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过境迁

第一次写关于JOJO的小短片,希望没有太过狗血吧。

 

1、关于ooc实在是抱歉;

 

2、没有什么深层次的东西,捏造有,应该算是混部,主承花;

 

3、本人喜好甜食。

 

 

 

清醒过来的时候空条承太郎觉得自己尚在梦中,否则自己怎么会突然由死复生,身体完好无损?海水的味道仅仅停留在记忆力,徐伦和她的同伴连同普奇都消失得无影无踪,难道这里是普奇所说的‘新世界’?

 

周围安静得到可疑的地步,但这无疑是承太郎最熟悉的地点之一。

 

白金之星在他清醒后的第一时间就被放了出来,映入眼帘的是他生活了几十年的地方,日本空条宅。

 

承太郎站了起来环顾四周,不论是以他还是以白金之星的视角,这个地方还真是毫无破绽,除了毫无人气这一点之外。

 

如果这里真是普奇所说的‘新世界’,难道目前尚未完善?又或者,这里是死亡之后的世界?想到这点,承太郎正打算进‘家门’看看的动作停了下来,他转过头望向另一个街区,那边有很多廉价出租房屋,其中一间正是花京院典明转学之后暂住的地方。

 

说不上是为什么,承太郎直接选择了相信这里是死后的世界,死亡的阴霾和遗憾还遗留在他的脑海里,对徐伦的担忧也是,但现在又被来自更加深远时间的东西取代了。

 

心脏跳动得越发剧烈,明明这是证明尚未死亡的证据却被他完全忽视了,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性——

 

承太郎没有再迟疑,转身向那条街区走去。

 

*

 

说实话,花京院已经很久没有想起年轻时期的事情了,但今天似乎有些不同,以至于他从床上爬起来后还是有点恍惚。

 

是不是因为太无聊了?要不怎么会整晚都在梦中回忆过去呢?说起来记忆中的承太郎还真是越看越可爱,年轻的时候不觉得,只觉得这个男人可真够厉害的,好像什么也难不住他似的,可靠又让人信服,明明同年却和自己完全不同,总之就是一个活生生的英雄,而且这个英雄还冒着生命危险救了他。如果那时有人问起花京院最敬佩的人是谁的话,他大概会毫不迟疑的回答‘空条承太郎’,但花京院现在已经算是年过中旬,转身一看年轻时期的挚友就变了个调子,并不是说他不再敬佩对方的品格了,而是觉得能从对方身上看到更多年轻冲动又固执到可爱的地方。

 

想到有趣的地方,花京院忍不住对着洗漱间的镜子傻笑起来,虽然相较于更漫长的人生而言和承太郎相识的时间极为短暂,但这并不妨碍他们彼此之间的情谊,而且大概还是因为同龄的关系,他和承太郎的默契一直十分的了不得,这点还被波鲁那雷夫强烈的抱怨过。

 

“怎么可能?!你们绝对是作弊了吧?!是不是用替身作弊的!你们在一组本身就是作弊了啊!”只要是打赌输掉,波鲁那雷夫绝对是呼天抢地的折腾,他和承太郎则是心照不宣的分享战利品。

 

从那之后也过了二十多年了啊...花京院感慨了一下,但说实在的这很没必要,毕竟他也死了二十多年了。

 

正常人的死亡肯定不是这样的,证据就是这个世界压根不存在普通人的死后的‘灵魂’。从埃及一下子跳回日本这种事情真的让人惊讶,如果不是战斗的记忆太过深刻,他大概都以为自己做了一场梦。

 

这个‘死后的世界’也十分奇怪,简直就是带有歧视性质的牢笼,会出现在这里的人都是生前拥有替身或者特殊能力的人,所以这个世界的人影少得可怜,安静到死寂。

 

虽然没有人,工厂依旧在运转,电力也一直正常,甚至连录影带、书籍、游戏卡带都随着时间的流逝而自行产生变化更替。飞机、汽车无人驾驶也有航线安排,只要上了交通工具就会到达想去的地方,交通十分便利,完全没有交通堵塞的危机。

 

想想这也是必然的,毕竟这个世界上的人和动物加起来也才二十几个,想堵塞那可需要十分高超的技术。

 

这个世界和花京院原本存活的世界区别不大,这当然是对花京院而言,因为人多人少他完全不在意,反正一样要吃饭睡觉呼吸,唯一可惜的是这个世界没有活着的普通动物,只有超市餐厅里的肉块。

 

刚到这里的时候花京院当然是十分谨慎小心的,他把日本熟悉的地方都转了一遍才不甘愿的确认的确是没人,当然他并不死心,搭上飞机就跑埃及去了,理所当然的他遇见了在战场徘徊的阿布德尔和伊奇。

 

他没有立刻相信对方的身份,毕竟替身的能力太过多样,他不敢掉以轻心。不过两人一犬并没有打起来,而是相互确认了对方的记忆,还有曾经约定的暗号,最重要的是替身之间彼此相识。死亡之后还要玩斗智斗勇实在有点累,折腾了一番之后,花京院也意识到自己确实有些过分谨慎了。

 

终于互相确认身份之后,两人一犬也拿不定主意,到底是继续在埃及这么守着看看情况呢?还是各自回家去?最终两人决定花京院独自回日本等待,阿布德尔和伊奇继续守在埃及,等了一个星期,相伴旅行的另外三位同伴并没有出现在这个诡异的空间,这当然让花京院他们都松了口气,起码这代表同伴还平安无事,而且说不定已经打倒DIO了?

 

虽然敌人很强大,花京院却对承太郎他们充满信心,而且这份信心在花京院无意中再次遇到DIO之后就更加膨胀了。

 

初见时花京院并没有及时反应过来,毕竟到这个世界已经差不多一年了,除了还在埃及的阿布德尔之外他没见到过任何人,况且现在还是大白天,天上太阳高悬,然而此时不远处却出现了DIO?

 

对方似乎也看见了他,露出一个让人浑身发寒的笑容向花京院这边缓步走来。

 

真是悠闲啊这身打扮!简直就好像是刚喝完下午茶出门散步一样!花京院心里突兀的冒出这个想法,出奇的,他并没有觉得害怕,也没有以前遇到DIO时的恶心感,对面的吸血鬼似乎突然从恶鬼降级成了恶人了一样,反正他不怕恶人。虽说如此,花京院还是谨慎的叫出了绿之法皇。

 

“这不是花京院嘛。”DIO在离花京院一米处站定,完全无视绿之法皇的威胁,随意的与花京院攀谈起来。“来英国散步吗?”

 

要是知道你在我绝对不来!花京院在心底回答,但开口却是另一种答案。“想去哪是我的权利。”

 

“说的也是。”DIO丝毫不在意花京院冰冷的语气,反而觉得很有趣似的开口邀约。“那到我家去走走怎样?”

 

花京院评估了一下这句话的威胁度,打算回绝,但对面的男人却不给他这个机会。

 

“我家还有一个人,也许你会感兴趣。”DIO随意的摆了摆手,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他叫JOJO。”

 

......花京院的呼吸停滞了一秒,又沉重的吐了出去,他同意了DIO的提议。


TBC

PS:这只是个开头,名字是随便取的,文笔渣,BUG多,但请大家尽可能忽略,如果实在太大请告诉作者,谢谢。

热度 21
时间 2014.11.25
评论(5)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