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过境迁 番外2

莫名其妙又长得过分的番外2

本次是仗露前提下看到的其他人,外加一些零碎的小片段,如有错字请告知。

 

*

 

“露伴~呐~露伴~去嘛~和我去好不好?同意嘛~”东方仗助今天也依旧很不要脸!

 

呸呸呸!说什么呢?!和恋人撒娇才不是不要脸!

 

“烦死了!所以呢?Party?你们家开的我干嘛要去?”岸边露伴毫不买账,继续翻着手里的书,虽然他完全没在看。对于岸边露伴而言,突然发现自己增加了十几年的记忆一点也不有趣!曾经画过的漫画再也不想重新画一遍,看过的书也不想再看一遍,已经走过的人生也完全不想再重复走一次!

 

却偏偏还是被东方仗助这死小鬼粘上了!

 

东方仗助年幼时期就觉醒了‘前世’的记忆,那种感觉就像是提前预知了彩票号码,但偏偏找不到买彩票的地!

 

自己的好友们无一例外的全部缩回了小屁孩!幼稚得让人不能直视!虽然东方仗助不嫌弃,但要自己真心和几个小屁孩玩,还要装作玩得很起劲那实在是...

 

经过上一世自己那个便宜父亲的解释之后,东方仗助也只好接受了现实,默默地等待自己的好友们觉醒过来,但天知道那需要多久啊!没上学之前他还可以经常去美国啊英国啊意大利啊罗马啊空条家啊转几圈,上学之后简直就掉进了地狱里一样!

 

他好想休假!好想去玩啊!!!!哪怕是再被某些人嫌弃他是电灯泡也无所谓啊!!!!说到这里不得不提一下,东方仗助这些年深深的觉得自己纯纯的心灵受到了来自外星人的攻击!

 

前世的亲属都莫名其妙的转变了性向不说,而且一对对的相处方式简直可以闪瞎人眼!比康一和由花子的相处方式更让仗助心惊胆颤!其缘由嘛...

 

虽然乔纳森曾祖父温柔得好像圣父一样!而且又博学又强大可靠!虽然西撒先生闪亮得和天使一样!而且帅得快飞起了!虽然典明先生打游戏的技术像神一样!而且又温和亲切又聪明!但是!他们的爱人!个个都超可怕的啊!!!!占有欲强得已经突破天际了!

 

只要仗助稍微黏一下其中一位,那收获的肯定是一盆一盆酸得要死要活的眼神和无声的恐吓!而且其中一个还是从他前世的那个父亲那发射出来的!!!

 

搞什么啊!!!至于吗?!!!和孩子吃醋是有多幼稚啊!!!那么多年了!你们恩爱得也太露骨了吧!

 

不论如何,结果就是东方仗助在经历了多次诡异的视觉轰炸之后,身心疲惫,主动放弃了跑出去玩的机会,无奈的继续窝在杜王町里数手指头玩。就在他一边等待着小伙伴们归来,一边无聊到发霉的时候,岸边露伴很偶然的出现了!

 

东方仗助被这个巧遇刺激得跳了起来,然而对方只是以惯用的神情鄙视的看了他一眼。

 

那绝对不是看一个小孩子的表情!

 

没理由第一次见面就这么讨厌他的!

 

岸边露伴记得他!!!!

 

东方仗助说不清这是啥感觉,盼了这么久第一个想起来他来的人居然是最讨厌的那个!

 

东方仗助再次感觉到了来自外星人的恶意!

 

想想也对,岸边露伴本来就比他大几岁,所以已经觉醒了替身一点也不奇怪。眼见着对方就要走人,东方仗助终于忍不住扑了过去整个人挂在了岸边露伴的身上!

 

这时他才发觉自己比岸边露伴矮那么几公分,虽然不多,但对方显然也察觉到了,居然没有第一时间把他甩下去,而且高傲的伸出手按了按东方仗助的脑袋,成功的又让他低了好几个层级,末了还愉悦的哼了一声。

 

要不要这么幼稚啊!

 

东方仗助当然知道岸边露伴有多高傲,这事要是放以前他一定马上反击回去,但是现在嘛...

