捉迷藏 一

这是前些年与志同道合的....笔友?一起合作构思的,但我和她吧都是懒散随性的,结果就是我们设定了N久,却没有写下去......缘由各种各样,笑。如果有缘,也许她能翻到的话......


此篇为全职猎人的同人。

雷点颇多,无法计算。

有些第一人称,穿越,双穿,中二.........

且,直至今日,依旧未迎来完结.......

简而言之,这是个无趣的坑。


*

契约之书:

第一:由你来找到对方,在找到之前,不可透露自我身份。

第二:你有十次死亡的机会,若超出,你将真正死亡。

第三:不可直接干预主线剧情的进展。

第四:游戏总时限为30年。

第五:你将穿越成库洛洛·鲁西鲁,而对方必将成为蜘蛛的一只脚。附注:包括已知的所有蜘蛛脚。

第六:你的死亡在游戏结束之前不会影响到对方。对方若死亡,将给与你提示,对方的角色不可重复穿越。

第七:穿越后将保留被穿身体的现有记忆和己有记忆。

第八:游戏成功,你将获得契约约定奖励。附注:奖励的多少将影响你游戏的难易度,奖励条款不得超越十条,能够获得奖励的人物所能拥有的奖励不可叠加为一条。

第九:由此处开始向前走,到达通道尽头,选择你想要通过的门,将随机选择1-10岁的穿越年龄段。你可选择杀死、融合、共存等方式以进入宿主的身体,完成穿越过程。

第十:推开穿越的门后,契约将自动建立,请仔细阅读后,签字并画押确认。契约一经签署,不可更改,不可毁约。契约消失后,穿越之门将被关闭,游戏随即开始。

第十一:游戏完成之前,你将有一次机会与店铺交易,订立新契约,契约条款不可超过一条。不论契约内容如何,你必须自我选择剔除其中一半的奖励条款。

第十二:你拥有三项能力。1、查看怀疑对象是否有死亡经历的能力。此能力使用一次将扣除游戏时间3年。2、时间回溯的能力。已经死亡的角色,你接到提示后可选择是否让死亡者的时间倒退回死亡前十分钟,此能力使用一次扣除游戏时间2年。3、收集灵魂的能力。在剧情进行期间,收集与剧情相关人物的灵魂与店铺交易可获得3-4年的游戏时间。

第十三:游戏的结束方法为你找到怀疑的对象时,可选择确认键确认其身份就是被寻者,按下确认键后,不论被找到的人是否是正确的被寻者,游戏都将结束。


奖励之书:

第一条:对方的灵魂、身体完全平安,可自选回归之处。

第二条:你的灵魂、身体完全平安,可自选回归之处。

第三条:对方可选择保留或者不保留游戏中的所有记忆和能力。

第四条:你可选择保留或者不保留游戏中的所有记忆和能力。

第五条:对方可选择赎回一条他人的灵魂和灵魂的身体、记忆、能力及其寿命40年。

第六条:你可选择赎回一条他人的灵魂和灵魂的身体、记忆、能力及其寿命40年。

第七条:对方可选择其亲属是否保留与关于己方的记忆。

第八条:你可选择其亲属是否保留与关于己方的记忆。

第九条:对方可选择是否使用躯壳代替己方留在现世生活,以代替己方穿越的时间空缺。

第十条:你可获得对方的拥有权。

*

穿过黑色的门,意识一度中断,回过神来,我正漂浮在一所教堂的中,晨光将十字架投影到地面,形成巨大的倒十字阴影。

‘这就是倒十字的初始吗?’

我勾起笑容,背对着阴影坐下,倒十字的影子穿越过我的身体融为一体,没有丝毫的扭曲。

‘原来我还是灵魂状态。’

 “你是谁?”

我低下头看着眼前不知何时出现的男孩,等边十字花纹正在他额前的发间时隐时现。“我,是你。”

沉默了一阵。

“为什么回来?后悔了吗?”

男孩展现出出人意料之外却又在情理之中的冷静姿态,呵,也许不算意料之外,即使是幼童时期,库洛洛·鲁西鲁也是不同的。

“不。我只是还不够强。”

“但是,重新来一遍不无聊吗?”

男孩稚嫩的脸庞微微抬起,语气似有不解,瞳孔中倒印着我的影像,那是库洛洛·鲁西鲁已经成年后的样子,向后梳的头发有几丝不听话的翘着,身上的大衣敞开了些,还有些打斗之后来不及处理的残破,脸上多处有些淡淡的青紫色,大约就是被锁链手又或是西索揍过之后的形象了。无视男孩因察觉未来的自己过于凄惨的形象而升起怒气的样子,我满不在乎依旧微笑。“本来不就是个无趣的人。”

“.....刚才.....神父说了一个红鞋的故事。”

男孩转开视线,用力的抿了抿唇,怒气好像瞬间平复了,随之浮出的是几丝了然,他抬起手里的书晃了晃。那是一本破旧的童话书,也是记录着最纯真的恶的手册。

“不明白为什么她必须忏悔?”我皱眉回忆着童话的内容。

男孩点头,模样说不出的乖巧纯真。“那你现在懂了吗?”

我庆幸自己还曾粗略记得这篇童话的梗概,越是年长,越是容易遗忘过去弱小的时间。我抬头看了看教堂的天顶,斑驳花俏的色泽,一点也称不上纯粹。“当然是因为她还不够强。”

“强大?”

男孩太过好学,而我却不是个正面的好老师。“无视规则的强大,越过规则,获得想要的一切,强大到直至成为规则制定者。”

哦了一声,男孩的指尖划过封面。“所以你回来了。”

聪明的男孩,可惜,年龄局限了你,否则——不,没有否则。

‘以幻影旅团之名,寻找我的同伴,以及——我的....’

我不会后悔,我的决定,我的欲望,即将再度起航。我闭上眼,静静的等待,过程其实会很快,来到这里已经成就了我的幸运,基石就在脚下,纵使还如此幼小,而‘我’也不会存在差错。

“时间到了吗?”

男孩猛地抬起头看向我,我身上的伤已经逐渐淡化直至消失,灵魂的样子也越变越年轻,大衣失去了足够的支撑拖到地上,又缓慢地四散成一颗一颗的粒子,不久,我就已经和他一般模样。没有后悔的余地,没有后退的陆地。我微笑起来,向他伸出手,男孩没有丝毫犹豫,伸手回握住,捏紧。

“你我都没有选择。”

“必将融为一体。”

良久,我睁开了眼,向空中吐了口气,湿润的气息暴露在冰冷的晨光下,刺骨的空气环绕着单薄的身体急切的往里面挤压,突然又被全部迫了出去,生机盎然的念能力逐渐柔和,收敛。教堂外,钟声沉闷的响起。

早晨的祈祷已经结束。

库洛洛·鲁西鲁的人生才刚刚驶入正常的方向。

TBC

热度 15
时间 2016.01.21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