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过境迁 9

饿了于是自己做了一份杂烩饭....

继续片段模式...继续琼瑶风格...作者在此郑重提示...

本章分级有逐渐拔高的趋势...但本人觉得依旧挺健康向上的...

因为涉及一点意大利语的关系,默默地把DIO全部改成了迪奥...

Cp涉及承花和少许花承?乔西、西乔...DJ\JD皆有可能性...好吧,作者就直说了...

我是互攻党...也就是说以后也说不定随时反过去写写...

另外,作者觉得本章其实挺纯洁的...所以如果本章被吞了我就...

就没有后面的事了...

 

 

 




“你的后颈好像有点干燥。”承太郎发誓他一开始真的只是这么觉得于是就说了一句,而且此时花京院也已经换好了浴衣*,和承太郎所穿的浴衣无论色调还是花色都完全互相应和,一看就是特别定制的夫夫款,深海蓝的色调意外的相当衬花京院的发色,这让花京院看上去更美了...

 

承太郎脑子里刚蹦跶出这么个单调的描述就被他立马摁了回去,他想找一些更符合花京院气质的形容词,比如温文尔雅、风度翩翩、仪态万方什么的...但最后却发现怎么形容都会浓缩成三个字:清正美。

 

结果还是美啊...这个可不能告诉花京院本人,否则承太郎接下去几天都会不太好过了。

 

“哪?”花京院一边整理腰带一边伸手去摸,但始终摸不对地方,承太郎走过去帮他把手挪到正确位置他才啊的一声确认了。“帮我擦点润肤霜,我看不到。”

 

他们的保养品非常少,加起来也就两三样,可以直接吃掉的天然唇蜜、保湿面霜、全身用的润肤霜,能用到的机会非常少,只要不过期就搁家里继续放着。他们平常实在是太少用这些玩意儿了,所以承太郎根本掌握不了分寸,随意一捏就挤出一大堆滑腻腻的乳白膏体,弄得他整个手都有湿漉漉的感觉了。“啧...”

 

“怎么了?”花京院随意的转过头,就看见承太郎手上那堆差不多可以抹遍整个后背的膏体,轻笑起来。

 

“好像弄太多了,你把衣服褪下来点,不要浪费。”

 

就猜到承太郎会这么说,花京院也就没反对,自然的将浴衣半褪至腰间,一只手从袖子里抽出来按住遮着后颈的发尾,反正都要擦了,干脆彻底点。

 

承太郎直直的盯着花京院光裸的后背,很没骨气的动了动喉结,被这突如其来的美景晃花了眼。虽然看不见前面,下半身也严丝合缝半分未露,但仅仅是从那性感的腰线、微微低首的侧脸所飘散出来的色气就够让他感觉精神动摇了,他在心里说了句糟糕!

 

花京院是怎么做到在他面前这么自然的衣衫半褪后,眼神又丝毫不含引诱性质的?难道对方真的认为他是圣人?

 

尽管承太郎已经觉得全身燥热难当,花京院依旧是毫无所觉,他只是稍微有些奇怪承太郎怎么这么慢还没有动作,他刚想开口问问就感觉到对方灼热的手心已经贴了上来。

 

好吧,总算开始了。花京院迟钝的想着,依旧没什么特殊反应,以至于之后承太郎的手越发的往下时他也没来得及第一时间发觉,甚至还多此一举的加了句。“动作快点。”

 

总所周知,浴衣的正确穿着方式是真空的,这就更省却了某个平常来说必要的程序。

 

被承太郎单手扣住腰的时候花京院心想也差不多了吧?他偏过头去看了看墙上花枝式的时钟,突然觉得背后不太对劲,严格地说是背部以下的地方。承太郎的手已经严重下滑穿过了腰带的束缚,往更下方移动着,恰好停在了花京院的臀缝之间,这还是花京院见势不妙赶紧制止的结果。“承太郎别闹。”

 

花京院力图镇定想把对方的手抽出来,可是平常力量就不及承太郎了何况是这么尴尬的姿势下呢?“手,拿出来。”

 

“你身上好香。”承太郎当然不吃这套,他的左手改为环抱的方式把花京院圈进怀里,低头亲吻着对方的肩膀,另一只手虽然暂时不再移动,但手指十分不老实的摩挲着花京院尾椎骨的部分。

 

“少来,我买的是无香型的。”花京院自知如果不认真抵抗是不可能逃出生天的,他几乎已经感觉到身后的人股间的热量正在聚集了,连带也让他的体温上升不少,但他依旧还想再挣扎一下。“别闹了,夏日祭就剩这么一天了,我们特意从美国跑回来不就为了参加庙会么。”

 

“别管那个了,以后多的是机会。”承太郎舔咬着花京院的脖子,手在结实的腹肌上流连了一阵上移按住乳首揉动。“...你身上真的好香...”