 

东方仗助能屈能伸!他就保持着这个姿势,冲着对方露出了一个蠢得要死的傻笑。

 

当然这个评价来自于岸边露伴。

 

就这样,东方仗助再一次入侵了岸边露伴的生活,直到之后挚友们回来了,东方仗助也没舍得撒手,并且成功升级到了自己从未想过的关系之上。

 

都是老头子他们的错!都是外星人的错!所以他东方仗助也被洗脑啦!

 

以上,就是东方仗助的自我感觉。

 

以下来自岸边露伴的鄙视。

 

岸边露伴十分讨厌无趣的生活,本来他的生活之中只有漫画最重要,但突如其来的变化让人措手不及,重新回到年少时期这种事情是岸边露伴完全不想的,就算他是有能力重新再规划一遍未来的生活了,但还是觉得这一切真是该死的无趣!

 

重新崭露头角未免太过简单,简单到岸边露伴连搬家的事情都不想做了,反正几年后自己还要搬回来,那有什么必要再多此一举?

 

他只需要在几年后把早就推出过的作品再画一遍,得奖成名那是已经命中注定的,可这些统统都无聊透顶!

 

画一些新漫画?可是他毫无灵感!这简直糟透了!而他甚至还不能出国!因为该死的未成年!

 

不过岸边露伴没有烦恼多久,因为某个蠢货蹦跶蹦跶的就擅自扑过来了!

 

因为无聊,岸边露伴没有第一时间拒绝这个蠢货的靠近,也因为无聊,让这个蠢货成功的一近再近,等他注意到时,已经太晚了。

 

少年红着脸大声告白的样子也挺有趣,说不定可以成为素材?第一次收到对方告白的时候岸边露伴就是这么想的,他才不会轻信任何人,何况东方仗助前科累累。

 

岸边露伴的确不轻易相信人,但他相信自己替身,他神色复杂的看着被放倒的东方仗助,觉得有些茫然。所以,这到底算是什么样的发展?没理由重活一次就得变一个性别喜欢吧?明明以前相看两相厌的。

 

岸边露伴整理不出任何头绪,对方又实在是黏得死紧,脸皮超厚、死缠烂打的同时还兼具纯情得要命的个性,情绪变化多端,表情丰富得好像舞台剧演员,让他这个漫画家都叹为观止,以至于到现在还无法挣扎出去。

 

而今天,东方仗助突然兴致勃勃的冲来对他说。“我们家要办Party~全家人一起哦~露伴也来吧!”这就是为什么他又被对方黏上了的理由。

 

说实在的,露伴最近的确无事可做,漫画也画完了,连结尾都已经准备好了,只等每个月统一寄出去。手里的书都是很多年前就看过的,根本没有参考价值,他最近也找不到灵感,甚至懒散得完全不想考虑工作的事情。他感到十分无聊,而且不知道做什么才好,所以才会在这等着东方仗助自动上门给他解闷。

 

但以上种种他统统没有告诉东方仗助就是了。

 

“有很多有趣的人哦!露伴你可以取材嘛,他们都超帅的,又都很厉害!”东方仗助就差抱着对方的腿磨蹭了。

 

岸边露伴终于抬头施舍了他个正眼。“就是你说的那什么自带圣光的圣父?天使一般的花花公子?又亲切又冷酷的游戏之神?”

 

东方仗助狂点头,虽然这不是他原本的话,但也差不多啦。

 

“开什么玩笑?东方仗助你在做梦吗?”岸边露伴不屑的看了他一眼。

 

“真的啦!”东方仗助很委屈。“他们真的是那样没错啊。”

 

“圣父?世界上居然还有这种好人?算了,这个是你曾祖父。”岸边露伴难得的收敛了一些。“但是另外两个,那是什么形容词啊?天使?那东西不应该在教堂吗?象征圣洁吧?怎么想也和花花公子联系不上啊!还有那个游戏之神,什么叫又亲切又冷酷啊?完全矛盾的形容词,你表现出来给我看看?”

 

“可是...西撒先生真的和天使一样可爱啊,笑起来就更像了,但是说起话来又直白又露骨,作风超大胆的,我还被直接问过做...”东方仗助猛地脸红了一下。“咳...典明先生也真的是那样啦,平常很亲切的,对所有人都很好,说话又有礼貌...”

