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的绿叶

Thranduil、Legolas绿林父子亲情向——

你真以为我会这么说吗(划掉)

咳。。。

——绿林父子暧昧亲情向(这样好像差不多了)。

 

注意:ooc提示。比较yy,比较狗血。

借用了一些其他文的设定,比如‘精灵王有魔力并且能够感受到森林之中一切’以及‘精灵王曾利用绿林之外的植物感知精灵王子的所在’等。

还有一个重点,那就是我设定精灵王子并没有母亲!王子是@#¥#……%&

嗯。。。是甜文,如果甜得不正常请无视掉。

比较短吧,分级十分健康,顶多R吧。

是一篇抽风的文艺腔掉的文(请别用力拍,我承受不来~~~)。

 

序章、

Legolas西渡了。

Thranduil早已明白,也早已知晓他的儿子会做出怎样的抉择。因为他是他的Ada,尽管他的儿子已经太久没有这样叫过他;因为他对他的儿子的每一个心思都了如指掌,毕竟他们互相支撑彼此两千多年;因为这是他亲口对legolas说的,以父亲的姿态。

“去做你想做的吧,黑暗已经结束,如果即将离去,你也无需前来道别。”

这听上去更像是赌气,而legolas也的确如他所说的那样,一去不回,遵循召唤,渡海西去。

 

一、

当看着legolas平安西去,完成了精灵王交予重任的精灵们回到已经完全恢复生机的密林时,哦,不,这已经不能再被称为幽暗密林了,事实上,归来的精灵们都失态的愣在森林的入口前,集体卡了壳,甚至一时间觉得自己走错了路,没找对回家的真正方向而偏离到了这生机盎然的繁茂绿林面前。

也许他们真的弄错了?他们其实是跟随他们的王子一起西渡了?所以才能看见这犹如绿海翻涌般的浩瀚森林?在金色阳光的照耀下,那些饱经风霜的参天古木却更显出青翠欲滴的色彩。

如果不是精灵王的气息依旧牢牢盘踞在这片森林的每一株植物上的话,精灵们绝对会深信不疑这个猜测的。他们迷惑又期待,战战兢兢的走进了自己熟悉而又陌生的家园,指尖颤抖,想要拂过森林的每一处,在阳光下,他们泪流满面。

他们并不孤独,受到精灵王的命令,早已有精灵同伴前来迎接他们的回归,不止是森林大变样,连精灵王的王宫都从地下完全延伸到了地面之上,在那些万年巨木之间,精灵王用他的力量和他的子民重新修建了王宫,蜿蜒的巨木自愿献出自己坚实的支脉做为精灵王国的道路,如果精灵们乐意,也根本无需在这些道路上行走,直接在林间纵越,也能直接到达自己想去的地方。

虽然精灵的卧室几乎都是拿来当装饰用的,但依旧保证足够多。因为战争的阴影已经离去,而绿林在精灵王的力量净化之下也完全恢复过来,所以年幼的精灵们也不再被局限在王宫的附近,他们可以尽情的森林之中玩耍,精灵们的居住地也越来越开阔,卫队缩减了大半,宴会及其他娱乐活动增加了三成。

所有的精灵们都无比欢欣,纵然有很多精灵西渡离去,而那又与绿林中的他们有什么关系呢,他们在乎的只有他们的家园,以及他们的王。

只是,大概所有精灵都知道,精灵王并不如他表现的那么宁静与幸福。

 

二、

“吾王,王子殿下已经平安的西渡了,同一名矮人一起。。。”极力收敛了情绪的精灵护卫恭敬的向精灵王汇报,但他没能说完。

或者说精灵王觉得这就足够了,于是他开口打断了护卫的发言,似乎还带着一丝戏谑。“嗯。告诉我,看见森林的感觉如何?”

