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节的小小赠与

“谁在那?”库洛洛声音低沉的穿透黑暗。

 

侠客被吓了一跳,今天是鬼节,深幽的房间里冷不丁传来这种声音显得有些恐怖。“团长?”

 

库洛洛没有回答,好像在发呆。侠客也没在意,库洛洛一直都这种习惯,大家都习惯了。他摸索着墙面找电灯开关的位置,不知道为什么今晚似乎特别黑,几乎看不见任何东西。“奇怪了?开关在哪?团长?”

 

库洛洛不知道在做什么,沉默了很久也没回答,侠客差点就要放弃想要退出去了。

 

“在我这边。”

 

默默的在心底叹息了一声,侠客无奈的磨蹭着脚步往库洛洛身边移动,看样子团长是不会动弹了,刚好他手边准备了一些资料,需要让库洛洛看看。“团长?你出个声吧,我怕撞到你,你脚边没有书吧?我好像完全看不见东西,这房间也太黑了。”

 

库洛洛又没回答,侠客脑门有点抽搐了,辛苦的挪了十几秒之后,他现在连站在房子的哪个位置都不清楚了,今天他才知道原来这个抢来的临时住房原来是这么宽广的建筑。略微停了下,他只好抬起手四处摸索,脚下也尽量小心平直的推出去,也许应该用‘圆’?侠客刚这么一想,就突然有人抓住了他的手。

 

侠客一惊反射性的反手一击,却被钳住双手拉进一个人怀里,侠客略微挣扎一下就冷静下来,他有点太过紧张了,这房里除了他和库洛洛还能有谁呢,恩——鬼魂不算。

 

“团长?”

 

库洛洛低头在侠客的发顶、脸颊轻嗅,侠客忍住尴尬没有闪躲,确认这个人的确是库洛洛就行了。“团长你喝酒了?怎么味道有点不对?”侠客不适的扭了扭被钳制的双手,不太能理解库洛洛现在的状况,这好像是他第一次对库洛洛动手,虽然以失败告终。

 

“喝了点罪欲。”

 

库洛洛总算是肯回答了,侠客谢天谢地的笑起来。“团长,先放开我行不?”侠客摆出可怜兮兮的表情,虽然他现在看不清团长,但团长不一定看不见他。

 

库洛洛依旧没有回答,反而抽出一只手摸了摸侠客的脸颊,又轻轻的捏一下再戳一下的玩了起来。

 

对此,侠客只能选择默默的承受,谁叫他打不过团长呢,弱者是没人权的。不如等团长自己停下,也不知道团长这是突然怎么了,不会是喝醉了吧?虽然的确有闻到酒味,但以库洛洛那逆天的自制力,侠客不太相信对方居然会放纵到喝醉的地步。对了,罪欲是什么?

 

“罪欲是冥界之门前生长的一种酒果树,效力很强。”库洛洛的唇贴近侠客的耳根,慢条斯理的解释,侠客被对方嘴里呼出的热气激得浑身一哆嗦,话说团长果然看得见他的表情啊!居然还真的解释了。

 

“我刚喝完了一整瓶,似乎有点醉了,所以撑起了结界,现在你倒是走进来了。”

 

团长这是什么意思?回过神,侠客有些面红耳赤,他现在满脑子只剩下想离开的念头,因为刚才库洛洛甚至伸出舌头舔了一下他的耳郭,看上去还想用牙咬似的。

 

“团。。。团长?!”

 

库洛洛又没回答,还顺手把侠客的小脑袋压了回来,咬住他的耳垂吸吮了一口。侠客倒抽一口冷气,下意识的就想跳起来逃跑,可是目前他整个人都被迫趴在库洛洛的怀里,越动身体接触面更多,侠客强自冷静下来不再乱扭,试图和一个喝醉的人讲理。

 

“团长!我相信你醉了!那我先出去好不好?不打扰你休息了!”