 

花京院短促的哼了一声,抓着承太郎的手也松动了些,可他还是不太甘心,结果他们从大学特意请了假回来就为了玩这个?前几天的庙会也被各种理由给耽误了,最后一天还出这种状况!“...早知道这样何必请假...嗯嗯....慢点...还特意定...啊...浴衣...啊~”

 

“如果不是那个老头子我们也不会去上什么大学...”想到这个承太郎就一阵怨念,不过这个现在一点也不重要了,他抽出沾满了液体的手,把已经有些脚软的花京院抱上了床让对方趴伏着,浴衣也不脱,直接拉开至大腿,他满意的欣赏了起来。“我倒觉得浴衣定制得非常值得,下次正式的和服也在这家定好了。”

 

花京院面色通红的瞪了承太郎一眼,虽然在对方眼中和抛媚眼没什么区别。“要做就做!别废话!”

 

“遵命!”承太郎求之不得,他太喜欢花京院这种时而纯情羞涩时而又大胆直接的作风了,不知道花京院喝醉了会怎样?要不下次试试?这个想法只是在承太郎脑中一闪而逝,他抬高花京院的腰往下面塞了个枕头,润滑剂已经在手心捂热了才涂到穴口,耐心的增加手指。

 

承太郎在这时候总是非常温柔,也从来不留指甲,就怕这时候会伤到他。花京院低吟了一声,心里有点感动,但心中总有那么点小小的不驯在骚动,他突然小幅度的向后慢慢挪动,主动纳入对方的手指后还嫌不满足,直到臀肉碰到承太郎灼热硬挺的陰莖才停下来,且轻轻的摇晃臀部开始磨蹭对方。

 

“典明!别乱动!”承太郎声音暗哑的发出警告,掐紧了花京院的臀不让对方再乱动,他本来就难以忍耐了,现在股间更是濒临爆发的状态。

 

花京院依旧不肯罢手,他回头与承太郎对视,声音变得更加性感而绵软的叫着。“承太郎~”

 

这完全就是煽风点火,直接就引爆了承太郎这颗原子弹。承太郎再也坚持不下去了,抽出手指就把陰莖狠狠的捅了进去,半分停顿也无的直接抽动了起来。

 

花京院还来不及体验胜利的感觉就已经被完全的拖入了欲望的浪潮之中,几近没顶。两人交叠在一起,贪婪的索取着对方的温度,亲吻封住了早已说不出话来的唇,双手拥着对方的力道快把两人融为一体了,下半身传来的愉悦刺激已经让人大脑一片空茫,但他们依旧无法停止下来,直到他们双双登顶为止。

 

说起来,庙会究竟算什么玩意儿?谁还记得吗?

 

*

插个小解释:*男性穿着的本来应该叫甚平,但写起来总觉得穿越到海贼了,所以作者放弃了,使用了女性浴衣的称呼...

*

 

“我说,你们不会觉得黏糊得太夸张了吗?”西撒放下手中的茶杯,挑了挑眉看着花京院和承太郎依依不舍的告别。“你们不过是分开去交个作业而已。”

 

花京院笑着坐到一旁点了一杯卡布奇诺,没有正面回答。“西撒和乔瑟夫先生不也一样吗?”

 

“你睁着眼睛说瞎话的功力又见涨了。”西撒双手交叠放到翘起的二郎腿上,对于这两个被迫来的陪读,他可没有半分不好意思,反正这又不是他害的。“所以,你们这次回去看什么夏日祭了?”

 

说到这个,花京院干笑了几声,没有回答。

 

西撒用这三年来学到的心理学分析了一下,大概觉得已经足够了解了。“特意跑回去上床和在这上床差距很大吗?”