 

“等等,你说一个人长得很像天使那样但其实是花花公子的个性我能理解了,另外那个亲切到这种份上的人突然变得冷酷那不是说明对方本性就应该是冷酷的,亲切只是伪装吗?”岸边露伴果断的直言。

 

“诶?不是...就是...”东方仗助十分烦恼的想了想要怎么解释。“典明先生是真的本性就很亲切,但也很冷酷,对待自己人很亲切,对待敌人才...好像也不太对,对着敌人典明先生的确是挺冷酷的,但似乎平常就...”东方仗助大概自己都快晕了。

 

“你先整理好你的大脑再说话行吗?”岸边露伴的眼神从不屑上升到鄙视了。

 

东方仗助已经习惯被露伴骂了,多说一句又不会少块肉。“嗯...就是哦,典明先生和承太郎先生他们曾经经历过很多战斗,我之前很想知道到底是怎样的情形,所以询问了波鲁那雷夫先生,他对典明先生的评价就是超冷酷什么的,即使对手是个小婴儿也可以毫无顾忌的下手。”

 

“对待敌人心软不就是对自己残忍吗?这么做本来就很正常吧,有什么可奇怪的。”岸边露伴不为所动。

 

“诶,婴儿诶!只会爬来爬去、软趴趴的这种!如果是露伴,遇到的敌人是孩子的话,也能毫无顾虑的出手吗?”东方仗助追问。

 

岸边露伴张了张嘴,又有点卡壳的停了下来,过了一会他才嘀咕。“.......我的天堂之门又不是攻击型的替身。”

 

东方仗助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典明先生也说他的替身是辅助型的呢,可是,即使是身为同伴的波鲁那雷夫先生,也说完全不想惹怒典明先生,怕对方又给他一记狠狠的面部肘击,打得他满脸鲜血,还说那叫友情...”

 

岸边露伴惊诧,说好的亲切属性呢?怎么突然就把同伴打得惨不忍睹了?“...不会只是单方面的说辞吧?”

 

“没有哦,我还偷偷问过老头子和承太郎先生,他们也说确有此事呢,而且波鲁那雷夫先生现在提到这件事还脸色发青,一脸害怕的样子。”东方仗助一脸的不解。

 

“...大概是大家对友情的表达方式不太一样吧...”岸边露伴也觉得哪里不太对劲了,某人亲切的设定完全不见踪影了啊。

 

“所以,露伴~你就陪我一起去嘛~”东方仗助依旧不死心,软磨硬泡也要达成目的。“露伴你亲自去看一眼肯定就能明白的啦,还有哦!没准能看见承太郎先生开朗的笑容哦,那个空条承太郎哦!徐伦第一次看到的时候都吓傻了呢!”说到这里,东方仗助还故意加重了语气。

 

谁要看空条承太郎的笑啊!说不定还没看到就被对方的气势掀飞了!

 

岸边露伴依旧不太想去,但谁叫他的确无聊呢,即使他不去,东方仗助肯定是要去的,那到时候岂不是就剩他一个人继续发霉?算了,既然东方仗助这么死命的往他脚底下塞梯子,那他就顺道走下去看看好了。

 

如此想着,岸边露伴点头答应了出席这个号称家庭Party的聚会。

 

这家庭也大过头了吧。

 

岸边露伴在现场至少发现了上百人,而且每个人之间的关系都堪称复杂,不过他今天不是来了解每个人之间的关系的,所以只打算安静的在一旁围观。

 

东方仗助深知岸边露伴讨厌交际的个性,在把他介绍给几位辈分奇高的长辈之后就拉着他缩到角落去了。“这个地方刚刚好哦,我早就试过了,只有这个角落可以观察到大厅里所有的地方。”

 

岸边露伴没有反对,这个决定正和他意。“刚才那位...你的曾祖父,的确笑得像圣父一样,好像自带圣光背景一样。”

 

“哈哈哈哈!”东方仗助笑起来,能够得到岸边露伴的认同,不管是什么都让他觉得高兴。“那西撒先生呢?”

 

“不论是气质还是长相的确是个活生生的天使,笑起来就更加像了。”岸边露伴难得没有故意和仗助唱反调。“我已经开始期待他花花公子的一面了。”

 

“哈哈哈哈,我跟你说哦露伴,老头子他可爱吃醋了,西撒先生真的超会搭讪的,几分钟就可以勾搭上一个不认识女孩子!虽然我也就看过一次,听说的倒是非常多,在老头子把人追到手之前,西撒先生完全就是个女性杀手!”仗助乐得不得了,他很乐意看到乔瑟夫吃瘪的样子。“可惜我们现在大概只能看看他和老头子调情的样子了,比如在饭桌上互相帮对方擦一下嘴啊,或者突然就亲一下啊,啧啧啧,我一想起来就...坐在他们身边简直让人吃不下饭!”