 

库洛洛仅仅发出轻轻的笑声作为回应,指尖摩挲了一下侠客裸露的脖颈,一秒不到就巧妙的解开了他衣服的扣子,侠客已经紧张得全身都绷直了,虽然这种事情在流星街不是没遇到过,随便换个其他任何人侠客都能毫无顾虑的反抗到底,还是生死无论的那种,可现在抓住他的人是库洛洛。。。

 

“团长!你冷静一下!我。。。”这次侠客没能说完,库洛洛直接把人的话全堵回喉咙里了。

 

天!这什么味道!好甜!不会是酒的味道吧!这酒居然是甜到让人发腻的?努力的忽略掉库洛洛舌头的触感之后,侠客的思绪就莫名其妙的七弯八拐开去了,等再次回过神来,库洛洛已经把他的衣裤全都扒开了。

 

团长!!!!!侠客实在忍不住在心底咆哮起来,这种事情不能乱来的啊!救命啊啊啊啊!

 

就在侠客要开始全力挣扎的时候,库洛洛才终于放过了侠客的嘴巴,转而用力的咬了一口侠客的肩膀。侠客平复了一下呼吸,双手猛的发力一挣,震开了库洛洛的钳制,从对方怀里跳起来转身就跑,也不管周围是不是漆黑一片了,总之往后跑就对了。

 

“站住。”

 

库洛洛声音不大,还带着点暗哑,却让侠客好像是被绳子拴住了一样猛地停下了,他现在快泪流满面了,对方这种命令式的语气,他完全不敢反抗啊。

 

虽然侠客是停下了来,但也就是僵持在原地而已,而且还是全身几近赤裸的样子,不论事实怎样,他只管盲目祈祷库洛洛也看不见周围的景象!就算看见了明天也请失忆吧!

 

库洛洛可没心理会侠客满脑子乱七八糟的尴尬想法,这位boss大人目前大概还在回味侠客身体尝起来的味道,于是他又丢下两个字。

 

“过来。”

 

侠客理所当然的犹疑了,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他也终于分辨出黑暗中库洛洛的声线与平常的差距了,但那又如何呢?对现状毫无帮助!

 

对方只是喝醉了而已,不吵也不闹,也不张扬的就在这房间里坐着,还特意设下了结界来防备,要怪也只能怪他自己没选对时间闯了进来,一头扎进这深坑里面!虽说如果不是蜘蛛,说不定进来没多久就是死尸一具了,但侠客依旧对眼下的情形毫无感激之处。

 

哦!难怪这破地方连一丝光线都没!侠客犹自胡思乱想着,试图垂死挣扎一番,另一边的库洛洛显然已经不耐烦了。

 

“侠客,过来。”

 

T.T。。。侠客现在就希望库洛洛从来不认识他,起码不会这么尴尬!而且说不定明天会更尴尬!他龟毛的来回磨蹭着地板,一点一点的后退又一点点的挪动回去。

 

“侠客。”库洛洛声音又低沉了几分,这回连后面的话都省了,侠客悲怆的低下头,心不甘情不愿的往回挪动,凭感觉猜想刚才库洛洛的位置。

 

“团长你。。。呃!”侠客扭捏的挪了一阵就被不知名的东西绊倒了。

 

库洛洛顺势把人一搂就往地板上躺,接着就是一阵短暂的静止。侠客感叹了一下地板的冰凉,希望这种凉度能够冷静团长的大脑。

 

不过,这显然是妄想。

 

侠客沉默的迎接库洛洛雨点似的亲吻,对方的手还托着他的臀,好像实验手感一样摸了个遍。虽然看不见,侠客还是闭上了眼,倒不是什么害怕之类的,只是。。。他抿了抿唇,长长的呼出一口气来。

 

团长是真的醉了吧。

 

他又叹了口气,抬起手臂环住库洛洛的脖子主动靠了上去。

 

团长啊,鬼节弄这种惊喜是会吓死人的,下次。。。大概也没下次了吧。。。

 

接近天亮,结界也开了,侠客整夜撑着,瞪大眼睛总算盼到了这一刻,他慢慢从已经熟睡的库洛洛怀里爬出来,收拾起地上自己的衣服,走出门去,还好这里没有第三个智能生命体,不然丢死个人了。

