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过境迁 7

两个小时之后,承太郎已经顺利的到达了目的地,看着一旁的花京院宅,承太郎还在犹豫,又过了一阵,他终于下定决心,转头看向司机。“你有钢笔吗?最好是黑色的。”

 

“?有。”司机递上了笔。

 

没有理会司机好奇的目光,他整理了一下手上的文件,龙飞凤舞的在其中几张上面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又看了一会才满意的叠好收起来,希望看到这个之后花京院不会生气...应该不会吧?承太郎不太确定的想。

 

基本上承太郎已经无视掉了花京院有一定概率会不记得他的可能性,虽然那会对他造成一定影响,但也问题不大,只要对方是花京院典明,那么一切问题都不再是问题了,况且,承太郎直觉就认定了花京院一定还记得,没有任何理由,还只因为对方是花京院典明,如此而已。

 

按了门铃之后承太郎才突然想起一件事,如果花京院不在家怎么办?不过还好他运气不错,没多久花京院就开门了,看到是承太郎的时候似乎并没有多惊讶,然后十分高兴的给了他一个拥抱。“我正想着去找你,没想到你先来了,你怎么总是比我快一步呢。”

 

很好,看来花京院心情非常不错,那么接下来的难度应该会降低不少。承太郎顺势就抱紧了花京院默默的发表了心声。“本来可以更早,如果不是老头他们捣乱的话。”

 

“乔瑟夫先生吗?”丝毫没有察觉他们的姿势有什么不对,闻言花京院只是从承太郎怀里略微抬头看着他惊喜的问。

 

“嗯,还有我的高外祖父他们。”承太郎得寸进尺的低头用脸颊蹭了蹭花京院的发顶,好像有水果的香味,花京院这才终于反应过来他们还在大门口,这么一直抱着似乎不太对?

 

花京院的脸略微红了一下,从承太郎的熊抱之中挣扎出来。“先进屋吧。”

 

“嗯。”承太郎遗憾的松开了手,提醒自己还是循序渐进比较好,他捏着手里的牛皮纸袋,想到接下去要做的事情忽然觉得有些心跳加速,又觉得自己有点准备不足,既没有花束也没有戒指,连颗樱桃都没有!啊,这个季节似乎没有樱桃...

 

“我父母都不在,所以客厅有点凉,到我房间去吧,门开着的那间就是,正好开了暖气。”花京院把人一推,示意承太郎先上去,承太郎从善如流,没多久就站在了花京院的房间里。

 

花京院的房间摆设居然和另一个世界的那个租房的摆设差不多,想想也是,都是花京院选的当然应该一致,只是,承太郎总觉得由于太过整洁的关系,反而显得这个房间十分的缺少人气。

 

说起来承太郎并不是很清楚花京院和家人的关系,但也大约猜到一些,那时去向花京院父母报丧的人就是他,他们还给了他一些花京院遗留的物品,两人虽然悲伤但也并没有特别激烈,相反如果是自己去世,承太郎则完全无法想象自己的母亲会悲伤到什么程度。

 

并不亲密的亲人足以概括花京院一家的关系了吧,之后很多年,长期去扫墓的也只有空条承太郎这个人而已。

 

对于花京院父母的态度,承太郎既有愤怒也有悲哀,可他能做什么呢?他毫无指责他人的资格,甚至可以说他就是害死了他们儿子的源头之一。

 

“承太郎?别一直傻站着。”花京院拍了拍承太郎的背打断了对方的思考,调笑了他一句。“怎么突然变得那么奇怪,肚子太饿所以不高兴了?”

