库洛洛的/人类观察日记(伪)

1、

xx年x月xx日 x岁

我们憎恨这片土地,妒恨外界的一切,反之也亦然。

大多数流星街人都没有察觉到,我们憎恨它的同时,却又痛如剜骨一般的不愿失去,仿佛要从脊柱里抽出所有的骨髓,才能使身为流星街人的自傲少上那么一些,纵然死去,灵魂也要狠狠的盯住流星街的方向直至消散。

外界的诗歌总是在赞美他们的土地、家园,仿佛那是世上最可敬而不能失去的地方。我们从未有人赞美过流星街,只是表现出不屑,厌恶,或是麻木、唾弃,若是诗歌也在流星街盛行的话,大约满目都是咒骂、黑暗、扭曲的文字组合,而且那肯定是不够的,若是纸页上没有包含血泪与扭曲灵魂,怎么能组成流星街的风格呢。

赞美而后破坏,憎恨而后维护,外界与我们虽然似乎表达的过程不一致,却可算殊途同归,这就是所谓的人性?人类为什么如此奇怪?既然憎恨为何惧怕失去?既然赞颂为何要去毁灭?


xx年x月xx日 1x岁 补:因为我们仅剩的便是憎恨,其余一无所有。我们的就是我们的,哪怕毁去也只能由我们自己动手。

xx年xx月x日 1x岁 续:原来恨与爱可以是两面一体,但什么是‘爱’?

xx年x月xx日 2x岁 结:占有欲。


2、

xx年xx月x日 x岁

今天才知道外界喜欢老旧的物品,他们认为那才是真正有价值的,值得收藏保持的东西,叫做历史文化/文物/遗产/宝物。

为什么?

这里满目都是疮痍、破败不堪、老旧的物品遍地。我们只想要新的,焕发生机的,可以延续生命的。在满是恶臭、垃圾与黄沙的地方,我们饥渴那绿意的柔嫩,清透的水源,温暖新鲜的食物,坚固的新武器。

那些‘古董’真的那么美丽吗?超越了生命的存在价值?以至于让无数形形色色的生命前仆后继的为此而失去生机?


xx年x月xx日 1x岁 补:有些的确很美丽,但是无用,不能吃,而且容易损坏。

xx年xx月x日 1x岁 续:在流星街无用,在外界是好工具,可以在特定时间达到特定的目的,操作得当的话,还可以换取到不相等的利益。只是他们为什么要制定这一系列毫无用处的价值交换规则?有什么比活下去更重要?他们明明如此恐惧死亡的降临。

xx年x月xx日 2x岁 结:贪婪。


3、

xx年xx月x日 1x岁

原来外界部分人很喜欢吃掉同类,过去的,现在的,未来的,同类相食从未在他们的历史上消失。

好吃?饥饿?或是展示他们存在的力量?

他们还会认为吃下去便能占有所吃下去的生命的全部,甚至包括看不见的灵魂。

真是奇妙的想法,他们的思想都如此奇怪吗?或者是我们从未有如此激烈的情感吗?

他们并不都是饥饿的,但更喜欢食用年幼稚嫩的同类幼崽,若不是为了展示自我的高人一等,还能是为了什么?


xx年x月xx日 1x岁 补:我们在饥饿中成长,在饥渴下不择手段,但我们依旧保护幼崽,为了延续流星街的存在,然而他们。。。果然外界人是太多了吗?

xx年xx月x日 1x岁 续:美丽的外皮总是更容易吸引食人者们的欲望,食欲与性/欲就像一对纠缠不清的双生子,一切都与生死相关。他们大多认为食人者是恶魔,但那不过是过于畏惧造成的,他们畏惧同类相食,如同畏惧自身的死亡。

xx年x月xx日 2x岁 结:这世界上,本来就没有任何生物是不能成为食物的,你我皆是。


4、

xx年x月xx日 1x岁

元老会的下层又在为了‘议题’打架,而议题的核心基本就是重复的:地盘、物资、人员。

外界也喜爱在这三个项目的议题上折腾,不过他们表面上没有打架和杀戮,互相见面时还可以笑得风光霁月。而元老会大多都是一言不合就开打,连恐吓都不大用得上,只要打赢就完成了,直到下一次输家再次卷土重来。