 

岸边露伴虽然也听说过这种级别的恩爱场面,但那多数都是漫画里面才有的,而且多半是有艺术夸张的表现,这冷不丁的现实中出现了一对随时随地调情秀恩爱的那可真是有点槽。

 

“露伴,你快看!”仗助突然拉了他一下,指了指不远处正靠着石柱聊天的两人,那正是露伴和仗助他们正在八卦的对象。

 

黑发的一方单手撑着石柱,站姿又随意又潇洒,另一只手直接缠上了金发男人的腰,而且十分不老实的用手指勾来勾去,两人之间的距离肯定不超过十公分。乍一看金发男人好像是处于被调戏的那一方,可仅仅几句话的功夫,形势就完全颠倒了。

 

金发男人首先极为缓慢而情色的舔过自己唇,接着脚步往前一迈再轻轻一抬,直接就嵌进了黑发男子的腿间,不快不慢又相当磨人的蹭了起来,黑发男子显然有点招架不住想往后躲躲,但金发男人随之而上,伸手勾住了对方的下巴,给了对方一个火辣的舌吻,都不知道两人到底吻了多久,好不容易才分开了一丝几近于无的距离,接着金发男人不知道又说了几句什么,总之,黑发男子就这么一路败退,被推到了暗沉的帷幕之下。

 

之后,金发男人很顺手的就把帷幕的绳结一拉,让帷幕缓缓的滑了下来,在帷幕彻底挡住两人之前,岸边露伴清楚的看见金发男人回头冲着他和仗助露出了一个天使般的笑容...

 

干!!!!

 

岸边露伴摸了摸自己的头带,不敢相信自己就这么轻易的目睹了一场火辣至极的调情,而且还是在光天化日之下!他扭头看了看东方仗助,对方显然已经负荷过重,脸红得就快要炸了。

 

“我信了,他既是天使也是花花公子。”岸边露伴开始救场,另外最重要的一点是,对方明知道他们在看,居然还敢这么露骨,完全是视他人如无物了!外表像天使内心像恶魔这种形容词岸边露伴有生以来第一次觉得并没有夸张,他摇了摇头,试图把刚才看到的画面甩出脑袋,打死也不能再去联想那两人在帷幕后面的情形了。

 

东方仗助还没缓过神来,这种开放的调情实在是太过刺激,让他这种内心向往纯爱的小青年完全吃不消。“...他们...他们平常没那么夸张...”

 

“.......”岸边露伴终于理解了东方仗助再喜欢也不敢经常到这里来的理由。

 

两人安静的坐了一会,东方仗助又发现了新目标。“啊,快看,是承太郎先生和典明先生,看来他们又因为工作的关系耽误了行程。”

 

岸边露伴抬眼望去,被东方仗助称为游戏之神的男子今天终于露出了真面目,茜色的头发,清秀的面容,笑起来十分温和,举止有礼,行止有度,完全是一副教养良好的翩翩佳公子形象,露伴一边观察一边用手指敲了敲桌面。“没看出冷酷。”

 

“要不我们去打声招呼?”东方仗助提议。

 

岸边露伴多少还保有一些好奇心,虽然刚才被刺激了一下,但眼前这位怎么看都相当安全的样子。“好吧。”

 

“典明先生!”东方仗助拉着岸边露伴愉快的走了过去挥了挥手。

 

花京院回过头来,依旧噙着温和的笑容。“仗助好久不见,这位是?”

 

“岸边露伴,是我的...”东方仗助还没说完就被露伴打断了,他可还没打算公布那些有的没有的。

 

“你好,我是岸边露伴,漫画家,今天是陪仗助过来的。”岸边露伴伸出手和花京院握了一下才想起日本又不流行这种礼节,但是他先伸出手的,所以对方毫不迟疑的就回应了,而且举止十分自然,丝毫没有让人产生尴尬的感觉。而且靠近一看,花京院的五官忽然从清秀上升了几个级别,似乎是越看越耐看的类型,岸边露伴下意识的动了动手指,他有点想画下来。

 

