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过境迁 10

写在前面的自言自语:看到好多太太都在写告白,话题推荐也是告白啊,我心想糟了,我家这组都结婚了啊...咋办...算了...凑个数吧,告不告白的...心里知道就行啦2333

因为太急了,错字没查,请各位谅解啊~

 

*

“这么说还是没找到?”西撒幸灾乐祸的坏笑了一下,但突然想起这件事还有乔纳森的份所以又收敛了表情,克制的端起认真的架势。“仗助现在都16岁了,那孩子应该也14岁了吧?徐伦呢?”

 

“嗯,徐伦快7岁了,仗助和徐伦都是因为他们母亲的关系才比较容易找到,尤其是仗助,他的父亲是入赘的,完全没有改名,徐伦和乔鲁诺就不同了,不过还好徐伦的母亲比较容易找,所以我们才能在徐伦出生前就找到,但是乔鲁诺...迪奥那家伙完全不记得乔鲁诺母亲的名字,样子也不记得...听说以前spw财团倒是有资料,承太郎还特意请康一君帮忙调查过乔鲁诺,可是现在...”花京院无奈的笑了笑。“康一君根本还没觉醒替身,承太郎完全无视掉了‘多余’的人的资料,至于波鲁那雷夫...总之大海捞针。”

 

“果然还是仗助省心啊。”西撒轻笑。“徐伦还没觉醒替身?我记得乔瑟夫说你们每年都去看她几次吧?”

 

“是啊,以前似乎是19岁才觉醒的,虽然现在有可能提前,但也不能断定,下个月就是徐伦的生日了,我们打算去看看她,可以的话,我想让承太郎亲手把生日礼物送给她。”花京院的食指轻轻敲击着桌面,不过基本上是无意识的举动。

 

“哦~”西撒对家人也十分重视,对待弟弟妹妹就像自己的儿女一样,每年都会固定时间回家作陪,也会带上乔瑟夫一起去。“对了,徐伦还叫徐伦?听你刚刚的意思似乎不是。”

 

“啊,是承太郎习惯了,所以我也...徐伦现在叫艾琳(Aileen)。”

 

*

“礼物好难选啊...”花京院揉了揉有些僵硬的脸颊,倒是没把错砸到承太郎身上去,虽然不知道女儿的喜好是什么的确是他的错。

 

承太郎收回盯着柜台的视线,伸手帮花京院揉着眼角四周,一直盯着打着灯光的柜台,即使灯光不刺眼,时间长了还是会觉得眼睛干涩。

 

花京院哎了一声,这是大庭广众之下,人来人往的大型商场,承太郎是不是有点太旁若无人了?不说路过的女人们,单是柜台小姐的目光就已经够刺人了...虽然这么想着,但花京院终究还是没有制止承太郎的行为,反而随着承太郎轻按下的拇指闭上了双眼。

 

过了一会花京院才抬手握住了承太郎的手示意他停下来,承太郎顺势捏着花京院的手放到大腿上,花京院又扭头看了看柜台,考虑到他们已经在各个商场、专卖店瞎逛一星期了。“要不问问贺利小姐?”

 

承太郎也知道自己这个父亲做得有多不合格,他又想了想,还是决定不把这个问题摊在母亲面前为好,免得对方又伤心,比起他和花京院,母亲现在能够亲眼看徐伦的机会并不多,虽然她嘴上没说,肯定还是有些遗憾的。“我们先回去吧,我再想想。”

 

花京院盯着承太郎看了一阵,轻笑。“有想法了?”

 

“大概...徐伦身上有个蝴蝶的纹身。”承太郎有些迟疑的开口。

 

“纹身啊...”花京院眨了眨眼,觉得似乎有点靠谱了。“嗯,一般来说不是喜欢或者有纪念意义的话是不会特意纹身的吧。”

 

得到侧面肯定的承太郎眼睛咻的一亮盯着花京院瞧,花京院又忍不住笑了出来。“回去和我说说,我画出来吧。”

 

“嗯。”承太郎也有点松了口气的感觉,嘴角微微勾起,两人终于能从吵闹的商场中解放出来了。

 

看出承太郎的想法,花京院坏心眼的泼了泼冷水。“别急,还有东西要买呢。”承太郎一愣,顶着满头的问号看着他。

 

“去食品区吧。”花京院笑着把承太郎拉了起来,承太郎恍然,伸手一拉反把花京院拉了回来掐着他的腰搔痒。

 

“哎!放...放手...哈哈哈...承太郎!”自己碰完全没事的腰,承太郎一碰就是觉得格外的敏感,花京院左闪右躲,还总想着要报复回去,弄得承太郎玩得更起劲了,两人闹腾了一路,还好旁边人都很有眼色,看见他们自动离远些,否则一路不知道要祸害到多少人。

 

“...也就是匕首代替了蝴蝶的躯干部分咯...”归程的路上承太郎大致说了一下纹身的样子,花京院在脑内默默的勾勒。“知道蝴蝶的品种吗?”

