捉迷藏 二

提示:看了也许会带来身心不适,请不要勉强。



这里是一家以教堂为基础的孤儿收养所,库洛洛从不是什么富家少爷,也就没有那些多余的负累,他只在这所孤儿院里生活了五年,这里是生活当然比不上流星街的残酷,但也为他之后在流星街的生存打下了基础,真是了不得的基础,他垂眸一笑,听到了身后越来越近的脚步声,这个时间的话,也只有那个男人了吧。

不久,年轻的神父就缓步走了进来,穿着不太体面的神父袍子,拿着一本破旧的圣经。库洛洛依旧跪着,只是手中的书已经消失,安然的等待着最后的仪式。

神父的手指点了点他的额头,这个由神父亲手印下印记的地方,指尖冰凉而且颤抖。“愿主宽恕你。阿门。”

‘不。我想他是不会宽恕的,不论是我还是你,但是,我并不需要。’库洛洛勾起一抹讽刺的笑,念力习惯性的扭转起来,背对着身后枪上膛的声音也并未动弹。

在空旷的教堂中,枪声显得尤为刺耳,子弹毫不留情的穿过了神父的眉心,此刻他还维持着那副忏悔的表情,指尖却被迫离他的额头越来越远,砸向地面。

‘看吧,他果然没有宽恕你。’库洛洛目光凝了凝,终于记住了这张属于他生父的脸庞,也许这次还可以亲眼看看生母的长相?他不动声色的回过头,看向身后不断怒吼着的‘外公’。

“就是这个混账勾引了我的女儿,可恶!本来她可是要嫁给真正的有钱人的!”暴发户似地老头咆哮着,他的属下把所有的孤儿都带到了礼堂。“混账!哪个小杂种才是他的儿子!我要杀了他!”

‘长得还行,但气质却难以撑住皮相。’

库洛洛被恐惧的孩童们包围在中间,身后就是死去的神父,尖叫和哭喊的声音并不多,孤儿院的孩子早就懂得了忍耐和趋利避害。暴发户老头持续发泄着怒气,后悔这么快杀了神父,让他失去了找到某个孽种的好机会。

保镖们在孩子之中查看,一个一个被拎起来又被丢下去,库洛洛看似仓惶的随大众低下了头,又马上做出快速下蹲的动作,好似被保镖们吓住了一般,手上的动作却是丝毫不乱,轻松的挑开了死不瞑目的神父的外袍,从柔软的贴身里衣上用贴身的小刀子割下一段,弄成条状,把布条贴着神父额头流出的血液抹上一些,往自己额头的十字上也涂上血液,最后熟练的在自己的额头上绑好布条,整套动作做下来也不过花了二十多秒,库洛洛还游刃有余的揉了揉头发,让发丝把布条遮挡住大半,使它看上去毫不突兀。

“受伤?哼,一群小狼崽子。”一个长得不太受欢迎的保镖把库洛洛拎了起来,不屑的看了几眼就把他丢下了,考虑到库洛洛一大早就独自在这祈祷,再加上额头疑似受伤的血液,大部分人都会认为他是因为打架闹事而被处罚。

库洛洛没吭声,就继续坐在地板上不起身,漫不经心的抚平了神父的外袍,并舔掉手指上多余的血液。反正整个孤儿院也没人知道他就是神父的孩子,而他因为逃避自我的良心谴责而一直对库洛洛管束严厉,不论是学习还是忏悔的时间都比其他人要多得多。

“老板,找不到。”保镖头子为难的汇报。

暴发户老头早就失去了耐心,随即便又大吼起来。“那就都杀了!”