哦!精灵护卫在心中惊呼,不可避免的再次想起他们刚刚在森林之中奔跑的感觉,虽然他现在也置身于森林的怀抱之中,可是他的心早已被能够在森林中自由跳跃嬉戏所吸引,如果不是为了回来向他尊敬的王复命的话,现在的他恐怕早已和其他精灵们一起沉醉在林间了。

完全看穿了精灵护卫的心思,对精灵王而言,他的子民大多是单纯又不设防的,但所有精灵中,只有他的legolas是一个清透的深潭,仿佛一眼便能望透,即使站在岸边微微低头,也能清晰的穿透湖面看到明亮的潭底,可事实等你跳下去,才能完全明白,这弯潭水的深度足以淹没你的全部。

精灵王笑了,比起从前显得更近宁静如水。“森林正在召唤你,去吧。”

精灵护卫被这难得的美景惊得呆滞了一下,下意识的在精灵王的命令下告退了。

精灵王收回了笑容,眼神穿过亭亭如盖的绿叶,望向西方,金色的太阳也正在缓慢的朝着这个方向落下。

 

三、

Legolas西渡了。

好吧,这的确是事实,正确的来说,legolas在西渡的第二天就开始焦躁了,此时他已经远离了森林,周围全是海水,深不见底,当然这并不值得他恐惧,真正让他开始恐慌的是周围一株植物一棵树都没有,更别提那曾经时刻环绕着他不曾离去的温暖气息。

不,不,不,曾有过的,短暂的,他失去了感知父亲气息的能力,那时他恐慌得犹如回到了幼年期面对未知的虚空黑暗,直到父亲将他抱起搂紧。

现在的他是否成长了?毕竟是他开口说要和朋友一起西渡前往新的冒险,也如父亲‘所愿’的没有回家去做道别,可是,即使他最好的矮人朋友现在就在身边与他谈笑,他依旧无法阻止心中无止境蔓延的恐惧与惊慌。

他确确实实的失去父亲的怀抱了,他想。

曾经他觉得自己像是笼中雀,只跟随父亲的思想而考虑,之后又变成另一种形式,幼稚的和自己的父亲对抗。

他曾渴望战斗,但从未渴望死亡,他渴望自由,但从未。。。

“legolas?。。。Legolas!你怎么一直这么奇怪,这几天我看你就好像离了巢的小崽子,你听到我说什么了。。。”Gimli一边啃着手里的食物,一边抱怨,毕竟这艘小船上只有他和legolas,如果legolas不和他说话,他简直就要死了!

“哦。。。哦,我在,你说了什么?”legolas回过神来望向他的朋友,心中却无法获得平静,离开中土,西方真的能让他更快乐吗?

“哦,天啊,你这些天到底怎么了?突然变得这么。。。这么。。。呃。。。”Gimli想不出什么形容词,通常他的语言词汇都不太丰富,不过这次legolas不打算帮他补上了。

“没什么,应该快到了吧,在这海上,一望无际,连一棵树都没有。”legolas小小的抱怨了一下。

“就为了这个?”Gimli简直受不了想翻白眼了,但他想起legolas是个精灵,精灵太喜爱森林了,他笨拙的试图安慰。“别担心,我想马上就要到岸了,很快就会有树木了,成堆的。。。”

“哈哈哈。。。”legolas欢笑了起来,第一次听到有人形容森林用成堆的这个词,父亲曾经向他描述过被黑暗侵袭前的大绿林,他称那是最繁盛最郁郁葱葱生机勃勃的地方。

 

四、

木精灵们无需任何理由就可以开宴会,只要他们想。

绿林丰收了,这是几千年来的第一次,他们已经可以大量减少与外界贸易的次数,相信不久之后就可以完全依赖他们深爱的森林自给自足,精灵王的魔法也在改变森林的外围,让外界的生物找不到进森林中心的道路,在时间的冲刷下不论是人类、矮人还是霍比特人大概只会记得精灵曾存在的传说罢了,不过这是之后的事,现在来说,精灵们只需要庆祝这次的丰收而已。