 

这种事情别说承太郎本身就对纹身的样式记忆有些含糊了,就算他现在站在徐伦的面前盯着纹身看也不可能知道蝴蝶的品种,又不是海星,于是他果断的摇了摇头。

 

花京院了然的笑了笑,这个问题的确是他挑得不对,花京院又想了想,结果思绪却飞到了另一个地方。“对了,承太郎,我比较喜欢蛇尾海星。”

 

“...哈...”承太郎颇感意外,呆呆的应了一声,乍然想起来这是前几天晚上他们在看海洋纪录片时他问花京院的问题,怎么这时候花京院突然回答了呢?

 

看见承太郎的表情,花京院好似还没满足的又补了一句。“尤其是触角越多的越好。”边说着他还活动了一下灵活的手指。

 

你不是有绿之...承太郎差点把这句话说出口,总觉得好像哪里不太对劲?

 

花京院扭开头去,用手遮着嘴巴暗暗的笑着,继续咕哝。“可惜,如果家里面能养就好了。”

 

说到这个承太郎认同的点了点头表示同意,结果花京院笑得更厉害了,好一会他才恢复常态。“承太郎喜欢牡蛎多一点还是蛤蜊?”

 

“想吃?”承太郎的确没比较过这个,一般不会同时吃这两种。

 

被这么一问,花京院也确实有点馋了起来,于是乖乖的点了点头。

 

“明天两种都买回来,试试看就知道了,要不要再买点蟹?”承太郎认真的想了想,他一直以为花京院更喜欢吃蟹。

 

花京院也猜到承太郎在想什么,但他不会承认自己喜欢吃蟹最主要的原因是承太郎太会解剖螃蟹了,每次吃都可以欣赏到承太郎有条不紊地把蟹完美解体的指尖舞蹈,那动作既优雅又利落,怎样都看不腻。花京院滑动了一下嘴里的舌头,想着也许下次吃蟹的时候自己大概会忍不住先把承太郎的手指吞掉呢,他克制的动了动喉结,笑道。“要~”

 

承太郎才没想那么多,只是认真的点了点头,亲了一下花京院的额头,把他推到客厅去,转身自己进了厨房。

 

有个又体贴又会做菜的丈夫实在是太棒了~尤其是在白金之星的帮助下,什么菜色都能完满的还原到菜谱上的描述。花京院心中感叹,叫出绿之法皇一边收衣服一边收拾屋子,早上出门太急,昨晚又睡得太晚,换下的衣服、散乱的书本,还有很多零零碎碎的东西都没来得及收拾。

 

收拾完毕,花京院想着要不要先洗个澡呢?花京院他们挺喜欢一进门就准备沐浴的,因为一旦回家就代表晚上不出门了,除了极少数的特殊情况。不过晚饭待会就要做好了,承太郎肯定来不及先洗澡再吃饭的,而且...花京院跑进厨房趴到承太郎背上。

 

“嗯?”等了会也不见花京院说话,承太郎疑惑的扭头想看看,可花京院整个脸都埋在他的背上,根本看不见。“怎么了?”

 

“承太郎,晚上一起洗澡吗?”花京院倒是没矫情,反正就是这么想了,于是就问了。

 

承太郎稍微惊讶了一下,他想了想,迟疑的问。“你之前说喜欢蛇尾海星...”

 

花京院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笑得全身都抖了起来,承太郎不自觉的嘟起了嘴,没想到花京院反应这么大。好一会花京院才擦了擦眼角,拍了拍承太郎的肩加重了几分语气道。“我是真的喜欢蛇尾海星。”

 

说完,花京院就一副好心情的样子笑呵呵的跑出了厨房,留下完全没来得及反应的承太郎继续思考刚才的问题,直到白金之星面无表情的向他表示:菜已做好我要去找法皇了你继续发呆的话我很烦恼请快点好吗——别问承太郎是怎么看出来的,总之,吃饭吧。

 

吃了饭承太郎还挺想继续刚才的话题的,但花京院没给他这个机会,洗了碗就拿出画板开始叫他描述纹身的具体模样,两人研究了大半宿,画出了样式又研究了要用来做什么,总不能做成娃娃吧,考虑到徐伦才将近7岁,能选择的东西似乎真的不多,发饰?首饰?衣服?最后,承太郎决定了做成一套首饰,耳坠、发饰、项链、手链。

 

花京院想了想,要不再加个头冠?小女孩似乎挺喜欢精灵啊公主啊什么的。

 