 

花京院没有惊讶于西撒的直白,又干笑了两声,觉得这种时候还是反击回去比较好。“你和乔瑟夫先生回意大利去试试不就知道了。”

 

西撒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压根就忽略花京院的回击,他又转回了一开始的话题。“你真的完全不觉得承太郎太过束缚你了?你们结婚之后有超过分开3天以上的情况吗?我可是听说即使是去考察或者出差,他也非要带你去?而且我还听说你的作业即使交上去了,没多久肯定就会被拿回来,完全不留校。”

 

关于这个花京院真的找不出什么像样的推脱借口了,他到现在都还不知道为什么美术系的导师都默认了承太郎的行为,即使他问承太郎,对方也不肯说。他想了想,找了点能回答的部分。“若说是没觉得那就是过度依赖症了吧,但是...我啊似乎已经没救到即使被承太郎这样束缚也觉得很幸福的地步了...”

 

西撒摇了摇头,不敢相信花京院居然就这样轻易的妥协了。

 

“至于分开3天以上...呃...暂时...当然,如果承太郎要去南北极什么的,我肯定不去。”花京院笑了起来。

 

西撒一脸受不了的扶了扶额头,这对的黏糊指数已经突破天际了,完全不能按照正常人的标准来看待。“你们居然一点也不腻...”

 

花京院豁达的笑了笑。“腻了再说。”

 

西撒沉思了一会,他突然神情超认真的看向花京院,语气也变得有些低沉。“那么,你们两个上床谁上谁下?”

 

“啊?”花京院有点拿不准这个话题的发展模式了。“然后?”

 

“你没有想过反攻吗?”西撒已经进入超直球状态了。

 

好吧,已经认定他在下了嘛...花京院又喝了口卡布奇诺来缓解心惊,要不是花京院已经认识西撒多年,了解对方不是那种无缘无故探听别人隐私的人,那他现在说不定已经把手里的咖啡杯砸过去了。

 

花京院看着西撒超认真的眼神,想了一阵才稍微觉得自己把握到了话题的核心。“只要是男人,谁不想抱自己喜欢的人呢?越是喜欢就越想拥抱对方,要说我没想过这个那肯定是不可能的,只是...我并不认为被承太郎拥抱会有失我的尊严。他爱我,我也爱他,我们相爱这件事无关尊严的问题,所以自然也不会有所损害,我很高兴承太郎对我有所欲求...不过...虽然现在还未发生,但也不能排除哪天我突然就这么做了的可能性~”

 

西撒只是静静的听着没有回答,关于这个问题的思考一直持续到他回家,乔瑟夫突然蹿出来黏上他之后才终于暂时停止。

 

“西撒~~一天没见了~有没有想我~”欢脱的乔瑟夫压根不是在询问,几乎一溜的肯定句,就是语气怪了那么点,被西撒无视了也不介意,至少对方没推开他嘛。

 

西撒其实现在很纠结,因为他最近察觉到自己对乔瑟夫的心态好像有点不太妙。

 

要说被乔瑟夫喜欢这一点西撒并不是没有得意过,但他原本一直喜欢女人却被一个大男人缠上了多少有些郁闷,就算这个男人是个大帅哥也不行。一开始他只当乔瑟夫是开玩笑,大家许久未见,生死别离那么多年,相见之后他依旧当乔瑟夫是朋友,而且还是损友的那种,可这损友黏着黏着就过了界。

 

距离乔瑟夫对他的第一次告白已经过了三年零三个月,他们之间的关系也再不能说只是单纯的朋友或是战友那么简单了,但西撒一直也没有认同这段关系的意思,基本上看上去就是乔瑟夫一头热,而西撒属于不拒绝罢了。

 

他们之间的关系在外人看来...不,大概在乔瑟夫本人看来都是乔瑟夫在死撑才维持下来的吧,对此西撒依旧没有说明的意思,因为他其实也还没彻底确认自己是否已经陷落下去。

 

这些年西撒跑去哪乔瑟夫基本就后脚跟上,连上大学也不例外,还因为工作关系怕不能时刻看着西撒干脆就把花京院和承太郎两个拉了过来,说是‘陪’西撒上大学,可真实的目的谁不知道呢?