精灵王又带上了秋季的王冠,他坐在最高处自斟自饮,精灵们的歌声传遍了森林的每一处,在黑暗过后,这显得尤其幸福。

精灵王宫总管略显担忧的看了一眼精灵王,但并没有上前打扰,尽管现在精灵王看上去比以前平和得不可思议。

这些年虽然精灵出生极少,却还是有一些的,小精灵们还没到可以参加酒宴的年龄,只是来凑个热闹,窝在父母的怀中撒娇嬉闹,无忧无虑的样子。

让自己孩子能够顺利成长,毫无烦忧,这的确是父母应该做的,精灵王一直认同这个观点,他一直努力这样教导legolas,直到他知道他儿子的愿望是成为一个出色的战士。

精灵王不可避免的想起了自己的父亲,父亲的早逝让他不得已加速成长起来成为一个王,他并不希望legolas也变成这样,他甚至不希望legolas看见死亡的阴影。

可惜这终究是不可能实现的,孩子总要长大,如同叶片总有一天要离开大树,随风而去,回归尘土。

他的legolas是他的森林里最珍贵的绿叶,纵然他依旧会离去。

他的legolas是他唯一的珍宝,所以他纵容他的离去。

只因为,他希望他更幸福。

 

五、

Legolas西渡了。

好吧,这都已经快要看到西边的海岸线了,legolas以自己的精灵之眼发誓,他绝对没有看错,而他正在迫切的往那边划动船桨。

“嘿!我说legolas你又发什么疯!突然这么激动!”Gimli被突然快速移动的船体晃得身体不稳,整个趴下了。

“快到岸边了!”legolas完全没有卖关子,激动的回答。

“哦。。。哦!!!好吧,我原谅你,天啊!!你就这么想见到树木吗?”Gimli晃悠的坐起来,努力的看向前方,死死盯着,企图把海水和天空看出个洞,这些天的航行他也觉得够了,实在是够得不能再够了,他恨不得马上就飞到岸上去享受脚踏实地的感觉,还有享受食物!真正的食物!

Legolas突然停下了动作,海岸已近在眼前,Gimli毫无所觉的在大喊努力、加油、飞什么的,legolas只是露出一个抱歉的笑意,大概还包含一丝恶作剧的意味。“别着急Gimli,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马上送你飞过去。”

“什么?”Gimli茫然的发现自己被精灵王子拎了起来,不好意思,这真的是拎起来,然后用力的朝岸边砸了过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Legolas你!!!!!!!!!”

精灵王子十分确信自己的力量到达什么程度,他微笑的看着Gimli砸进了柔软的海滩沙地里,然后大笑起来。

Gimli晕乎乎的站起来晃了晃脑袋,瞬间暴怒的大吼。“legolas!!!!!你这个混蛋精灵!!你搞什么鬼!!!!!!!”

精灵王子还在笑,好像眼泪都笑出来了。

受到指派而前来迎接他们的精灵看得目瞪口呆,不愧是精灵王Thranduil的儿子啊!太。。。太。。。太那什么了。。。

Gimli怒得跳脚,但也没能把legolas怎样,他还在船上呢,正确的说,legolas又重新坐下了,他开始划船,不过这次不是朝海岸,而是朝向茫茫大海划去,那样子着急得就好像船后有一头火龙在追逐他。

“抱歉!Gimli!我最重要的朋友!虽然是我提议了这次的旅行,但却无法再前进了!我的心还在中土,还在密林,还在我父亲的身边!抱歉!我该回家了!请原谅我的任性吧!”

 

六、

听到精灵如此汇报的Elrond瞬间感觉全身无力了一下,尽管他有被称为博学而先知的时候,但也没有预料过这种状况,他看了看端坐一旁差点崩不住笑脸的Galadriel,又看了看在一旁狂吃还气哼哼的Gimli,心中烦恼一阵强过一阵,他从没听说西渡还可以在登岸之前返回的!

