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过境迁 4

HI~这里是作者~

爱好兴趣是写上一堆没用的设定~

技能是把设定当成正文写~

本次,有两条小设定作者觉得有必要写在前面,当然其实依旧是没用的...

  1. 空条承太郎设定为属鸡的宝瓶座;

  2. 花京院典明设定为属猪的狮子座。

 

*

 

时移世易,物是人非,这个词组大概不太适用于这个世界的人身上。

 

从漫长的回忆里抽回散漫的思绪,花京院再次看了看镜子里二十年如一日丝毫没有任何变化的容貌觉得有点腻味,当然这是典型的不知好歹。刚洗完澡,身上还带着水珠,花京院抛却了往日的矜持,不知羞耻的单手掐着自己腰,摆出绝对不会在人前做出的健美姿势,他其实不太满意自己的身材,尤其是在身边有那么多拥有完美身材的人的衬托下。

 

当然单以日本男性的标准来看,花京院的身材其实非常好,可惜花京院身边几乎一溜的外国人。虽然这种比较很没意义,可是他今天就是突然觉得很不好,都是昨晚的梦给闹的。

 

要不干脆去找点新的游戏盘吧,现在的游戏虽然画面好了很多,但似乎没有过去的吸引力了,是他老了吗?或者还是去承太郎家转转?还可以顺便去音像店逛一圈喝杯咖啡。反正花京院今天就是不太想呆在房子里。他一边在心里计划,一边心不在焉的找浴巾,翻了一阵之后才反应过来,他压根什么都没拿进来,早上起床就直接进浴室了,筐子里只有他换下的睡衣而已。

 

算了,反正也没人,出去再擦就行。

 

花京院依旧心不在焉,随手拉开了浴室的门,结果,只听‘啪’的一声,一只手掌横空出世,直接拍在了花京院光裸的胸口上。

 

...................这是.......什么情况?!

 

*

 

在走进房子之前,空条承太郎想过很多,包括自己空欢喜一场之类,但他绝对没有预料过这样的情况!

 

他只是因为发现了房子里有人居住的痕迹而太过高兴而已,只不过是没有经主人同意就直接开门走了进来而已,也只不过是发现浴室似乎有人所以忍不住想去敲一下询问而已...

 

总之,综合上述,现在他的手刚好就放在了花京院的胸口上而已,呀嘞呀嘞打贼...皮肤还真好。

 

“啪!啪!”

 

石化了快一分钟之后,花京院似乎终于回过神来,顶着黑里透红的脸蛋用力拍开了胸前的手掌,然后迅速的把浴室门拉上了。承太郎暗自啧了一声,压了压帽檐,没有说话。

 

情形有点微妙,该怎么开口呢?

 

“...........承太郎?”好半天,花京院温和的声音才从门的另一边传来,这让承太郎大大的松了口气,看起来没生气。

 

“嗯,是我。”承太郎应了一声,又觉得不够继续补了一句。“...需要帮忙吗?”刚说完他就开始嫌弃自己干嘛这么多嘴!平常也没那么多话啊!

 

又是一阵诡异的沉默,也不知道是谁先忍不住发出了一阵短促的笑声,结果两人就同时大笑了起来,一发不可收拾。

 

等两人终于笑够了,花京院才拉开一些浴室的门,让绿之法皇去拿衣服,承太郎已经自觉的回到客厅,开始观察四周的环境。

 

没有活生生的植物。

 

满满的书架、一些更新换代的游戏机。

 

狭窄的厨房、过于干净整洁的桌面。

 

承太郎皱了皱眉,他觉得这里的气氛更像是一个暂居处,而不像一个家,但是很明显,花京院在这里应该居住很长时间了,为什么不回家?承太郎心底滑过几个猜想但不敢确定是哪一个,他又环顾了一下,突然在书架背后的墙面发现了一幅.........疑似他的肖像画。

 

除开那幅画上的人笑得过于温柔之外,似乎那真的是他?

 

承太郎盯着那幅可疑的肖像画看了半分钟,差点想叫白金之星帮忙鉴定一下了,然而此时花京院已经换了一身贴身的黑色休闲装走了出来,脸上还带着一些不太好意思的红晕颜色。

 

“抱歉,我没想到...”

 

“没什么,我才是不对的那方。”承太郎打断了对方的话,对于花京院擅自揽责任的举动并不赞同。

 

花京院笑了起来,表情变得更加柔和,他开始上上下下的打量承太郎,其实,对面的承太郎也正在做着同样的事情。“啊,你要喝点什么吗?”

 

“不用了,我更想知道这里的事情,为什么这里似乎很奇特?”两人坐下,承太郎并没有绕弯子直接就开始提问,这么多年他多少有些改变,为了避免其他人无法领会他的意思,承太郎总会在提问时比较具体。

 

不过这似乎没有必要,即使多年不见,花京院对他的解读能力依旧未减,他刚提了个开头,花京院就已经明白了他想知道什么。

 

“不止是我们,还有阿布德尔、DIO...”解释这个世界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花京院已经尽量简明扼要了。“如果还有什么不了解的,不妨直接去见见其他人?”

