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来

有一个世界,他们说,这个世界名叫Hunter。在这世界里有一个未被世界承认并标注于地图之上的地方——流星街,这里有Shalnark,有幻影旅团,还有其他的无关的人。

他们是这么说的。

当记忆从空白中醒来,他渐渐地将许多成分加入到这世界之中。比如他的房间,破旧的房间,还有电脑。破旧的屋外有着不见边际成堆的垃圾,黄沙弥漫在任何的一条道路里。还有很多关于他的‘同伴’的细小的事情,他也将它们一点一点加入其中,加入到他有关于外面世界的认知中。

这样之后,渐渐的,这里有了编程,有了机械,还有科技。这里有念力,有体术,还有杀戮。他们说,这些都是他过去所‘学会’的认知中的一部分,在“那个意外”之前。他们是这么说的,但他记不起自己是怎样积累起这些‘认知’的,这甚至不被称为‘知识’,所以他并不总是相信他们。

他的‘同伴’。

这也是他们的自称。

 

***

 

有一个形体是他最早加进只属于他的世界的,一个‘访客’,带着深不见底的暗夜及微不可查的热焰,来探望他,但他不能在‘同伴’面前与他交谈,也不记得‘访客’应有的名字。

他们中的女性常给他带些他不会过多摄取的食物,并声称这是他过去最喜欢的之一。她们不会拥抱他,这和书中描述的不同,只是不断重复往来,言语都是冷淡或不着边际,还不时重复一句话。“Shalnark,我们是蜘蛛。”

他们中的男性总是硬梆梆地站在角落,或是隐秘的出现,丢下些小零件或是书本,然后就消失了。有一个个子较为娇小的,总是烦躁的把玩他的伞,目光锐利,如刀锋可切任何不够坚强的物体。他偶尔会问Shalnark很多问题,听到Shalnark的回答或是得不到回答时,表情会变得僵硬,暴怒又无可奈何。

最后是一男一女。他们也并不在其他人类出现的时候来,他知道他们大约就是书中所描述的‘深层记忆片段’。他们从不说话,非常安静,但都面露笑容,安静的存在着。他试着不去在意一男一女的存在,因为被剩下的‘同伴’满脸隐蔽的悲伤。

每个人都隐晦的提示他,他应当牢记十一个人,因为他们曾是他的生命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有时,他甚至觉得自己能够记起来了,但那些碎片在他大脑的阴影中玩着躲迷藏的小游戏。不论他如何努力翻找着,搜寻着,也没办法彻底抓住这些小片段,他没办法让那些图像变得更加清晰、连贯。

 

***

 

他该和他的‘同伴’谈谈,可那太过艰难,也许是因为他根本无话可说,也许是因为他们避而不谈。

最终的最终,他的沉默映衬着‘同伴’的悲哀,变得奇妙的相得益彰。他在一张纸上写上了许多问题,却觉得这不是自己常用的工具,如果他问出来,他们是不是会开心些?他似乎找到了过去惯用工具的图像,尽管他在他的现实中从未找见。

“你想起了什么?”整张脸被遮掉大半,只露出一只眼睛的‘同伴’突兀的问道。

Shalnark蜷缩在椅子中,下巴支在手指尖上,眼睛望着窗外。“我一直想知道,”他说着,缓缓地将思绪从破碎的片段中抽离出来,“你到底是男性还是女性。”

“想不起来也不错。”‘同伴’肯定的答道。

Shalnark转过头,满怀嘲弄地对‘同伴’挑了挑眉。

“你的手机,”‘同伴’果决的转移了话题,“丢在哪里了?”