 

结果因为乔瑟夫闹腾得太过厉害,最后上大学变成了家族事件,连乔纳森他们都很感兴趣,说想要和迪奥一起重温上学的感觉...乔纳森和迪奥都选了人类学,花京院美术学,承太郎海洋学,乔瑟夫经济学,西撒选了心理学,至于为什么这么选,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大学的第二学期,西撒和乔瑟夫就滚上床了,那之后很长一段时间西撒都在后悔自己没有顶住美色的诱惑,说到乔瑟夫为什么会成功,大概一方面是乔瑟夫的确很帅,而且还用尽各种手段试图诱惑、讨好他,另一方面就是西撒不太愿意承认的地方,他不太想伤害乔瑟夫的心。于是两人这么半推半就一路走来,而如今西撒甚至开始考虑关于乔瑟夫的问题了。

 

再过不久就是乔瑟夫的生日,西撒却在这时突然想要送点什么东西给对方,他认真的考虑了很久,直到礼物选择有点变了调他才隐隐觉悟自己大概是真的没救了。

 

被这么一只蠢熊套牢未免也太丢脸!西撒说不出口,告白什么的又不是调情,后者西撒倒是可以张嘴就来。

 

所以要怎么办呢?眼看着乔瑟夫的生日一天天临近,终于在仅剩1天倒计时的时候,西撒下了决心。“明后天的时间空出来。”他对着尚未回过神来的乔瑟夫丢下这句就飞快的转身走了,那速度快得就好像身后有只熊骑着马在追似的。

 

事后他想想,那实在是没有必要,他当时怎么就那么狼狈的走了呢?太丢人了...

 

以上不过是西撒的个人感觉罢了,当事人乔瑟夫在听到西撒的话之后完全的呆愣了五分钟以上才反应过来,身边也早已空无一人了,他差点以为自己走在走着就做了个白日梦,又不敢去向西撒确认,就是又期待又忐忑的跑去设定了6点就会响起来闹钟,一分一秒的数着心跳,整晚都辗转反侧,好不容易熬到天刚蒙蒙亮,把闹钟往被子上一扔就跑到西撒门前擦地板。

 

怎么能叫他不激动呢?西撒居然会在这么特殊的日子叫他空出时间!虽然他本来就打算要在生日的时候黏上西撒的,但是被西撒邀约那感觉是完全完全不同的啊!难道真是要约会的前奏?!如果真的是约会的话,那他是不是可以更加多一些期待了呢?一想到这些乔瑟夫就浑身僵硬起来,即使过了这么多年,他在面对西撒的问题上依旧是和孩子一样,任性乱来的同时又觉得害怕,但就是不想放手。

 

西撒用生命让他牢记了悔恨这个词语,好不容易可以重来一次了,他又怎么能甘心继续像以前那样不上不下的呢?没察觉自己的心意之前还好,一旦察觉到了这份心意他又怎能继续糊涂下去?

 

从他们再见之后开始,乔瑟夫就一直忐忑不安,就算他能在家人面前毫无顾虑的高喊出在乎西撒,可当他真的与西撒面对面站着,他看着那双碧色眼睛里所透出的光芒时,一切勇气都失去了,对比起失去西撒这点来说,他什么都可以忍耐了...

 

但是...如果...只是如果...如果哪怕只有一点点可能性的话...也许西撒可以接受他呢?一开始乔瑟夫只是抱着这样的心态开始尝试试探西撒的态度,可在西撒对他越发宠溺的情况下,他毫无疑问的变得越来越贪婪了...够了!停下吧!在西撒发现之前!

 

可怎么停止呢?真的能停止吗?忍耐吗?还是继续保持缄默吗?乔瑟夫·乔斯达!你能甘心吗?你真的能做到一辈子就保持这样的距离?最爱的人现在就你的在身边,还把你当成最重要的朋友,甚至生死之交啊!

 

是啊...西撒信任乔瑟夫啊...信任这个擅自爱上了生死之交的他啊...想到这些乔瑟夫就恨不得掐紧自己的脖子让它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把自己的四肢捆起来让它们乖乖的待在原地!可那又有什么意义?心脏那玩意儿早在不知何时就弄丢了啊...

 

把他们之间的关系变得混乱不堪的就是乔瑟夫自己,虽然他已经对自己做了一千次要忍耐下去的告诫,却仅仅因为一瓶酒、一个陌生的女人就彻底宣告失败了...

 

对不起啊...西撒...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对不起啊西撒...对不起...

 

‘事到如今,你还想躲下去?呵,没想到原来你是这样的懦夫,看来我以前用错方法了,换个更简单的方式就能把你轻易的弄死了吧。’

 

不得不说迪奥在刺激人上非常的有一套,即使不听他说的话,光看看那高高在上施舍过来的鄙视眼神就够了,够乔瑟夫火冒三丈的冲出门,跑到西撒前面,大吼着告白了...