这种事情要怎么去向Eru说明啊!Elrond强忍着头疼挥退了精灵,为难的站起身走了几步,实在是不知如何是好,只能求助的看向Galadriel,Galadriel已经恢复常态,欢欣的开口。“毕竟那可是Thranduil的儿子,况且他也算还没正在到达西岸,随他吧,也许我们的小王子还能把他固执的精灵王带来呢。”

带那个高傲的精灵王来?!Elrond僵了一下,只能默默叹气了,那么谁去向。。。

“你去。”说完这句Galadriel就消失在门外,她已经完全了解Elrond想说什么了,但这有什么重要的呢。

“什。。。”Elrond回过神来,门内已经只剩下他和依旧在抱怨的矮人,这时,他觉得头疼已经不是什么重要问题了。

 

七、

Legolas东渡了。

事实证明,这次的速度比西渡快多了,只用了一半的时间便看见了灰港岸,这就是熟能生巧吧,legolas苦中作乐的想着。

船一靠岸,他就迫不及待跳出船舱,奔向最近的林木。

他以为这样就可以让自己暂时安心,在他见到自己的父亲之前,但这次显然不太一样。

精灵王的气息从这些植物上消失了!

甚至不是变得微弱,而是消失了!

Legolas难以置信,他在林中快速的跳跃,亲密的拥抱每一棵树,却丝毫得不到曾经温暖的安慰。

难道他的父亲出事了?!

不不不!Legolas你冷静下来!冷静!你的父亲可是精灵王!那个无比强大,时时刻刻都在保护自己的精灵王!不会出事的!

那可是Thranduil!不是别的什么普通精灵!

Legolas一边强迫自己冷静,一边朝自己家的方向狂奔,他连找一匹坐骑代步的想法都来不及升起,只想快点回到密林去,确认自己父亲的平安!

 

八、

Thranduil早已收回延伸到外界的魔力,长久以来,他都以这种方式去探查自己的孩子是否安全,但现在不需要了,所以他只在绿林及边缘地带还留着一些魔力,以便知晓绿林的状况。

王宫总管今天又想迫使他多吃一些东西或者休憩久一些,可他真的吃不下,况且精灵并不那么需要食物,睡眠也一向都不是必要的。现在比起战争期间事务少了大半,没有纷扰,自由自在,他也就有了更多的时间。

更多的时间去思念。

Legolas离开多久了?

以前他也会离开一段时间,只是那并不久,而且Thranduil也清楚的知道legolas的准确方位,他能感受到,并知道他的儿子一定会平安归来。

西渡是不同的。

在彻底失去legolas气息的一瞬间,Thranduil觉得自己差点撑不过去而倒下,而就在legolas西渡的那天,他还曾坐在王座上对所有子民说:“你们之中如果有想要西渡的就去吧,而想要留下来的,你们依旧可以留在这里,与我一起继续守卫这里。”

也许有绿林的精灵去的话,legolas就不会觉得寂寞?

Thranduil为自己的想法倒抽了一口气,因为他明白,他真正在想的是他是否也应该西渡而去。

如果命令,他的子民也一定会同意与他一起西渡,可是这不是他们想要的,所以他便不能这么做。

Thranduil的固执显而易见,也许这并不是他最早的个性,但他毕竟已经六千多岁,再怎样也不是活泼灵动的年纪,况且他见过太多的黑暗和阴霾。

如何成为一位合格的王,他用了太多精力和代价来学会,以至于永远也无法舍弃。

Legolas显然离开得已经够久了,但他却悲哀的发现,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九、

即使是精灵王子也不可能用跑的到达自己的王国。

所以他借了一匹马,不过就是不小心忘了和马匹的主人说一声罢了。

不过这不要紧,他留下了一枚金币。

Legolas心急如焚,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就越害怕,虽然他努力的安慰自己,可是他无法不去想那些可怕的事情。

如果他没有离开过中土就好了!如果他肯放下心中与精灵王的安危对比起来小得可怜的心结,他早就可以扑到父亲怀中赖着不走了!

不知道连续赶了多久的路,终于legolas重新感受到了父亲的气息,这时他差点从马上摔下来,还好没有,否则就太丢脸了。

他从疲惫的马匹上一跃而下,揪着一棵树的柔软枝条不放,感谢Eru还没有抛弃他!父亲平安无事!

