,为自己被同化的思绪感到几分凄凉几分心虚。

第二天,旅团就离开了温泉,路上芬克斯问起飞坦昨晚上是怎么回去的从而引发集体暴揍事件,侠客毫不同情的在旁边添油加醋、落井下石。

没多久这次的任务就结束了,简单得没给侠客留下任何印象,蜘蛛们很快又分散开去。走之前,窝金十分奇怪的问了侠客一个问题。

“侠客,啤酒喝哪种好?”

侠客不明所以。

“都可以吧,只要你喜欢。”

窝金也没再说什么,开朗的笑着揉了揉侠客的头,渐渐离去。

侠客虽然有点茫然,但还是很快抛下这个问题,他活动着浑身酸软的身体有点怀念温泉,上次那么混乱根本没有真正的享受到,想了一下,侠客决定再回去修养一阵,好好弥补之前没有享受到的部分。

*

侠客满足的泡在温泉里,上次没发现这种私人的小温泉实在是可惜了,不用出去和一堆人挤真好。不知道下次活动是什么时候呢?大概又要很久了吧。侠客摸了摸温泉边的鸡蛋,淡淡地笑起来。

‘很开心吗?’

是团长的声音,或者说是很像团长的声音。侠客尽量心平气和的放飞了思绪,最近他已经习惯了这种幻听。

这种时间,团长应该在别的地方,身边还应该跟着玛琪和库哔,而不是在他背后闲逛。侠客甚至懒得睁开眼睛,因为睁开眼睛面对的也只会是无人的空旷。

这种可笑的幻听是什么时候开始出现的呢?

‘侠客。’

侠客好像听到了谁进入水里的声音,但他还是没有在意,他听过比这更真实的幻听,感受过比这更真实的幻觉,只有一开始那么瞬间他曾真的误以为团长的到来是真实的,视线和某些无形物过于靠近造成的压迫感均匀的洒在他的身上,却没有任何温度,就像虚无的幽灵。

   不过这次的情况显然比之前多了几分微妙,因为温泉的温度让侠客无法分辨耳朵旁边的热气是从哪吹来的,但他明白这依旧只是幻觉。

侠客睁开了眼睛,站了起来,擦干身体,穿上浴袍,这件和之前团长穿的那件是同样地花色。

餐桌上,餐点已经摆放好,各式各样,颜色丰富。侠客一边吃着一边听着在他耳边不厌其烦一次次响起的温柔细语,除了第一次听到这温柔语调的时候有些别扭之外,之后侠客再没有升起别的感触。

他其实很想对这个幻觉的主使人说一句,团长对他说话从不会那么温柔而且琐碎,面面俱到。

但他找不到这个幻听的来源,每次都只在他独处的时候出现,并且已经维持了一段时间。

幻听之前有发生过什么特殊的事情吗?关于这点他想不起来。

侠客吃完出门打算逛街,他预计会在这里多住几天,好好放松一下。

这里的小金鱼很难捞,让他忍不住想作弊,很快他又克制住了,因为他耳边淡淡地笑声敲醒了他的理智,这很好,这个幻听最大的作用已经体现了,那就是让他无时无刻保持冷静,在团长面前,他总是希望能够维持住一种理智的形象。

他站起来往回走,打算睡下,然后他才可以听到一天之中的最后一句幻听。

“晚安,侠客。”

‘晚安。’

侠客在心里浮出这句回答,但他不能真的说出口。缘由么,比如要是回答了可能会中什么圈套,又或者哪天因为过于习惯而不小心在团长真的在的时候说露嘴就不好了,所以一开始就不做任何回答才是最好的选择。

——可笑,活动又不频繁,团长岂会整天出现?——

第二天一早,侠客发现自己陷入了一个更为险恶的幻境。

他居然清晰的看见团长就睡在他的身边,而且睁开眼对他展露出他前所未见的温柔笑容,并且说。

“早,侠客。”

侠客下意识的动了动嘴角,终于还是克制住了。

如果幻境还会进一步升级的话,他大概都不知道该怎么分辨哪个是团长哪个是幻觉了,外表一样,声音一样,甚至念压都一样,区别只在于别人看不见、听不见、感觉不到。

难道只能寄望于这个幻觉只会在他独处的时候才出现?这太有难度了!不,其实昨天逛集市他就应该发现了这个事实,幻听一路都没有消失。

侠客垂了垂眼睫,眼神幽暗。在他看来,现在在幻觉和正牌团长之间非得找点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这个幻觉团长所展现给他的语气和表情,还有氛围。

幻觉团长的表情是他从所未见的温柔,直直的看着他,让他产生了好像每一分每一秒都在被其注视着的错觉。

侠客坐在餐桌前,低着头食不知味的嚼着,幻觉团子君还笑着说他吃饭沾酱吃到脸上了,他歪了歪头,忽然意识到这才是对方与团长最大的不同之处,触觉。

幻觉是碰不到的,也没有温度。但这对分辨效用不大,因为团长也不会没事就碰他。平常不活动的时候还好,团长肯定不在,要是无意中遇到,侠客又没分辨出来,那情况会有点糟糕,最糟糕的恐怕会是活动期间一直要看着两个团长,听着两个相同的声音,说着不同的话语,那才是......

——已经认为这个幻觉必然会存在那么久吗?——

该怎么解决呢?侠客觉得茫然而且毫无头绪。不论怎么回忆,根本无法揪住源头,不知道为什么而出现的幻觉,然后变得越来越真实,最无奈的是,他还不能找团长商量,被团长知道的话场面多尴尬啊。

侠客无力的咬了一口雪糕,他在身旁的幻觉团子君的鼓吹下终究忍不住买了香草口味的冰激凌,天知道他一开始只是进来买日用品的。

要是之后活动的时候,这个幻觉牌团子对他说一句命令,他会不会真的去做了?

侠客打了个寒战,从这几天的情形来看,他并不觉得这是杞人忧天。

这个幻觉团子君好像在越来越完善,刚出现那时,还只是声音而已,还只是不合时宜说话的声音而已,但是现在——

这幻觉牌团子君的说话条理越来越分明,越来越像真正的团长。

最终会变成怎样?侠客完全想不出来。

TBC

热度 33
时间 2016.08.04
评论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