 

这好不容易冒出来的勇气居然是敌人给予的,即使这个敌人如今成了他曾祖父的爱人那也一样令乔瑟夫郁闷不已。乔瑟夫才不会去感谢那谁谁谁,那谁谁谁把他激走的原因也不过就是他跑去抱着曾祖父哭诉了很久而已嘛,哼!小气!

 

总之,乔瑟夫告白了。那时花京院和承太郎刚结婚半年,乔瑟夫一边很欣慰承太郎能这么幸福,一边也暗叹自己怎么比外孙混得还差呢?而那之后不久,西撒就决定了上大学,美国的大学...嗯?嗯?居然不是回意大利?!难道?!乔瑟夫心底打着小九九,但也多少明白西撒依旧只是把他当成重要的朋友罢了。

 

好吧,至少没有降级。乔瑟夫心满意足的黏了上去,同时,为了避免西撒又被什么莫名其妙的女人勾走,乔瑟夫也毅然的跟着西撒报了同一所学校,也因为这个原因,他把曾祖父夫夫组合和外孙夫夫组合都一起脱下了水,如果不是仗助太小了,他也会这么干的。这一晃就是三年了,大家基本都已经修完了学分,等着提前毕业,或者进一步攻读下去。

 

这几年西撒对乔瑟夫依旧是不近不远,暧昧不明,身体上的关系他们毫不掩饰的持续着,至于感情上嘛就没那么明朗了,情路漫漫啊...至少到昨天西撒叫他为止,乔瑟夫都是这么认为的。

 

想到某种可能性,乔瑟夫觉得自己已经快飞起来了,呀呀呀不行不行!乔瑟夫用力的摇晃着脑袋,希望让自己冷却下来。

 

“...你要在这磨蹭多久?”

 

这里的房子隔音并不是很好,况且西撒今天也起了个大早,他本想出门丢个垃圾,结果还没开门就发现乔瑟夫已经在他门外了。好吧,大不了待会再丢。这么想着,西撒就等着乔瑟夫敲门,然后打算在对方敲门之后再拖延一下,避免让自己看上去太热情了。

 

这一等啊就等了半个小时,乔瑟夫那蠢货居然还毫无动静?!睡着了?!西撒又跑去从鱼眼里看了一眼,Cazzo!那货究竟在干嘛?!门外的花圃都快被乔瑟夫那蠢货给弄秃了!西撒强压下头上的十字,理智的看了看身后的时钟,好吧,才早上7点,可以再等等!

 

西撒走回客厅,突然忍不住就笑了出来,他已经无法忽视从心底冒出来的小提示了,看见乔瑟夫那蠢样,他居然会觉得对方蠢得很可爱,完了...西撒笑着走进厨房开始准备早餐,他倒要看看乔瑟夫能在外面磨蹭多久!

 

保持着这种想法,西撒哼着小调打开冰箱挑选食材,来美国这么久再加上乔瑟夫的关系,西撒现在已经不再习惯早上只喝咖啡加面包的模式,一般都会准备黄油煎荷包蛋、两三片培根肉和意式早餐肠,再加一点蘑菇,淋上带着起司的酱汁,土司和可颂会提前买好,想吃就烤一些,一般来说乔瑟夫早上喜欢喝果汁,西撒则还是选择咖啡。

 

等西撒做好早餐时间又晃过去半个多钟头,门外的人依旧没有敲门的意思,西撒轻轻叹了口气,算了,认了吧,都这样了,明明没有住在一起,但对方只要过来就会赖到很晚,晚上没空来的话,第二天一大早肯定会跑过来吃早餐,这也是西撒不知不觉改变了饮食习惯的原因。

 

明明想住进来,又装模作样的住到斜对面的另一栋公寓,两人的住所就隔了这么一条街道,从窗户里都能看见对方出门进门的样子,有事没事看见他出门就黏上来说是‘巧遇’。乔瑟夫这家伙的撒谎系统是不是该维修了!真是的...西撒有些受不了揉乱了自己的头发,脸上带着的却是一副笑脸。

 