 

回过神来,承太郎摇了摇头,任由花京院把自己推到矮桌前,这时候他才感觉到一旁暖气的温度,熏得人暖烘烘的,他猛地察觉到自己是有点紧张过了头,否则怎么会莫名其妙就让自己的思绪飘得那么远了呢?“没事。”

 

花京院笑了笑没有继续追问,只是站在一旁看了看承太郎。“先把外套脱了吧。”

 

承太郎顺从的脱下外套,花京院很自然的就接了过来,顺便摘了对方的帽子,随手就放到了自己的床上,他的房间可没有衣帽架这种东西。“再去洗一下手,洗漱间在隔壁。”

 

从洗漱间出来承太郎就看见矮桌上多了一个火锅,这时承太郎才意识到花京院原来是去准备了午餐。

 

“过来坐啊。”花京院放下碗筷又拉了发愣的承太郎一把,绿之法皇也端着几盘生食放下。

 

承太郎听着花京院自然而然的语气,心中隐隐一动,他突然有些明白了为什么自己会喜欢上花京院典明这个人。

 

花京院对人一直是彬彬有礼的,虽然不笑的时候神色会莫名的带上一些冷酷的色调,但说话从来没有失礼之处,就算惹怒了他,花京院也不会破口大骂,只会用冰冷的词语严谨的组合起来给予对方回敬,如果对方神经粗一些,说不定都听不明白花京院是在讽刺。

 

相识之初,他们的相处总有几分隔阂,从敌人骤然变成战友总让人有些不太习惯,承太郎无疑是对花京院很感兴趣的,从花京院冷傲的从台阶上走下来给他递上那块手帕之时,他就察觉眼前这个人的独特,对方完全不怕他。

 

花京院典明完全不惧怕空条承太郎所散发的气势,这在与他年纪相近的人当中是完全找不到第二个的。

 

承太郎那时心想‘你明明眼含不屑的盯着我,干嘛还要硬是递上来一块手帕?’虽然没多久承太郎就知道了原因,但这也没有影响到他对花京院的兴趣。

 

一个高傲到下了战书才肯开打的敌人,怎么想也不像是卑鄙的一方。

 

也许这个想法很偏颇,但承太郎就是一头热的认定了这么个事实,所以打完人之后还迫不及待的把人给扛回家去了。

 

事后,在旅途之中,承太郎也试图去回忆当时的心绪发展,但依旧觉得茫然,其实就算是十几年后,承太郎再次想起扛花京院回家的缘由也还是只能干巴巴的归咎于表面的说辞,完全不明白自己扛敌人回家还试图照顾的心旅路程。

 

而现如今,承太郎再看着眼前的人,终于能把路程给理顺了。

 

他喜欢这个人,喜欢待着花京院身边的感觉,喜欢两人毫无尴尬和压力的相处方式。

 

喜欢这个人对他特有的温柔照顾,喜欢这个人能够在自己不说话时也不会觉得压抑和烦闷。

 

喜欢这个人面对他时完全的放松自如,这也让他能够完全的放松下来。

 

喜欢这个人的聪明机警,能够在他需要的时候理解他,读懂他,甚至与他并肩战斗。

 

喜欢这个人的坚强不屈和傲气,喜欢这个人的独特,喜欢这个人的...一切。

 

花京院会不会同意?承太郎不知道,承太郎只知道一件事,那就是花京院典明绝对不讨厌空条承太郎这个人。

 

承太郎给自己鼓了鼓劲,又暗自压下了猛然觉醒的汹涌情思,才没有让自己表现得好像回到了毛头小子一般的冲动年纪,他尽量操持着平稳的语调试图挖掘出一条道路来。“你准备得也够快的。”

 

“刚好有寿喜锅的材料,而且有绿之法皇,你应该还没吃吧?虽然不知道合不合你的胃口,稍微忍耐一下吧。”花京院一边布置火锅一边准备酱料,多多少少有点按照自己口味的意思,印象中承太郎虽然挑剔,但是并不介意尝试新口味,只要不难吃,说不定最后都会变成喜欢,也有隔了几天之后突然说想吃前几天那种被他一口咬定很难吃的食物。

 

承太郎看着对方忙得不亦乐乎的样子,有些心虚的嘴硬。“我才没有那么挑剔。”

 

花京院倒是没硬去戳穿对方,他相信承太郎会给他这点面子的。“从你家到这可不近,怎么来的?”