 

侠客洗了澡,收拾好了自己,离开了这所房子,往早点摊走去。

 

吃了早餐又耗了一段时间侠客才往回走,加速了念力的运转,想来身上的痕迹应该都没了,又不是伤口。他拎了一些吃的盘算着下一步,不知道库洛洛有没有醒过来,如果没醒那他就再出门去转一圈,虽然不知道对方还会不会记得,但心存侥幸总是难免的。

 

不论是哪种情形,唯一不可取的就是逃走,假设对方还记得,那他逃了反而更糟。

 

侠客小心的打开了门望了一眼,很好,人已经不见了,他把吃的放到桌子上,等库洛洛自己冒出来。

 

过了一阵,库洛洛擦着头发裹着浴袍从楼上下来走向侠客,眼睛随意的在侠客身上扫了几眼。侠客紧绷的神经又放下去一些,大概是不记得了吧,他拿起牛奶抿了一口转了转眼珠,最终还是沉不住气打算先开口。“团长,吃早饭吗?”

 

库洛洛坐到侠客对面拿起一个饼子咬了一口,另一只手不经意的滑过侠客捏着杯子的手,没有停留。“昨晚还好吗?”

 

咳!侠客把差点把牛奶喷出去,虽然没有,但事实情况也没比喷出去好多少,他呛着了,液体堵在鼻子里,很难受。他赶紧拿了点纸巾掩住口鼻,把酸水压回去,努力自持住语气。“昨晚?”

 

库洛洛‘好心的’拿了一张纸巾轻轻的擦干侠客手背残留的液体才不紧不慢的回答。“房里有你留下的资料。”

 

侠客抿了抿唇,他的确忘了这件事。“哦。”他冷静的思考了一秒,库洛洛这是在炸他。“大概是太黑了,我看不见就弄丢了吧。”

 

“是么。”库洛洛不置可否的放下纸巾,从侠客手里拿过牛奶杯喝了一口。“太淡了。”

 

侠客还遮着的脸不着痕迹的红了一下,含糊的说了一句。“团长喝自己的啦。”

 

库洛洛歪歪头把脸凑到侠客面前,盯着他的双眼。“昨晚咬的太用力了,痕迹还在呢。”

 

侠客猛的低头想看自己的肩膀,愣住,然后就懊恼的单手顶住额头。

 

不出所料,接着库洛洛便慢悠悠的冒出一句。“我是说我身上,还没用念力修复的。”

 

。。。侠客默默地放下手,冲着对方尴尬的笑笑。“哈哈。。。团长你。。。还记得啊?”

 

“记不清,酒的效力太强了。”库洛洛露出纯良的笑容,冲侠客无辜的眨了眨眼。

 

侠客在心底默默地挠墙,深吸一口气。“团长你要怎样?”

 

库洛洛没说话,伸手轻轻摸了摸侠客的头发,侠客想躲结果还是忍住了。“团长没事的话,就忘了吧,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事,喝醉了这种事情也不是故意的,不过团长不能小气哦,我想要几件。。。”侠客快速的说出一堆话想要堵住库洛洛的嘴,反正他是做不到用自己的嘴巴去堵啦。

 

库洛洛捏着侠客的脸颊用力一拉,制止了侠客滔滔不绝的发言。

 

“不想笑就不要勉强。”

 

侠客僵了一下。

 

“我不想看见你这种勉强的样子。”

 

有些话在侠客的嗓子眼里酝酿了一下,又被打了回去,比刚才更难受了这感觉。

 

库洛洛捧着侠客的脸颊仔细的盯着看,然后低头亲了一下。

 

“团长!”侠客猛的眨眨眼,这种光天化日之下的刺激比昨晚还要夸张!

 

“我不知道,也不清楚,所以,为了搞清楚,我们不如再来一次吧。”库洛洛收起笑容,一本正经的提议。

 

侠客傻眼了,呆愣愣的回望库洛洛的眼眸。“。。。啊。。。诶?!再?!现在?。。。一?”