“你好,我是花京院典明,虽然是初次见面,但并不是第一次听到岸边露伴这个名字,哦,抱歉,我是不是可以直接称呼你为露伴先生呢?”花京院温和的询问。

 

岸边露伴隐晦的瞪了一旁傻乐的东方仗助一眼,他肯定不止一次向众人提起过自己。“当然可以,我也常听到仗助提起你,不止一次的向我夸赞典明先生就是游戏之神。”

 

花京院略显羞涩的抿了抿唇,被夸奖这个让他觉得很不好意思似的。“仗助太夸张了,我只是一个普通的游戏迷而已。”他略微一顿。“我平常也看一些漫画,露伴先生的名字如雷贯耳,当时听仗助提起认识露伴先生的时候我还有几分不敢相信,没想到两位如此熟识。”

 

东方仗助乖乖的站在一旁点头,也不敢贸然插入两人之间的对话,万一他没把握对分寸,事后露伴一定会给他好看。

 

岸边露伴为自己的职业自傲,他也有这个资本,但他并不喜欢炫耀,所以才远离了那些狂热fans的关注,躲回故乡安静的创作。眼前的人似乎也很喜欢他的作品,还能准确的从漫画中找到一些隐晦的伏笔来,这让露伴提起了与花京院交谈的兴致,又聊了几句他才知道原来花京院也喜欢画画,并且曾就读美院。

 

哦,东方仗助可从没有告诉过他这个,岸边露伴有些惊喜,没想到花京院基本就算他的半个同好,于是两人就开始聊绘画,聊得岸边露伴差点忘记了旁边还有个东方仗助存在,倒是花京院一直都不忘把东方仗助拉入话题,即使是对方并不了解的领域,花京院也能简单的解释出易理解的条目,这让岸边露伴觉得花京院很适合做一个老师或者心理学家。总之,三人聊得十分的投机,直到空条承太郎闷声不响的走过来为止。

 

倒不是说空条承太郎会失礼的打断他们的对话之类的,对方只不过是走过来之后自然的环住了花京院的腰,亲昵的落下一吻罢了,之后并没再打扰三人聊天的意思,安静的坐在一旁,但岸边露伴就是突然觉得现场开始变得有那么点不太对味,为什么呢?

 

对面的两人也真没做什么出格的动作,只不过是偶尔对视一笑,或者顺手为对方递上一杯茶之类的,但莫名的就让人产生了一种这两人之间的氛围外人完全插不进去的感觉,在场其他人的存在都好像是打扰到这对夫夫的相处了似的,让人心生不安。

 

结果没过多久,岸边露伴和东方仗助携手默然的退场了,他们又缩回角落里相顾无言了一阵,想不明白为什么就是多了个人而已变化怎会如此之大。

 

“咳...露伴,你发觉了没有?和典明先生聊天很愉快吧?我告诉你哦,几乎每个人都这么觉得。”东方仗助一脸崇拜的模样。“就是说哦,典明先生可以轻易的和每一个人聊起来哦,而且就算是人很多,都不会让任何一个人觉得自己被冷落了。”

 

岸边露伴迟疑的想了想,他并不觉得花京院有假装与别人愉快聊天的嫌疑,对方很善于倾听也很善于总结,并不是自己在夸夸其谈,而是能准确找出大家都关注的部分来,自然的引起大家的谈性和共鸣。“这大概就是他的魅力所在吧,难怪会吸引到那个空条承太郎。”

 

“是哦。”东方仗助眨了眨眼,看着华丽的吊灯突然想起了点什么。“诶,一开始我们不是去看典明先生的冷酷之处的吗?”

 

“我想我已经看到了。”岸边露伴的语气变得有些干巴巴的。

 

“哈?什么时候?”东方仗助不解。

 

岸边露伴手指一指,只见不远处的花京院随手赏了前来偷袭的银发友人一记沉重的肘击,将之打翻在地,对方这么做完之后,还一本正经的拍了拍身上并不存在的脏污,继续翻看自己手中的书籍,好像刚刚完全没有做什么行凶之事一般,态度自然到令人发指。

 

面对波鲁那雷夫的哭嚎,花京院只是一脸冷冽,完全不为所动,也没有丝毫安慰的意思。一旁的承太郎也只是压了压自己的帽檐,好像没觉得爱人的行为有什么不对劲,完全不打算干涉。

 

“.........”东方仗助冷汗了一下。“那个...那个是错误示范吧...波鲁那雷夫先生...怎么一边说怕还一边撞上去呢...”