 

“开车。”承太郎悄悄拿起一个不知道装了什么酱料的瓶子就想往下倒,他既讨厌难吃的东西又总喜欢乱折腾食物。

 

“承太郎别动那个!”花京院毫不客气的制止了对方。“你还‘未成年’吧!”

 

承太郎撇了撇嘴,遗憾的停下了小动作。“有司机。”

 

“不会外面吧?”虽然这样问,但花京院连抬头看一眼窗外的意思都欠奉。

 

承太郎当然没做这种傻事,他知道花京院不过是随意问问罢了。“没,我让他去吃饭了,下午再来接我们。”

 

“哦,嗯?我们?”花京院正好敲开一个生鸡蛋,好笑的看着承太郎此时略显笨拙的动作,一时掌握不好力道,蛋壳碎了不少,他递给承太郎纸巾,才去帮承太郎挑出碗里的鸡蛋壳。

 

“这个待会再说。”承太郎擦了擦手,没说自己是因为常年在酒店用餐,已经很久没有亲自动手准备过食物了,笨拙的一面被花京院看到他也没有什么不高兴的意思,相反他现在很高兴,因为花京院对他所表现的细心温柔。

 

“对了,你刚才说乔纳森先生也在对吧?”看在对方熊乎乎的份上,花京院没有纠缠这个明显有点蹊跷的问题,转而聊起了别的。

 

“嗯,他们现在正在我家。”承太郎犹豫了一下没有说明那三个老头子突然变成他‘哥哥’的事情。

 

“真是太好了,那西撒他们也一定来了。”花京院开怀的笑了起来,尤其是说到西撒这个人的时候,眼睛似乎都亮了一下。

 

承太郎当然明白花京院在高兴什么,知道朋友都在自然是很让人高兴的,但联系到之前关于西撒和花京院的‘流言’,这又不得不让承太郎提起了一丝危机感,老头子,你可一定要搞定那个西撒啊!“对了,老头子他们已经擅自帮你办好了转校手续,还说希望你别生气。”

 

花京院稍稍惊讶了一下,又想了想觉得这似乎很像某人任性妄为的风格。“是DIO干的吧。既然乔纳森先生他们都同意了,我当然不会生气了,好了,快吃吧。”

 

“你似乎对DIO很熟悉了?”承太郎夹了一片牛肉,尝了一口似乎觉得很满意,开始专攻肉类。

 

“还...好吧。”花京院更喜欢豆腐和菇类,当然对肉类也不会放过就是了。“毕竟大家相处那么多年,又有乔纳森先生在,总算是平平稳稳吧,时间一长多多少少也算是有了解了。”

 

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做多余的纠缠,承太郎话锋一转就往另一个目标击去。“你刚刚提到的西撒是?”

 

说到西撒,花京院果然又笑了起来。“西撒可是我非常重要的人哦。”闻言,承太郎手一顿,有点僵硬,好在花京院没注意。“就像我的兄长一样,怎么突然想问?”

 

承太郎暗自松了口气,心跳回复正常速率,毫不迟疑的就出卖了乔瑟夫。“啊,因为老头子喜欢他。”

 

“...........啊?”花京院愣了,他停下了动作看向承太郎。

 

“我来之前还听到老头子说要去找西撒,他大喊着‘西撒是我的’什么的就跑了。”承太郎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我妈妈和高外祖父也在场。”

 

“啊....”花京院迟疑的应了一声,脑中已经自动绘制起当时空条家的情景了。“....那乔瑟夫先生可要辛苦了。”

 

“怎么?”承太郎可不希望出现什么意外。

 

“西撒他啊...是一个非常非常帅气又有点自恋的花花公子,爱好据说是向落单的年轻女性搭讪,最高成就是两分钟内就让女孩子同意了与他约会。”想到这些,花京院就忍不住同情乔瑟夫的未来,他已经可以预料到某些场景了。