Legolas疲累的喘息着,但心底逐渐宁静,他又贪恋了一下枝条上父亲熟悉的气息,这才稍微有空把精力分给已经大变样的密林。

“。。。Eru啊!这究竟是怎么回事?!”legolas彻底愣住了。

今晚是满月,即便是在黑暗中,legolas的视觉也不会受到影响,何况是满月之下,整个森林都披了一层银纱的时候。

这森林简直闪闪发亮!透出生命的光芒!Legolas以他的精生发誓,这辈子他第一次觉得森林真的完全活过来了!

但是,

这个地方,

真的是密林吗?!

 

十、

好吧,又开宴会了。

Thranduil第一次觉得无奈,他已经算是挺喜欢饮宴的精灵了,可是也不会想要隔天就开一次啊!

自从王宫总管发现精灵王在宴会上会被劝说吃得更多之后,宴会的次数就无止境的上扬了。

Thranduil皮笑肉不笑的坐在席间,盯得他的王宫总管满头是汗,尽管如此,木精灵们只需要快乐就好了,能让精灵王快乐那就更棒了,何乐而不为呢。

‘叮——’

忽然,Thranduil的全身颤了一下,手中的酒盏也自由落体砸在了酒桌上。

Legolas!

Thranduil飞快的站了起来,他吃惊的目光仿佛要穿透层层的灌木丛,去追寻思念已久的珍宝!

“王?”王宫总管也被吓了一跳,然后更加吃惊的看着大角鹿跑了过来,精灵王跳上大角鹿就往森林外冲去了!“快跟上王!”

 

十一、

怎么会有legolas的气息出现在绿林边缘?!

他不是西渡了吗?

他就这样不管不顾的从宴会上跑出来,如果只是他的错觉怎么办?

他要怎样向宴会上的精灵们解释?

Legolas真的会。。。

尽管思绪纷乱,可Thranduil觉得自己还会想更多,但大角鹿已经神速的把他带到了想去的地方,再多的想法也在此时消散了,他的儿子,legolas真的回来了。

大角鹿焦躁的刨动着地面想要上前,但Thranduil死死地拉住了它。

那是幻影吗?

精灵王第一次如此不确信自己的力量,自己的眼睛。

Legolas也没动,不是不想,而是觉得无法动弹,滚烫的泪珠成串的落了下来,他想出声,他想叫他的父亲,但觉得喉咙好像被堵住了。

Thranduil完全失去了往日的冷静,他几乎是冲到了legolas面前,手忙脚乱的试图安慰自己的宝贝儿子,可惜略显拙嘴笨舌,收效不佳。

“legolas你怎么了?受伤了吗?被欺负了?”他毫无章法的替legolas擦着眼泪,反而使legolas哭得更凶了,那简直就是嚎啕大哭!

Thranduil僵硬了,已经不知道有多少年legolas在他面前没有落过泪了,更别提这种宛如回到幼年期的哭法。他只能用力抱住legolas,安慰的亲吻他的额头,温柔的来回抚摸着他的背,嘴里来来回回的轻声宽慰。

“我在,我在这里,我的宝贝。。。别哭了,别再哭泣了,别害怕。。。”

逐渐跟随而来的精灵们都自觉的暂停了自己眼睛和耳朵的使用权,在大角鹿的眼刀斜视下,纷纷退到了数千米之外,反正现在也没什么危险,况且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八卦一下为何他们可爱的精灵王子又跑回来了,被欺负了?!

一边的木精灵们正在同仇敌忾,把西岸的精灵们都当成了假想敌,精灵王这边尽管进展缓慢,但终于有了成效。

Legolas的哭声变成了抽噎,可怜兮兮的样子,紧紧拽着精灵王的袍子,想想又觉得不够,干脆就环着父亲的脖子,把脸埋进父亲的胸膛不肯出来了。

Thranduil松了口气,他抚摸着legolas的金发,万分疑惑又不知道该不该在这个时间问。

静静的享受了一阵父亲的怀抱,legolas终于有些不好意思了,他早已成年,别说拥抱了,平常叫父亲的机会都不知何时消失不见。Legolas在心中挣扎了一下,是要重拾一下形象,以保持在精灵们面前的威严呢?还是继续赖着算了?