打开门前西撒心里还想着,如果还继续攻读博士的话,干脆住到一起算了,这么折腾下去已经完全没意义了,他笑了一下又故意板起脸看着尚在神游物外的乔瑟夫,打定主意要把这只半强制性走失的蠢熊领回家养起来。“你要把我的花圃都拔光吗?房东质问起来的话,我可是会实话实说的。”

 

乔瑟夫吓了一跳,发现是西撒后尴尬的笑了起来,把手里拽着的叶片赶紧丢掉,又傻乎乎的挠着自己的脑袋,完全不知道说什么才好的样子,手无足措的偷瞄西撒的脸色,连平常直接扑上去装傻的行动都没了。

 

真是...西撒挑了挑眉,转身走了进去。“再不进来我就关门了。”

 

乔瑟夫眼睛一亮,和兔子一样跳了进去,走到客厅才发觉西撒已经做好了早餐,而且连他的那份也准备了,乔瑟夫傻笑了起来。

 

“有想去的地方吗?”西撒并不是毫无准备,但既然是为了乔瑟夫庆生,他自然要询问对方的意愿。

 

“诶?!”乔瑟夫觉得惊喜来得太突然,西撒完全没有否认是在为他庆生这件事,而且自然得就好像两人以前经常约会似的,还认真的询问自己想去哪,乔瑟夫感觉到自己已经开始往上飘了,不过他完全没有矫情一下的意思,认真的想了想才回答。“迪士尼乐园。来洛杉矶这么久了,我还从来没去过。”

 

完全没有超出预期嘛...西撒暗想着,他预定的地点之一就有这个地方。“好,吃完就出发。”

 

乔瑟夫笑得整个人都闪闪发亮,他好想马上扑上去抱住西撒啊~但不行!今天可是他们第一次正式约会,他至少得表现得得体一些!他暗自握了握拳下定决定,一定要完美的达成初次约会!

 

两人吃完了早餐,西撒就领着一脸傻笑的熊出门了,十分有童心的前往迪士尼乐园...两人的童年都太过短暂,少年时期更加可以称为不健全的生活,所以他们几乎是与乐园这种地方绝缘的,更何况他们那个年代根本没有迪士尼乐园这种豪华儿童套餐组合。

 

大学距离迪士尼乐园仅仅大半个钟头的车程,西撒更是早就提前订好了票,只等乔瑟夫选定一个地点,即使是预订之外的地方也没关系,大不了下次再来。迪士尼乐园本来就是一个旅游中心,各项游乐设施完备不说还相当于一个世界名胜的微型展览馆,寓教于乐发挥得相当彻底。两个大孩子玩心很重,一开始还觉得有点拘谨,没多久完全忘了在约会的事实,怎么开心怎么折腾,末了还跑去附近的海滩游泳、驾帆船,晚餐也是在海边的餐厅,吃着美食也不忘来瓶红酒助兴,等一瓶红酒完整的下肚之后,两人都有些微醺了。

 

人一旦吃饱喝足就容易放松下来,这时乔瑟夫早已不记得自己一开始的决定了,坐在车里就整个人向西撒倾斜了过去靠在对方身上,一边撒娇一边问。“西撒酱~如果我回答没想好去哪,你会选择带我去哪里?”

 

乔斯达家已成年的几个男人当中大概也就只有乔瑟夫能够撒娇撒得毫无顾忌了,也不在乎自己的形象,不过西撒现在也只是觉得对方很可爱,丝毫没有了平常挑剔的感觉。“嘛~也许是去来几场桌·球也不一定~高尔夫也不错,说不定能一·杆·进·洞呢~”

 

乔瑟夫听得眼前一亮,虽然高尔夫也很不错,但是桌球听上去更酷啊!他立马决定下次无论如何也要和西撒一起去打一次桌球,西撒拿着球杆击球的样子一定超帅!乔瑟夫脑子里已经勾勒了一幅想象图,比如西撒单手撑着台球桌,双腿笔直的紧贴着,或者单脚抬高放到台球桌边沿上,身体微微前倾弯下腰,结实的胸口可能会碰到桌面也不一定,紧致的臀...咳咳咳...他忽然觉悟过来,这个想象图似乎非常的不妙,满含着某些暗示,他一边和西撒一起挤进门一边试图忘掉脑海中的想象图。

 

如果乔瑟夫此时还完全清醒的话,他应该就能察觉自己为何会突然联想到其它地方去,可惜他现在已经丧失大部分的思考能力,以至于没能发觉西撒满含深意的语言问题。

 