 

“老头子会搞定的。”承太郎斩钉截铁,他对那个死老头的追人手段还挺信任的,JOJO家的男人似乎就没有追求不到的人,退一万步来说,就算老头子一时间搞不定,也肯定会继续死缠烂打兼耍流氓的。

 

“真有自信啊。”花京院感慨了一下JOJO家的遗传基因,觉得有点羡慕。“长得帅可真好啊。”

 

承太郎看了一眼花京院,装作不经意的继续提问。“你不介意?”

 

“介意什么?”花京院想了想反应过来。“有什么可介意的,会喜欢上谁这种事情完全是不由自主的,相比之下,像我这种没人喜欢的才更令人伤心呢。”

 

“我喜欢你。”

 

“对吧?所以说..........啊?啊?!”

 

不知道何时,承太郎已经放下了碗筷,,正襟危坐,神情严肃的看向花京院。

 

*

 

“我喜欢你,花京院典明。”

 

对面的男人这样说着,花京院忽然有点头晕目眩,还有点燥热,糟糕,此时此刻,自己的脸究竟红到了什么地步呢?

 

这算什么呢?饭桌上的告白?承太郎这算是被他的一顿饭就收买了吗?

 

花京院脑子一片沸腾,收紧了放在腿上的手,他现在完全不敢看对方的脸,毫无准备的收到这种直球,他没有立刻打个洞把自己埋起来就已经很了不起了。

 

“我不知道你会不会生气,但是今天来之前我就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即使被你拒绝,我也想要告诉你,如果这让你感到讨厌的话...抱歉。”

 

这种事情说抱歉做什么?太狡猾了!明明知道自己不会讨厌他还这么说,这个男人真的是...太狡猾了!花京院暗自腹诽着,但完全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回应才好,只能继续将视线集中在对方起伏不定的胸口上徘徊。

 

“如果你不讨厌,可否给我一个机会?”

 

承太郎的语气太过温柔,让花京院已经完全想不起来对方平常的说话语调了。

 

不知道承太郎现在正用什么样的表情看着他呢?如果不看一眼,大概这辈子都会后悔吧?花京院想看,然而自身强烈的羞涩感让他就是不敢痛快的抬起头来。这算怎么回事呢?引以为傲的勇气统统都不见了啊。

 

对方当然不会让花京院就这么一直沉默下去,等了一会就忍耐不住了。

 

承太郎绕过矮桌,直接拉过花京院的手把对方抱进怀里,另一只手顺着花京院的发丝滑到脖颈,扣住下巴强迫花京院抬起头看向他。“回答我,花京院,给我答案。”

 

花京院紧张的动了一下喉结,都到这个地步了,还躲什么呢?问为什么喜欢?为什么是他?别开玩笑了!这种无聊的问题他们之间真的需要吗?

 

花京院的心脏剧烈的跳动着,他看到自己的影子倒影在对方的眼眸里。

 

承太郎的眼眸就好像碧色的海,那里透出的情绪几乎要将花京院没顶;承太郎身体的炽热温度正慢慢的渗透到他身体里,让花京院的体温也节节攀升;承太郎的表情温柔到不可思议的程度,就连他想象出来的画作也不及其万分之一。

 

承太郎的手心略有些薄茧,但并不粗糙,一只手经由花京院的腰线上移,拂过他的肩胛骨,游弋着他的脖颈,另一只手穿过他卷曲的刘海,贴着的耳垂、软骨,连同整个耳朵一起夹在指缝之间,拇指恰好落在花京院的唇上,一点一点的施以力道...花京院发誓自己全身能用于感触的神经末梢都集中到空条承太郎的身上了!

 

对方尚嫌不足,又略微低头向花京院更加靠近了些,唇几乎要贴上花京院的耳朵了才停下,温热的鼻息洒在花京院敏感的后颈上,激得他浑身一颤。承太郎低低的叹息了一声,暗哑的叫了一句。“典明...”