虽说是挣扎,也不过就用了三秒。

Legolas更加用力的抱紧Thranduil,允许自己重新回到过去,他踟蹰了一下,心中响起一个声音,于是他叫了出来。

“Ada。”

Thranduil抚着legolas发丝的手顿了一下,温馨的笑了。

 

十二、

长久以来的事实证明,一切试图嘲笑精灵王子的都没有好下场!

所以所有精灵都有志一同的对昨晚的事情表示完全失忆了,什么都不记得。

以上,精灵王子总算是心有安慰,他昨晚不但一直粘着父亲哭,还一直抱着精灵王直到太阳升起。

一早legolas就在精灵王的怀中苏醒,他脸红的温度几乎蔓延到整个耳朵,好在Thranduil温柔的什么也没表示,还恢复了早上帮legolas梳发的习惯。现在没有那么多事务需要处理,他们有更多时间陪伴彼此了。

王宫总管欣慰的看着两父子吃下了准备的食物,决定在有必要的时候向王子透露一下王近段时间饮食极为少的事情。

吃完东西父子俩就在林间散步,legolas好奇极了,为什么密林这就变成了绿林,他知道他的父亲一定付出很多,他想要知道。不过legolas知道他的父亲从不会在他面前炫耀自己的功绩,也不会诉说自己的苦痛,关于这些,他会想办法去找别的精灵,别的渠道知晓的,现在他不过是想要和自己的父亲多说一些话罢了。

森林一扫过去的阴霾,如同他们父子之间,Thranduil好奇这其中的变化,但又找不到合适的方式开口,现在,他只想让他的legolas变得更加快乐罢了。他带着legolas在巨木的道路上穿行,有时候会直接从一条路跳到另一条上面,这已经是这么多年精灵们见过的精灵王最活跃的时刻了。

他们牵着手,就像过去,彼此从没分开过那样。

路上的精灵们会向他们致敬,但并不打扰,林间的动物,除了大角鹿装作‘无意间’遇到精灵王父子俩,并且上前撒了娇之外,其他的根本就只敢远观而已。

两人悠闲的腻歪了一个月,Thranduil开始盘算着什么时候问问legolas关于西渡的事情,这时,legolas先开口了。

“Ada,你还记得我以前问过你关于我的Nana的问题吗?”

 

十三、

好吧,legolas你又赢了。

Thranduil头疼了一下,不知如何回答,这叫什么呢,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精灵王不知道接下去怎么答,只好含糊的嗯了一声。

“我现在才知道,原来我本来就没有Nana呢。”legolas意味深长的补了一句。

Thranduil真的觉得自己头疼了,这是谁告诉他的!?“嗯。。。这个。。。”

“Ada,我都成年这么久了,还不能告诉我吗?”legolas又摆出可怜兮兮的表情,眼神无辜又带着祈求。

“。。。好吧,既然你知道了。”Thranduil叹了口气,开始在心里默默的给泄露机密的精灵们记了一笔,反正从当年到现在还活着并且知道事情真相的精灵一点也不多,就那么三十几个!

Legolas在心里暗乐,毕竟他向那些精灵套话这么久也就只得到这句话而已,如果父亲不说,他是完全没办法的,还好现在父亲对他异乎寻常的心软。

“你的确不是由任何女精灵诞育的。。。”Thranduil顿了一下,脑海里浮现出过去的情形。

Legolas听到这句只觉得心中一惊,不是女精灵难道是男精灵?!他紧张的揪了一下Thranduil的袍子,把Thranduil的思绪拉了回来。

Thranduil轻笑。“别急,legolas你。。。你其实可以说是由我亲自诞育的。”

“。。。”legolas心中出现一团乱麻,完全不知所措了。

好在Thranduil马上解释了缘由。“那年我受伤了,差点损伤了心脏,战斗结束之后我靠在一棵树旁休息,我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但当我察觉的时候,有一颗种子,拇指大小,落进了我靠近心口受创的位置,并且让我心口的伤痊愈了。”

Legolas完全被父亲的话吸引了,他快速的煽动了几下眼睫。“所以?”