西撒把人往沙发里一按,又去拿了两瓶啤酒,两人双脚放到沙发上互相交叠着,就这么面对面的继续聊天继续喝。乔瑟夫一向比较话多,即使西撒不回答他也能瞎掰乎半天,如果西撒给他找什么难题,他也能东拉西扯一堆,但今天晚上的问题有点例外,西撒只说了一句就把乔瑟夫震住了。

 

“你想上我吗?”西撒边说着边盯牢了乔瑟夫的眼睛,直到把对方看到满脸通红也没能支吾出个什么来。

 

西撒直勾勾的盯着乔瑟夫看了半天尚不满足,又伸出脚去用脚底不轻不重的压在了对方的股间隆起的部位之上,还刻意的摩擦起来。“嘛~我才问了一句,你这里就站起来了嘛,真有活力啊~让人想尝尝看呐~”说着,他还慢慢的舔了舔唇,轻笑了起来,虽然他平常的笑容总被人称为天使一般,但特殊的时候总是会透出一股带着引诱的色气来。

 

“西...西撒...!”乔瑟夫此时已经完全混乱了!啊,也许是混乱加羞耻加激动加不可置信,还有完全的欲望觉醒才对。他都快忍不住想握住西撒的脚亲吻并祈求了,可对方显然还不想这么早放过他,玩弄了一阵就挪开了脚站了起来。

 

“嘛~你可以慢慢想~”西撒就像在做一场脱衣服表演似的解着纽扣,好不容易把衣服脱了下来直接从手里滑落到地面上,他才向已经不自觉猛吞口水的乔瑟夫补充说道。“我要去洗澡了~你不用着急~不过你最好还是快点想~这个可是生日的特殊福利~过时不候哟~”

 

说完西撒还给了差不多快脑溢血的乔瑟夫一个飞吻和诱人的媚眼,才转身进了浴室。对方走得潇洒,留下乔瑟夫独自品味着爆炸性的冲击波。他顾不得西撒是不是在开玩笑了,他已经被对方勾得快高潮了!

 

乔瑟夫飞快的跳了起来一边慌乱的喊着西撒你等等我一边胡乱拽开自己的衣服,等他和西撒抱到一起的时候身上已仅剩下一块根本遮拦不住欲望的小布片了。

 

所以这件事到底怎么发生的呢?

 

而这个问题即使到乔瑟夫把自己硬得发疼的陰莖插进西撒的身体中后也没想出来,他的大脑一片混沌,满眼都是西撒魅惑又性感的表情!光是看着他都快把坚持不住射出去了!

 

西撒完全没有不好意思的样子,觉得舒服就叫,一边夹紧乔瑟夫的腰一边喊着对方的名字要求:“啊~对~就是那里...嗯~用力~快点...恩啊~好舒服...啊~”

 

乔瑟夫连回应的余力都没有,在对方的又媚又浪的声音刺激下陰莖一跳一跳的又涨大了一圈,他都不敢确认自己有没有因为力道过猛而把西撒的臀部掐青了,下半身的撞击完全一片混乱的交给了本能,好像毛头小子一样根本无法控制,直到他们都射出来他才喘息着贴上西撒的唇磨蹭。

 

“很棒~”这种时候西撒并不吝啬夸奖,一旦确认心意,他就没有了过去的刻意冷淡,两人又交换了几次热切的舌吻,情欲环绕着两人迟迟不肯散去,眼看着就要开始下一轮的攻伐,这时西撒的手机闹铃响了起来,乔瑟夫不满又迷惑的瞪过去,西撒啊了一声,好像想起点什么来,随手按掉闹铃,捧着乔瑟夫的脸颊。

 

“Buon compleanno!(生日快乐)乔瑟夫~”

 

乔瑟夫心中一颤,觉得自己又擅自陷入了美好的梦幻之中,紧接着梦幻中心的西撒还给了他一个更加梦幻的温柔亲吻,而那温柔的唇对他说。

 

“Ti amo~”

 

就算是做梦——!不!这不是做梦!乔瑟夫从呆愣中惊醒,嘴唇一颤一颤的,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伸手掐住了自己的脸颊。

 

西撒噗嗤一声笑起来,温柔的为乔瑟夫擦拭掉眼角溢出的泪水。“哭什么呢?”