元老会是不是太没有技术性了?


xx年x月xx日 1x岁 补:在离开流星街的很长一段时间内,即使不抢、骗、偷,只需要笑一笑,身边就会多出很多想要的东西。

xx年xx月x日 1x岁 续:不论是对内还是对外,笑容果然是一件不错的武器,必须多加练习才行。

xx年x月xx日 2x岁 结:很多时间,我笑了,其实真的在笑。尽管,那大多令他们畏惧。


5、

xx年xx月x日 1x岁

其实一开始没有刻意搜罗同伴,但既然已经得到,那就组成一个团体吧,名字的话,幻影旅团——如何?

目前,我是最强的,所以我订立规则,成为了头。

虽然我是最强的,但考虑到死亡率的问题,为了团体永远的延续,如同流星街一般,所以,谁也不能成为最重要的。


xx年x月xx日 1x岁 补:不要问为什么是蜘蛛,也不要问为什么多了几只脚。

xx年xx月x日 2x岁 续:善于捕猎的动物很多,人类不知道能排第几?不论怎么排序,或高或低也不过都是虚伪,而我们,则皆是自负而已。

xx年x月xx日 2x岁 结:人心的确是最难掌控的,规则也无法将之束缚。他们早已成了独一无二,即使再也不会归来。


6、

xx年x月xx日 1x岁

流星街的强者很多,但流星街的人太少,即使流星街多是念能力者,也依旧无法与外界正面挑衅。

个人的力量总是有限的,强者与弱者的界限有时会模糊不清。知道流星街存在的外人大多心存畏惧,因为他们只是极少数,并且不想过多透露流星街的存在,又或者流星街也不想。流星街的存在一直是个迷,最初建立流星街的人到底出于何种目的才需要躲避在这块不毛之地?又如何演变成现在的‘什么都接收’的情况?

外界与流星街,说不清谁利用了谁,谁背弃了谁,它们犹如亘古的光与暗,相互依存。


xx年x月xx日 1x岁 补:这世上有太多不合理的存在,大约是因为规则太合理的缘故。流星街的规则要直白得多,优胜劣汰,四字足以总结。

xx年xx月x日 2x岁 续:从前想知道的事情很多,看了书之后疑问变得更多,若是死前有什么遗憾,应该就是好奇的事情实在太多了。虽然会遗憾,但人必定是会死的,只是,在那之前,还有必须完成的事情。

xx年x月xx日 2x岁 结:说起来,幕间休息似乎太久了。


尾:

“啊,团长你在这里啊,什么时候出发?大家都等不及了。”蹦蹦跳跳的身影越发的活泛了。

“找到了很久之前的东西。”怀念的补上几笔。

“书?看上去更像是本子。。。不会是日记吧?”好奇啊,偷瞄。

“唔,想看吗?”挑眉,轻轻晃动本子。

“想!”双眼发亮,伸手抓。

“不行。”收回。

“。。。团长!”懊恼中。

“在呢,走吧,不是等不及了吗。”老神在在的站起身。

“。。。团长~是写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吗?”甜腻腻的笑,无辜的语气。

“原来你不是人。”假装惊诧。

“。。。我是蜘蛛。”撑起假笑。

“果然不是人。”原来如此的表情。

“!。。。哼,所以团长也不是人嘛。”炸毛。

“嗯,彼此彼此。”淡定。

“。。。果然是人不要脸天下。。。”小声嘀咕。

“嗯?”挑眉。

“咳,那可以给我看了吧~”识时务的狗腿。

“不可以。”肯定的语气。

“诶!为什么!?刚才不是。。。”怒。

“不为什么,而且我也没有同意过。”笑。

“。。。”瘪了。


EDN

热度 5
时间 2014.11.22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