“一开始我只是觉得那颗种子很神奇,况且还帮助了我,使我恢复了精力,等我真正发觉种子的神奇之处的时候,我发现了你,legolas。”Thranduil好笑的捏了一下legolas因为太过惊讶而鼓起的脸颊。“那颗种子吸收并继承了我的力量和血液,魔力从我的心口溢出,瞬间变成了一个小精灵,而只需一眼我就明白了,你是我的儿子,我们血脉相连。”

当他以为那颗种子的神奇之处就在于赐予了他最珍贵的儿子之时,却发现远远不止,因为那颗种子早已在他心中生了根,发了芽,开了花,还留下了一片最翠绿的绿叶。

 

十四、

自从知道自己神奇的身世之后,legolas变得更加快乐了,什么心结统统都消失吧,再也不会有什么Nana来抢自己的Ada了(划掉)。

木精灵的生活简单而快乐,legolas还套出不少关于自己小时候Ada如何手把手把自己养大的情形,照着王宫总管的说法就是:“王简直寸步不离您的身边,开会也带着您一起,甚至连宫门都尽量不踏出,小心翼翼的把您捧着,任何精灵都不能太靠近。”

而且还有一些精灵悄悄透露,当年legolas为何到了成年之后好几年才知道精灵是有父母存在才能出生的,是因为精灵王在legolas第一次差点听到这件事的时候就给全体高层精灵们开了个紧急会议,禁止整个绿林,啊,当时是密林,禁止所有密林精灵向legolas说出这些类似的话题,任何都不许!

“现在想想,王当时命令还真是简单粗暴。”王宫总管感叹了一下。“可惜最终因为瑞文戴尔那些。。。哼!”

Legolas眨眨眼,难以想象当时父亲居然就为了这件事而召开了紧急会议,难怪他一直都对瑞文戴尔如此有成见。Legolas乐陶陶的笑了,反正现在瑞文戴尔的精灵都已经西渡,父亲也不会再迁怒了吧。

开心得太早了,这就是形容精灵王子的。

Thranduil依旧在为legolas由西渡返回的事情而烦恼,但他耐心还算不错,他已经忍耐了一个多月,打算今晚就问问legolas返回的缘由,如果是瑞文戴尔那群造成的,哼哼哼。

 

十五、

这是一个很美好的夜晚,没有宴会,嗯。

Thranduil一边帮legolas解开了发辫,一边装作漫不经心的提起西渡的事情。

Legolas眨了眨眼,尽管不好意思,但他还是抬起头专注的看着Thranduil的双眼,他觉得自己一定快脸红了,不过现在还撑得住。Legolas想了想,才郑重的开口。

“我只是发觉到,我太思念您了,远离使我完全崩溃。”

Thranduil一动不动,他双眼回望着自己的珍宝,不发一言。

长久的时间不但增加了他的固执,也使他无法再轻易的表达出心中的情感,他觉得有什么满溢了出来,涌上他的心田,而最终他只是伸出手,把自己的珍宝紧搂入怀中,再也舍不得放手。

Legolas欢欣无比,他已经渐渐能明白Thranduil所有动作和表情后面的意义,他丝毫没有为没得到回应而感到沮丧,因为他已经从Thranduil的心中得到了答案,于是,他回答。

“我也爱您,Ada。直到永远。”

泪无声的滴落在精灵王子的手背上,仅仅一滴。

 

十六、

吻,落在了他们的唇上。

 

 

 

END

热度 23
时间 2014.11.22
评论(5)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