听到这句,孤儿们终于都开始有了剧烈反应,不断的发出尖叫声又马上被打断,还有一些孤儿试图往外冲,保镖们顾不过来,动作越发粗暴,场面也就越发混乱起来。

“老板,这次我们答应了只处决两个人的。太多了,上面就说不过去了。”暴发户老头身边的一个猥琐男子开口劝道。

“对,对,你说得对。不过,那怎么办?!难道要我就这样收手?”说到上面,暴发户老头打了个寒战,不再那么嚣张了。

“我听说上面的船正要去那个地方倒垃圾。”男人贼眉鼠眼的低声建议。

这次不光是暴发户老头,连库洛洛都抬头看了他一眼,所谓倒垃圾的地方,除了流星街,不做它想,所以说,他以前是错过了提前进入流星街的机会?库洛洛挑眉。

不能杀只好全部丢掉,虽说是有点道理,其实还是不太对,不过就是几个无足轻重的孤儿,送出去再杀还不是一样,毁尸灭迹又不难,为什么上面还不准呢?除非是这里早就与流星街在进行人口交易,不过流星街会突然缺孩子了?

暴发户老头发出得意又恶毒的笑声,打断了库洛洛发散性的思维,老头用力的拍拍男子的肩膀。“好好好!就这样办,你去联系。那个混账的尸体给我送回去,我要他尸骨无存。”

“是是是,属下马上去。”男人说着便退了出去打电话。

暴发户老头最后愤恨的用眼神扫射了一圈孤儿们,转身走了出去。“你们看好了,等着交货。”

“是。”保镖们集体打了个寒战,大概是知道那个地方指的是哪里,同情的看了瑟瑟发抖的孤儿们一眼。

之前思考的问题还没消散去,库洛洛继续思考着为什么要往流星街送孩子的事情,对于幼儿,那里的存活率未免太低了,送去那有什么好处?养大了去做议会的护卫?或者之后送到黑帮?库洛洛不知不觉又开始与现实脱节,考虑着一些有的没有的事情。

黑帮应该也试过自己送人进去试试能不能提高念能力者的觉醒比例,在外界能够自然觉醒念力的人比例很低,在流星街就完全不同了,也就是说,也许议会里面其中一支是黑帮的?

这样黑帮就可以在流星街设置驻扎点,专门培养死士,比如类似日后的十老头底下的阴兽。只要送去的孩子还有活着的,那么只需要在训练中争取控制住,之后带出流星街那就是完美的死士了。

纵使议会有人支持黑帮,但能允诺黑帮驻扎的时间肯定不长,而且必定是要求了大批的交换物资的,对于贫瘠到极致的流星街而言,再多的物资也不够消耗,那么广阔的土地除了垃圾之外什么都不能产出,绝对的入不敷出。

想到这库洛洛忍不住莞尔一笑,流星街其实真的是个很有趣的地方。不过现在不是继续怀念的好时机了,他虽然也想试试被当死士训练的感觉,但是若被记录在案,送到集中的地方去管束起来的话,就没那么容易跑出去了。而他现在也不想像过去那样再等个几年才去流星街,那么就必须换个方式到达流星街了。

暴发户老头离开没多久,保镖们就开始人心浮动,把孤儿们都打晕过去丢在地上,当然,库洛洛属于装晕的那种。又过了一阵,确保没有遗漏,保镖们收了枪嬉笑起来,一边抽烟一边说着带色的笑话挤挤攘攘的走了出去。库洛洛睁开眼睛心不在焉的瞄了一眼教堂紧闭的大门从容不迫的坐起身,把额头的绷带取了下来绑在另一个黑发孩子头上后才站了起来,不紧不慢的拍拍衣服上的灰尘,虽然此举显得很多余,毕竟待会衣服会变得更糟。又整理了一下衣着,他才停下饶有兴致扫了一眼躺在地上的‘父亲’一眼,对于依旧没能亲眼看看生母多少有些遗憾,说不定对方早已死亡,而他的身世还是从无意中的偷听得知,大约神父从没想过一个三岁的孩子便能找到密室并且顺利的打开吧。

顺着神父的尸体,库洛洛的眼神又落在高大的十字架上,他从容的拾起圣经,平静的念道:“我主、上主,慈悲的天主。求你恩赐所有亡者早日解脱死亡的枷锁,进入平安与光明的天乡,因着你的慈爱能得享永生的——幸福。”语落,圣经便落在了十字架前,沉闷而无趣,蓦然,库洛洛脸上带着既纯真又不屑的笑容利落的向十字架后的密室走去。