 

岸边露伴摇了摇头。“我敢肯定,不论是谁突然去攻击花京院典明,只要来得及,他一定会毫不留情的反击,即使是面对那个空条承太郎也一样...”岸边露伴又指了指花京院附近的地面,绿宝石一般的丝网时隐时现。“况且,他应该早就知道是自己的朋友来了,还能面不改色的肘击过去,这么一看的确显得有些冷酷。”

 

“据说...”东方仗助好像想起了什么。“据说好像是因为替身的能力太多样,伪装的能力也很多,为了避免吃亏,所以一旦觉得异样,就先将对方打倒再说。”

 

岸边露伴又陷入了思考,他不是没有接触过表现出复杂矛盾性格的人,却总觉得花京院有些不同,他都有点想用天堂之门了...可惜,直觉告诉岸边露伴,他没有办法成功能偷袭对方,花京院展现出来的警觉性实在是可怕,即使在家里也叫替身布下警戒线的行为充分说明了问题。要不让东方仗助再去旁击一下?他想了想最终还是放弃了。

 

“仗助,你会觉得害怕花京院典明吗?”

 

“啊?”东方仗助惊讶的看着岸边露伴,没想到对方会问这个问题,但他马上肯定的回答。“当然不会!”

 

岸边露伴释然的笑了起来。“是啊...所以,对方又怎么会是冷酷的人呢。”如果对方真的冷酷无情,那个波鲁那雷夫又怎会总是学不乖呢。

 

东方仗助单纯的个性并不太能理解这些复杂的事情,他看了看岸边露伴又看了看不远处依旧摆着冷脸不理银发友人的花京院,轻轻的眨了眨眼。

 

很久之后,东方仗助趁着酒意,询问了空条承太郎这个问题,对方压了压帽檐,说了一句令他更不懂的回答。

 

“那就是...花京院的温柔。”

 

*

 

“你有没有发觉今天有人在偷看我们调情。”

 

“啊?有吗?”

 

“都快被全程参观了你还不知道。”

 

“诶?!什么时候?谁?”

 

“你儿子和他的男人。”

 

“仗助和他的男人?!........都是因为你要在那种地方做!”

 

“所以你比平常还兴奋。”

 

“才没有!”

 

“不承认的话明天我们去做个实验。”

 

“............就是没有...”

 

“呵,明天我们去公园。”

 

“........临时改口能不能来得及?”

 

“租一条小船吧,在湖上做一定很不错。”

 

“觉得你是天使的人肯定都是瞎子!”

 

“别,我可舍不得你的眼睛。”

 

“自恋狂!”

 

“那你还不是喜欢我。”

 

“我喜欢死你啦!”

 

“在船上记得也这么叫。”

 

“.......混蛋!”

 

“呵呵呵呵呵...”

 

END

 

以下是作者上传的附件,由于系统问题,只能部分显示,文件名:老千父子的初级恋爱教学。

 

“那个...那个哦...”东方仗助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脸颊。“你是怎么敢去追西撒先生的呢?”

 

“啊?这还需要什么胆量吗?”乔瑟夫不明白。“喝点酒?”

 

“不是...就是...怎么敢确认自己没做错呢?”东方仗助小同学今天依旧也不太会说话。

 

“........啊!”乔瑟夫努力的想了想,总算是和自己儿子的脑电波搭上了线。“呐,仗助,我从来不认为自己喜欢西撒是错的。我是男人,没有错,他是男人,也没有错,我喜欢他,没有错,我喜欢他就想追求他,也没有错,我想要和他在一起更加没有任何错,所以,这件事情从头到尾都没有错,那我为何不敢呢?”

 

东方仗助被乔瑟夫一连串的没有错砸得晕乎乎的,仔细一想好像也是那么回事,代入到自己身上也完全没有任何问题。

 

“嘿嘿,你是有喜欢的人了吧?什么时候带来给我们看看啊?”乔瑟夫勾着仗助的脖子一阵鼓吹。“有了喜欢的人就要告诉家人才对嘛,早点让大家熟悉起来不是更好吗?”

 

东方仗助面红耳赤。“我都...都还没...”

 

“加油!我们在背后支持你!”乔瑟夫大笑着拍了拍仗助的肩。

热度 20
时间 2014.12.01
评论(1)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