 

“好主意,既然你也同意,那就现在吧。”库洛洛童鞋勾起一个略带引诱以为的笑容,把侠客纳入怀中。

 

“不不不!不是啊团长!我们聊一下那些资料吧!我我。。。唔。。。”用嘴巴堵人的方式果然比较快么?侠客无奈的半推拒着,团长不要拿他做实验啊。。。

 

不过很快侠客就没有余力思考这些有的没有的了,库洛洛舔了舔唇,把脚软的侠客抱上楼,这次还是去床上好了。

===========

*视角转换*

 

库洛洛的酒量很好,念能力者酒量普遍都不错,很快就能分解掉,但这次他喝醉了,一种特殊的只在鬼节能摘到的酒。就算喝醉了,库洛洛依旧很冷静,甚至可以说冷静过了头,他回到临时住所布下一个念力结界,安静的在里面呆着,用沉默的表象来包裹底层涌动的东西。

这个临时住所蜘蛛们都知道,但他不确定昨晚到来的人到底是谁,只是在一堆杂乱的衣服下面发现了几页破碎的沾满暧昧液体的纸片。

 

是侠客?如果是的话,恐怕跑了吧。库洛洛顺了顺头发,慢慢的往浴室走去。

 

如果是侠客,好吧,基本肯定是侠客。在旅团中,只有他的确没有反抗自己命令的余地和心态,对于自己无礼的命令,侠客也从不能彻底抗拒。他一面思考着一面走出去,楼下,侠客已经在那里坐着,好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吃着东西。库洛洛眼中闪过一丝波动,上上下下仔细的扫描侠客的身体,最终遗憾的想起来念能力是多么好用的东西。

 

腾然,他脑子里猛的滑过自己咬了谁肩膀一口的画面,身下的人细碎诱人的呻吟让他很心动,只是回忆一下就让他有了反应,还好浴袍很宽松。库洛洛歪歪头,看了一眼侠客沾着牛奶渍的唇,炸了侠客一堆话,不出所料,侠客果然就像是受惊的小动物一般竖起了尾巴上的毛。紧接着,一串噼里啪啦的一阵止不住的话语从他嘴里冒出,一听就知道是预先备好的台词,想要撇清自己和这件事情的关联。库洛洛愉悦的勾起唇角,一把将小动物拉过来放腿上揉捏,侠客大概不知道他一紧张就喜欢说一堆话来遮掩心事的小习惯。

 

随着他的举动,结果是侠客越说越激动,难道在侠客眼里,他就真是那种非常不负责的男人吗?

 

库洛洛不清楚侠客是不是知道他自己根本没能克制住从心底冒出来的悲意,直直的冲到了眼底,漫溢出来,带着支离破碎的感触,晶莹的散开,笑得比哭的还难看几分。

 

库洛洛不能否认忽而从自己心底涌出来的心疼,对于这个鬼节的意外之喜,他其实是非常高兴地。

 

要怎样告诉侠客呢?怎样对方才能够明白呢?

 

库洛洛为难的看着已经快要哭出来的侠客,他又说了什么让侠客难受的话吗?算了,解释推后,还是先抱紧侠客再说吧。谁叫侠客用那莹润欲泣的双眼引诱他,带着哀求、不可置信和微不可查的期盼神采,丰润的唇瓣一开一合的动着,上面还有他咬的浅浅牙印,滑腻的舌灵巧的在口里滑动,手不知是推拒还是迎合的拽着他的浴袍颤抖,下半身完全贴合的部位热度剧增,小动物眼中的不可置信越来越强烈,脸颊也越来越红,一路蔓延到衣领内。

 

诚然,库洛洛知道侠客不是故意露出这种表情的,但他接受了侠客这无意的勾引,不再压抑自己快沸腾的欲望,他要在完全清醒的状态下好好的把侠客看个够、抱个够、亲个够。

 

其余的问题,全部延后。


END

热度 70
时间 2014.11.23
评论(3)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