承太郎表示这个可以有,两人又构思了一下首饰的基本模样,但两个大男人真的不要太勉强了吧,忙活了半天也没找到女性饰品的感觉。“噗...还是交给专业的设计师吧。”花京院表示放弃了,怎么画都觉得像男性饰品。

 

承太郎也完全没有这种概念,平常更加不会去碰少女杂志、漫画或者相关的东西,为母亲送礼物的话更多的是直接在饰品店里挑,或者直接问贺利想要什么。承太郎看了看时间,已经差不多1点了,他动了动僵硬的肩膀,也放弃了不擅长的事情。“顺便把戒指拿去保养一下。”

 

“嗯~”花京院懒洋洋的躺在沙发上不太想动,他也注意到时间了,又叫出绿之法皇去放洗澡水。

 

承太郎一看,这才想起刚才花京院的提议,有点蠢蠢欲动的模样,结果花京院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老实的洗澡,明天还要早起呢,别忘了你还有个很重要的实验要去查看结果吧。”

 

承太郎依旧不死心,在浴室里毛手毛脚的吃豆腐,花京院半推半就的样子又让他觉得有点希望了,但希望就是用来打破的?

 

一上床花京院就换好了睡衣,一脸正派的看着承太郎。“老实的睡觉,如果明天我起不来的话,我就让你的实验重新做一遍。”

 

威胁!花京院绝对是故意的!承太郎一脸不忿,可是仔细的考虑了一下这份威胁的含金量后还是妥协了,睡就睡!承太郎差不多可以鼓出个包子脸了,默默地磨着牙。

 

花京院一笑,翻身趴到承太郎怀里,用力的亲了他一口。“晚安。”

 

好吧,好吧...被成功安抚的承太郎的包子脸消失不见了,也笑了起来。“晚安。”

*

“典明叔叔?”小徐伦刚挥别了几个朋友打算回家,在家门外的小公园就看到了一脸微笑的花京院,虽然并不常见到花京院,但并不妨碍她喜欢这个很温柔,又对她很好的叔叔。“叔叔又有工作了吗?”

 

花京院他们当初接近徐伦一家的理由就是在这附近有工作要处理,巧遇啊巧遇之类。花京院微笑着把徐伦抱了起来,两人亲密的蹭了蹭脸颊。“不是哦,我们是专门来看艾琳的。”

 

“你们?”徐伦知道花京院在说承太郎,只是她们两人的相处方式一直很微妙,一种想亲近但又觉得亲近不起来的感觉,所以徐伦很少主动提起承太郎,人不在才会旁敲侧击一下。

 

花京院指了指停车位的方向。“承太郎待会就过来,而且带着给艾琳的生日礼物哦~”

 

徐伦脸颊一红,嘟起嘴咕哝。“都是典明叔叔的主意吧。”

 

花京院摇了摇头,温和而又认真的向徐伦解释。“承太郎可是非常清楚的记得艾琳的生日,这次的生日礼物我们挑了很久,样式也大部分是承太郎提议的。还有承太郎的母亲贺利小姐也知道艾琳的生日,特意嘱咐我们带了她准备的礼物来,贺利小姐应该很清楚女孩子喜欢什么,可惜我和承太郎对这方面都不是很清楚,所以艾琳可不要只喜欢贺利小姐的礼物嫌弃我们的啊~”

 

“当然不会。”徐伦大声的回答,说着脸又红了,除了父母之外,根本没有人专门跑来给她送礼物,朋友们一人一句生日快乐就让她很开心了,而能收到花京院他们特意选的礼物她就更开心了,这心情一好啊,连带着对承太郎的态度都不一样了。

 

两人又聊了几句,承太郎也拿着两个包装精美的礼品盒走了过来,一大一小都目光灼灼的盯着他瞧,倒是把承太郎给吓了一跳,还以为自己哪里不妥当呢。

 

承太郎把礼物递给徐伦后就继续在一旁装死,花京院看不过去直接踩了他一脚,他才期期艾艾的开了口。“啧.......生日快乐,艾琳。”脸都快红了。

 

“谢谢!”徐伦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凑过去在承太郎脸上落下一个响亮的吻。

 

这下承太郎是真的脸红了,赧然的按了按帽檐,头也扭到另一边去了。

 

花京院又笑了起来,三人走到公园的长椅旁,他这才把徐伦放下看着她。“要现在拆拆开吗?”