 

“......真是够了!”花京院羞怒的使用了一句承太郎的口头禅,用力将自己燥热的脸颊砸到对方的胸前,这多少有点泄愤的嫌疑,他深呼吸了几次,终于放弃了似的伸手环住承太郎的腰。“这已经是引诱了好不好!犯规!”

 

“有用就好。”承太郎得意的嘀咕了一句,并没有掩饰自己的无赖行径。

 

“不要得意洋洋!”花京院终于缓过劲来,瞪着承太郎。“这么多年你就练会这个了?”

 

承太郎抬了抬眉。“这是吃醋的意思?”

 

花京院冷笑了一下。“你今天还是有预谋的了?”

 

“一开始没有,我打算慢慢来的,他们塞给的我一些东西让我改变了计划。”承太郎轻咳了一声,赶紧环住花京院的腰讨好,并光荣的走上了一条专业卖队友的大道。

 

“什么东西?”花京院有点好奇。

 

承太郎不想放开花京院,直接叫出了白金之星去拿,花京院有点不好意思的用手肘顶了下承太郎,他的脸皮还厚到能在白金之星的注视下继续待在承太郎怀里,承太郎则完全不理会花京院的挣扎,就是不打算松手。

 

挣扎无果,花京院无奈的伸手接过白金之星递过来的牛皮纸袋。“这是什么啊?”不看还好,一看花京院就开始后悔自己多余的好奇心,他一开始就不应该问才对!

 

承太郎把下巴搁到花京院肩上,蹭了蹭他的脸颊,然后一字一顿的补充。“呐,典明,成年后我们就结婚吧。”

 

花京院用文件拍了拍额头,无力的说道。“这就是你所说的慢慢来吗?”

 

“所以说计划改变了嘛。”承太郎完全是一副理所当然的语气。“等我们成年樱桃的季节也快到了,你想在樱桃园里结婚都没问题。”

 

“不是这个问题...”花京院再次无力。“日本根本没有这条法律吧,而且,你考虑过徐伦了吗?”

 

承太郎知道花京院是一个很顾及他人感受的人,也正因为如此,花京院的顾虑总是比较多。他侧着头在花京院脸颊上落下一个吻。“放心吧,她会理解的。我和她的母亲...并不是一般正常夫妻的关系,结婚是因为我觉得时间差不多了,母亲也希望我安定下来所以...没多久我们就离婚了。徐伦和我并不亲近,我总是在她需要父亲的时候不在她的身边...”

 

花京院抚摸着承太郎的脸颊,大概猜到了这两父女的相处模式是怎样的,按照承太郎平常那闷声不语的样子,孩子能理解他那才奇怪。

 

“在这里...徐伦不会再是我的女儿了。也许这对她而言更好,童年会幸福很多吧。”承太郎心中只有一些遗憾,但即使徐伦还是他的女儿,他也不知道该如何与之相处,他能做的以前就做过了。

 

“承太郎,不要小看你的女儿,即使是女孩子,她也是JOJO家的孩子,以后好好的和她相处就行了。”花京院敲了一下承太郎的头,不满对方的消沉,那也让他有点心疼。“只要拿出你刚才那高深的手段,什么拿不下来。”

 

承太郎沉默了一阵,严肃道。“这个我只在你这能用得出来。”

 

闻言,花京院羞恼的将文件拍在了对方脑门上。“老流氓!”

 

“那是老头子。”承太郎嘀咕着了一句,抓住对方的手,顺势就吻上了花京院的唇。

 

这次花京院没有拒绝,转而主动的环上承太郎的脖子,温暖的指尖插进承太郎柔软的黑发之中。

 

他们等待这个吻已经太久。


*

PS:似完未完的加个TBC好了...

如有错字请务必告知,全文我都没怎么检查的说...

热度 23
时间 2014.12.01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