*

库洛洛经常来密室拿书看,这里的藏书很丰富,大概是历代的遗留,但大多数都是经典,看多了会觉得腻味,因为他被单独留下祈祷的时间很长,所以他总是能有很多时间用来看书,基本的习字是神父教会的,看不懂的字就靠上下文的意思去理解,再抄下来去问。从幼年时期他就已经书不离手,到了之后更是被认为嗜书如癖,可是没人知道这只是他太无聊了而已,最后变成了习惯。

他翻出纸和笔、表、蜡烛、几瓶水、几个他私藏的面包和压缩食品、罐头、大一些的拆信刀等等,零零散散的一堆。没有好用的念能力,现在只能暂且忍着用背包装好,尽量多拿点有用的小物资可以去流星街换点别的东西。

库洛洛对着满满的书架认真的取舍了一番,找到几本曾想看却再也找不到的孤本,虽然其余很多都看过,但考虑到不久之后这里就会被烧掉还是觉得可惜,一把大火,这个不知道过去如何、建成用处为何的密室便消失干净,连同这里死去的神父、消失的孤儿们也都会成为报道上可口的新闻而已。

一切都准备妥当,只等着外面开始重新热闹起来,他才好跟上去。反正从密室完全可以观察监视外面的情况,库洛洛径直开始练习念能力。如果不是觉得搭顺风车比较方便安全,他还可以选择自己找到回流星街的路。

时间一晃便过了半个钟头,有很多车子聚集过来的声音,大门被重新打开了,孤儿们都还晕晕乎乎的状态就被丢上了一辆大车,这辆看上去是专门运人的,没有发现任何垃圾。库洛洛并不担心,利落的穿过密道,从另一侧通向教堂外的出口看出去,果然还有很多辆车子在,其中有几辆车根本无人接近,稍微靠近的人都会捂住鼻子走得飞快,车子后面还挂着收垃圾的桶,司机都紧闭着车窗和车门,旁边没有人会有兴趣往这看和巡视,显然这几辆车的味道实在让人不敢恭维。

但库洛洛早就习惯了,恶臭、肮脏、霉菌大概是其中最为温柔的一环。他保持住绝的状态,打开密道就向最后面的垃圾车冲过去,双腿用力一蹬地面,右手拨开桶盖,快速的把大部分垃圾用力塞到另几个桶中,这才有空余的地方钻进去。

这里面的味道比外面泄露的要难闻几倍,库洛洛平静的维持着绝的状态,眼光顺着稍微打开的桶盖看向教堂斑驳的墙壁,他的过去注定要随着教堂的崩塌而被掩埋干净。垃圾车缓慢的开动起来,过了一阵他才把桶盖完全打开,这辆车之后没有任何跟随的车辆了,此刻,教堂已经满天红光,如果说是神迹降临,那便是死神吧。

教堂本来就离流星街边境很近,否则当年他也不会走错方向,一头钻进了流星街里。没多久,车子就到了目的地,一座被简陋的铁丝网围起来的飞艇停放处。垃圾车和前面的车辆驶入了不同的车道,车子没有停,直接开进了飞艇,最后停在了飞艇内收容垃圾的地方,车厢被顶了起来,看来是要倾倒垃圾了,库洛洛顺势一踩垃圾桶边缘跃了出去,用手勾住收容处的大门身体一拐,便往飞艇的角落跑去,这种飞艇没有多少人,连护卫、基本监控也不会有,只有开飞艇的和基本的技术维修技师,他们是不会轻易从上层到下层这恶臭的地狱的。

司机们机械化的倒完了垃圾就开着车原路返回,然后就是下一辆,一刻不歇,即便如此,也是直到晚上,垃圾才装满,等最后一辆车退了出去,飞艇才缓慢的关上了门。

‘真是破旧,应该是淘汰下来的运输飞艇。’

库洛洛看了一下时间,活动着手脚,心中毫无波澜,继续开始念能力的基本修炼。


TBC

热度 15
时间 2016.01.21
评论(1)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