 

听完,承太郎并没有什么特殊的表示,哪怕听到自己的高外祖父复活了也只是皱了皱眉,他沉吟了许久才开口。“我遇到的敌人当中有一个人一直企图去往‘新世界’,我还以为这里就是,他的能力相当麻烦...”

 

“承太郎。”花京院忽然打断了承太郎忧心忡忡的思维,并拍了拍他的肩。

 

承太郎疑惑的看着花京院,并没有被打断的不悦,只是单纯的不解其意。

 

“这些年在这里我听说了很多关于你的事情,你的战斗,你的敌人,你的工作...所以我一直都想着,等我们再见的时候,一定要告诉你一句话,现在终于有机会了,虽然比我预期的时间早太多了,但是...”花京院顿了顿,复而又勾起一个温和的笑容,认真的看着承太郎。“一直以来都辛苦你了,承太郎。”

 

承太郎难得的愣怔了,虽然这句话并不难听到,但花京院所要表达的含义明显与别人所说的不一样,他感到自己的眼睛有些酸涩,不太自然的划了下帽檐往下压了压。“...真难搞。”

 

花京院收起笑容,摆出冷冷的表情,故作生气的用力拍打了几下承太郎的肩膀,言辞尖刻的列举了几件以前的糗事挤兑他,顺便还加一句:承太郎以前那么可爱现在你老了我可还很年轻什么之类的。

 

听罢,承太郎表示不能忍的扑了上去,揉乱了花京院的宝贝头发,花京院也不甘示弱,手一挥就把承太郎的帽子抢走了,两人闹着闹着就变成了互相攻击身体弱点的幼稚游戏,最终由于体格关系,花京院成了弱势的那方,被承太郎压着一通乱搔,笑得快岔了气,不得不求饶。

 

承太郎得寸进尺,又逼着花京院求饶了好几次才满意的停了下来,弄得花京院即使过了几分钟脸颊上还潮红一片,气息不稳的样子,可他还不忘咕哝一句,“真是的白洗澡了。”他们这一闹直接从沙发滚到了地板上,虽说也不脏,但身上也布了一层薄汗。

 

闻言,承太郎又是一阵轻笑,被花京院不满的瞪了一眼。“还笑!”

 

“你先闹的。”

 

“你是多小气啊,这么在意自己老了吗。”

 

“我们就差几个月。”

 

“承太郎,成熟的男人要有风度。”

 

“这么说你压根不在这范畴了?”

 

“当然,我又不是樱桃!不用成熟!”

 

“噗——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两人一边打嘴架,一边就这么躺在地板上互相望着对方呆了一阵。花京院伸手扒拉了一下,把承太郎的帽子又按回了他脑袋上,隔着帽子还轻轻拍了拍对方的头。

 

“活人的事情,死人是干涉不了的,承太郎。”

 

承太郎撇了撇嘴,嘀咕了一句你把我当成宠物呢?说着也没有反抗,转而又笑了起来。

 

大概也是从一刻开始,那些成年累月压在空条承太郎肩上的重担终于被人强行卸了下去,敢于这么做而且能成功做到的勇士,除了花京院之外再也不会有其他人了吧。

 

两人又聊了一会,花京院总算想起来要打电话通知一下其他人,他刚拿起电话,窗外突然传来一声惊雷,天空开始乌云密布,短短的几秒,整个天空就变黑了,简直就好像是谁按下了什么了不得的按键,几个呼吸之内世界都开始剧变了。

 

这由不得花京院不吃惊,毕竟这个世界的天气一直都非常平和,简单的说就是完全没有变过天,哪怕是下雨都是有太阳的那种。这冷不丁的一变天,这个世界的所有人自然都察觉到了不对劲,除了新来乍到的承太郎尚有几分不明之外。

 

其他人都在别的国家,想赶去汇合似乎已经太迟,花京院拨了好几个电话,结果都是不通。

 

“怎么了?”承太郎虽然不明白花京院的凝重,但也隐隐感觉到几分外界传来的压抑气息。

 

花京院刚想回答,就被一阵接连不断的爆炸声阻拦。承太郎想也不想的叫出了白金之星,并想跑过去拉住花京院,可是来不及了,两人之间的空间好像出现了极大的扭曲屏障,绿之法皇和白金之星都被撞得退后了几步,完全无法穿越过去,更别说人了,又是一阵更剧烈的爆炸声,花京院不得不捂住双耳以保护鼓膜,他忍着强烈的头痛看向承太郎,发现对方的情况也和他一样糟,而且对方还不死心的想继续靠近花京院,花京院惊怒的大吼起来,也不管对方能不能听见。“承太郎!让白金之星停止!保护好自己!”

 

十几秒后,整个世界好像要颠倒一般,剧烈的摇晃了起来,接着,有什么东西破碎掉了。



TBC

热度 18
时间 2014.11.27
评论(6)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