 

“嗯!”徐伦很高兴,收到了喜欢的礼物当然要马上拆开了!她先拆开了贺利送的礼物,是非常可爱又贵气的公主裙一套,还有小靴子、手套、样式很可爱的耳罩,都是冬天的款式,再过不久圣诞就可以穿了,徐伦高兴的在身上比划了好一阵才放下。花京院和承太郎庆幸的对视了一眼,还好他们没买衣服,否则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把裙子放好,徐伦才拆开了花京院和承太郎送的礼物,揭开层层包装之后,露出了一个绘满了童话元素的多层首饰盒,徐伦惊叹的捧着首饰盒转动了好几圈又和花京院讨论了起来,首饰盒上的人物究竟是哪一位公主?花京院笑而不语,只是点了点徐伦的鼻尖,徐伦眨了眨眼,仔细一瞧,原来是盒子上就是徐伦本人的模样,这是花京院参考了一些童话集绘制出来的。

 

得知情况后,徐伦眼睛都开始冒星星了,也给了花京院一个大大的亲吻,两人又腻到了一起,没一会一旁的承太郎就憋不住了,轻咳好几下以作提示,徐伦倒是没觉得什么,只是花京院暗自掐了一把承太郎的腰。

 

徐伦终于打开了首饰盒,一瞬间,花京院两人的心又有些紧张了起来,虽然刚才徐伦反应都很不错,但现在才是重点啊。好在徐伦真的很喜欢,惊喜的叫了一声,小心的抚摸过纤细而精致的饰品,一一拿起来凑近了看,开心的说着。“好漂亮!蝴蝶好可爱!小剑也好帅气!还有好多小星星,就好像艾琳背上的一样!”

 

看到徐伦这么喜欢,两人这才彻底的松了口气,花京院笑着问。“要戴上试试吗?”

 

“好~我想先戴手链、发夹和花冠~”徐伦乖巧的坐着,由花京院和承太郎略显笨拙的往她头上妆点发饰。

 

“我们有订做镜子?”看着徐伦从首饰盒底部拿出一个有着华丽手柄玫瑰花纹的粉白色镜子,承太郎小声的问着。

 

花京院点点头,又指了指其中几样饰品。“这些都是可以稍微改变大小的,即使再长大一些也能戴。”

 

除非客人要求,否则首饰店的人绝对不会特意去做这些,承太郎马上就明白了这又是花京院特意要求的,心中满是汩汩流出的暖意,春还未至,心却早已在了。

 

徐伦今天真的太高兴了,一直抱着花京院不撒手,还时不时拉一下承太郎的衣袖,想邀请他们回家去陪她庆祝,可他们两人都明白,今天是徐伦的生日,徐伦必然是要和家人一起度过的,他们不能打扰。

 

两人遗憾的拒绝了徐伦的邀请,说因为还有工作的关系不能久留,下次再来看她,而这些话一说就是好几年,期间也还有贺利、乔纳森、乔瑟夫、西撒、仗助等等也时不时和徐伦接触起来,慢慢的熟悉。直到徐伦渐渐长大,花京院他们终于编不了瞎话哄小姑娘了,不过此时徐伦也早想明白了花京院和承太郎他们的顾虑,她主动要求提前庆祝生日,就为了和花京院、承太郎还有大家一起出去玩,那时徐伦觉得每年的生日就是她最幸福的时刻,而且她每年都能过两次生日,幸福加倍啊~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两人看着徐伦进了家门之后才一起相伴离开,花京院握着承太郎的手,一边安慰他一边调笑着活跃气氛。“你啊,怎么老是见到徐伦就不说话了,要是下次我没空,你自己来的话,是不是连叫徐伦的名字都不敢了?非要人踢你一下才动啊,下次让贺利小姐陪你来吧?她一定会很高兴的,起码比我们两个熟练多了...”

 

承太郎一路都默默地听着没回答,上了车,他却突然抱住花京院。

 

“嗯?”花京院疑惑的拍了拍承太郎的背。

 

承太郎不知道在想什么,轻轻的抚摸了着花京院手上的戒指,又将自己的手覆叠上去握住才闷闷的低语。“我没有办法做到,如果你不在的话...”

 

花京院笑了出来。“真是的,突然撒什么娇啊,想要礼物吗?难道你猜到我准备了...”

 

承太郎没有反驳,也没有接话的意思,只是按照自己的心意继续说。“你是不同的,只有你。”

 

花京院心中一颤,暂时品不出那是什么滋味儿,他慢慢的闭上眼靠在承太郎的肩上勾画着对方的脖颈发梢。

 

啊.......好像有什么东西被抚平了呢...唔...被看穿了吗...

 

花京院没有问出来,承太郎自然也没有回答什么,他只是侧过了脸,郑重又甜腻的在花京院的唇上一下一下的亲吻起来。

 

如密的色泽在空气中逐渐化开,粘稠又透亮,他笑了起来,越发不舍的抱紧了深爱的人。

*

 

Ps: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觉得西撒一定会拉丁舞,乔瑟夫一定会爵士舞,乔纳森和迪奥有可能会踢踏舞也不一定...交谊舞反而觉得是最不常跳的...花京院现代舞说不定满级...承太郎...独唱满级...

热度 13
时间 2014.12.25
评论(4)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