 

乔瑟夫抽噎着,突然大喊了起来。

 

“西撒!我爱你!Vorrei stare sempre insieme a te!(我想一直和你在一起)Vorrei poterti amare per tutta la vita!(我想一生一世都爱你)Ti amo da morire!(我非常非常爱你)西撒!西撒!”

 

西撒悄然的红了脸颊和乔瑟夫紧紧相拥在一起。

 

“Anche io~(我也是)”

 

*

平常看上去色气满满的人总会有突然变得非常纯情的时刻,这指的大概就是西撒和乔瑟夫这一对。

而平常看上去纯情又保守的在某些不为外人知晓的地方总是会变的性感又放得开,这指的应该是承太郎和花京院这一对。

至于迪奥和乔纳森...呵呵,他们从来不是那么单纯的关系。

*

 

西撒觉得承太郎对花京院的独占欲太强,其实他们两对根本就是彼此彼此,但真正计较起独占欲这个问题的话,绝对是迪奥赢了。

 

老天爷才知道他千辛万苦的只想得要乔纳森的身体到底是为了什么,迪奥本人大概也是知道的,但他肯定不会说。

 

即使是现在,他也每晚都在索取着乔纳森的身体,不过就是稍微换了个方法而已,总体目标并没有多少改变。他想要乔纳森,想要到想吃掉对方的地步,而且是真的吞吃下去,连鲜血也融为一体才好。

 

现在他的犬齿已不再锋利得吓人,但他依旧试图在乔纳森的脖子上留下层层叠叠的咬痕,新旧交替,总也消散不去。

 

乔纳森总是在笑,对所有人都是,温柔的、包容的,但只有此时的表情是迪奥独享的。

 

他不会放弃这项权利的!尝尽了贫穷饥渴的孩子一旦吃到了最美味的食物是永远都不会放手的。

 

他曾背叛阳光,投向黑暗之中,以自己的意志,而今他又被拽了回来,硬塞到刺眼的光明之下,以乔纳森的意志。

 

而自己居然还未想过再次去寻找投身黑暗的方法。为什么呢?当迪奥将精液射进乔纳森体内时脑海中依旧在想这个问题。

 

他趴在乔纳森因喘息而起伏不定的胸口上,心中一片宁静,他却觉得安详。安详?迪奥愣了愣。

 

他继续趴伏着,似乎要睡着了一般。

 

啊,是这样啊...

 

也许是乔纳森身体的温度太高使他冰冷的躯体都能重新体会到温暖的缘故...

 

也许是乔纳森的心跳一直不停的传来使他四周的黑暗寂静完全消散的缘故...

 

也许是...

 

“迪奥...”

 

也许是乔纳森会这么温柔的叫着他的名字并用手指耐心的为他梳理乱发的缘故...

 

“迪奥?睡着了吗?唔...小心着凉啊...”

 

乔纳森的手指再次穿过迪奥的发间,拉过薄被覆盖住他们交叠的身躯,他们依旧相拥着。

 

啊...是啊...他现在能拥着的再也不是一个冰冷空寂的头骨了...

 

“...晚安,迪奥。”

 

这次迪奥真的睡着了。

 

 

*

 

后记:

 

“呐,承太郎,前天西撒突然问了我一个问题,把我吓了一跳呢。”早餐时间,花京院喝下一杯酸奶之后笑眯眯的发言。

 

承太郎好奇的看了过去。

 

花京院爽快的满足了对方的好奇心。“他问我想不想上你。”

 

“啪——”承太郎的手机被手肘撞到了地板上。

 

花京院撑着下巴看着承太郎僵硬的弯下腰捡起手机,突然就转了话题。“啊,对了,承太郎,这次考察只有两天时间,我就不陪你去了,路上小心啊~”

 

承太郎一脸木然,僵硬的接受了花京院的亲吻,僵硬的被对方送出了大门。

 

诶?!他猛地转身死死盯住已经关上的大门,对戛然而止的话题感到非常的不安!以至于他到了考察地点都还在思考,还不小心写下了一串的疑问在本子上代替考察报告。

 

他到底怎么想的?他到底想什么了?他到底想不想啊?!

 

可惜这些问题是没有人能回答他了。

 

*

END

 

Ps:本来没想要让西撒和乔瑟夫互相告白那么夸张的...写到生日快乐就行了...但刚好我在听Ti amo...所以就顺手加上了...

热度 34
时间 2014.12.07
评论(6)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