Shalnark又将视线转向了窗外。“只是不见了而已,”他迷茫地说,“它看上去破碎不堪,但我知道其实原本并不是这样,”Shalnark停顿下来,思索着,“我做了个梦,梦见有人和我在一起......还有我的手机。他紧挨着我,如此温暖,也如此寒冷。我试过转身去看清他,因为我想要......和他弄清那些,比如我的手机的去向。可当我终于转过头时,那里一个人也没有。”

‘同伴’陷入了长久的沉默之中,“不错,我该走了。”

Shalnark依然看着窗外,这是他早已预见的结果。

 

***

 

‘访客’又一次探望他时,他带着一本厚重的书籍。他走进房间,安静的坐在Shalnark的椅子里,安静的阅读。

一般他们都没有交谈,事实上,他们在他现有的记忆中还没有交谈过。

“Shalnark,”他从容不迫地倾泻出低沉的声线,“你又梦见我了。”

仿佛在等着Shalnark回答,但其实不是问句。

“这很重要?你在梦中?我在那里?我的手机去了哪里?”Shalnark回答,“没人在那里,我看不到你的脸。”

‘访客’缓慢的抬起头,视线穿透过他看向空中。“你其实清楚你的手机在哪,”他的声音莫名的沙哑,“也清楚我是谁。”

Shalnark嘴唇颤抖了一下,“不,”他回答道,“我并没有看清楚那是什么——”

可是‘访客’在Shalnark回答完成之前打断了他。“靠近我,”他语气变得十分温柔,“让我靠近你。”

“为什么?”Shalnark迟疑道,“为什么你不过来,如果你早就想——”

‘访客’又一次打断了他,他利落的站起身大步向前,用力将Shalnark的拥抱住。“这段时间,你是否想起一星半点关于我的记忆?”他轻柔地问道,“任何一部分?或者只是一点有关的?”

Shalnark皱眉,“不,你,当然没有,我甚至不记得你叫——”

“可你记得其他人?”‘访客’问道,“记得那十一人之中的十个?”

“只是零星的碎片——”Shalnark说。

“可的确有那么一点点?”

“有时,我觉得我能想起,可我总是抓不住。”Shalnark失望地摇了摇头,而‘访客’突然笑起来。

“Shalnark,”他低语,“Shalnark,我就在这里,等着你。”他在Shalnark的额上印下一个吻,然后是唇,他的拇指轻抚着Shalnark的脸颊。

Shalnark挣开了他。“什么意思?”他问道。

‘访客’笑着摇头。“我没有死。”

“显然,”Shalnark毫不迟疑的回答道。

‘访客’的表情变得更加温柔,仿佛收获了他最为宝贵的东西。

“你的手机在我身边。”他转过了身,背影被铭刻上十字的印记,“放心吧,但你需要一个新手机来和我联系了。”

Shalnark听到了‘同伴’靠近的脚步声,感觉到了‘同伴’念力的靠近,但他无力阻止。

“我要去继续旅行了,Shalnark。”‘访客’说着离开了,带着印记的背影渐行渐远,留下Sherlock一人,在这破旧不堪的房间中,在这条被命名为‘流星’的街里,在这世界上。

这世界之中有八个重要的同伴,有两个重要的记忆形体,有很多不重要的人,还有Shalnark,以及一个重要的不知何时才会归来的‘访客’。

他只有认知,却没有记忆,孤独地留在这一间空荡的房间里,它被更多其他的空荡的房间所包围,它们都在一栋破旧的建筑物里,而它正被书堆所环绕。

 

***

 

不祥的乌鸦飞过低空,漂泊来自夜的彼岸。

别无他般。

 

那只神圣往昔的古鸦停息在一尊肃穆的帕拉斯半身像上,眼睛炯炯发光。

 

那只乌鸦仍未飞走,它的眼光同正在做梦的恶魔的眼光一模一样,灯光在它身下投射阴影,他们困在阴影中,不愿解脱。

永不复焉。

 

他忽然微笑。

生死何惧?

无人生还。

故事早已谢幕。

 

无论身在何方,

我仅是过客却无法停驻。

 

这些天我梦见了一片海蓝,

让我总是忧郁地醒来,

祈求着你能入我梦中。

 

所以如果我脚步蹒跚,

如果我跌倒,

如果我滑开,

又将它都打翻。

 

如果我不能成为我,

你是否,你是否会为我结束旅程?

归来——

-FIN- 

热度 20
时间 2014.11.22
评论(5)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