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a你看,森林里的花都开了,我们出去玩一会儿好不好?”年幼的legolas趁着精灵王午休的时间悄悄的来访,他可不想被其他精灵知道其实自己的父亲也不是真的那么忙。

他停在精灵王的眼前,以一种从不在外展露的任性期盼着自己的父亲,且无需担忧被拒或被伤害。

这是精灵王给自己珍贵的独子的特权,也是他作为父亲的准则。

但这次他没有应答,连表情也没有任何变化,只是继续看着,眼前的孩子舞蹈似得向他比划森林的景色,幽暗密林的猩红色泽在孩子眼中也是完美的一部分,也许还有那点缀其中的少许斑斓灵动。

Legolas似乎也并不在意精灵王的答案,兀自的快乐着雀跃着。

“Ada,我们去看看好吗?”

不。

不,我的孩子。

不,你不是我的孩子。

好像听到了精灵王无声的低语,Legolas变得局促而略带悲伤,他小心翼翼的伸出手。“Ada...”

“...King?”

精灵王分心于此才察觉到王宫总管已站在门外多时,目光所及之处,legolas的幻影也早已消失不见。“...嗯?”

“您该休息了。”王宫总管尽责的提醒,任精灵一族多么精力充沛,他们的精灵王又是多么的强大,也不该整个月都毫无休眠。

精灵王闭了闭眼,轻抬起的手无意中碰触到发上的王冠,停顿了一下才落下。“嗯。”

王宫总管略微担忧的张了张嘴又紧闭上,毕竟他们的王总是比他们要更加的懂得克制,况且现在黑暗已去,森林也重新更名为绿叶森林,一如他们已经渡海西去的王子那样生机繁茂。

又变成独自呆着的精灵王皱了皱眉,不明白那些幻影为何如此进展缓慢,他的孩子已离去多时,而他的眼前却是那个孩子从婴孩逐渐成长的幻影,时至今日,幻影已出现四个月,才得见Legolas的稚嫩年少时期,而这其中还有唯一一成不变的事物,那就是从虚幻到现实他心中依旧不减的阴暗。

究竟要过多久他才能重新‘看见’Legolas成年?又究竟要过多久这个Legolas也会成长到可以完全独自前行离他而去的地步?

精灵王躺在床榻之上,只短暂的允许自己思考了一阵便陷入沉睡之中。

他毫无担忧,纵然幻影消散,但记忆永远存在于他的脑中,并无需刻意,不过是从未忘记。

*

Legolas每晚都来,就算是幻影又如何呢,准时得就好像悠远的过去每晚溜到他房间来听睡前故事一样。

这次也毫无意外,他又成长了一些,手执弓箭向他描述在外练习的成果,期盼获得精灵王的夸奖。

当然,他会夸赞的,对于父亲的身份而言,自己的孩子每一个小小的成长都是令他自豪的,但作为精灵王,他却不能如此坦言,所以那时他说了什么呢?

精灵王陷入了更深的回忆,此时他才暂且遗忘了身边的幻影。

日月更替,又是一个漫长而宁静的夜,终于,Legolas又穿上了前往瑞文戴尔的那身衣服,就是从这一次,他的孩子真正的走出了这片森林,独自远行寻找自己的道路。

也许获得了友谊,也许收获了恐惧,但最终一扫阴霾。欢欣归来后,他也曾一度品尝权利,然后抛弃。

精灵王明白他的孩子究竟是怎样的秉性,喜欢尝试所有,好奇各种目光所及之物。

只是这些好奇永远也算不得长久,比起精灵的生命而言。

即使这次他好奇的是海岸的西面,精灵王也并不意外,对于自己的独子的远去,精灵王并不是没有感触,却能安慰自己这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精灵王想起了瑞文戴尔领主的女儿,和她比较起来,自己的孩子好太多了,起码没有让他这个Ada过于心痛,也没有爱上生命短暂的人类,以至于最终孤独的长眠在瑟林安罗斯山丘上。

逝去的爱情的确是痛苦万分的,所以才能兵不血刃的谋杀掉一个精灵,而对同为父亲身份的瑞文戴尔领主,精灵王难免升起几分同情,过早的预见自己女儿的死亡,且独自承受太久,西去对瑞文戴尔领主而言大约也是一种解脱。

而西去的好处又在此时体现,精灵王轻笑起来,他的独子现在不知道在西岸欢脱的寻找什么填补好奇心呢。

所有,所有的一切。

也比不上他的孩子的平安。

时间具有抚平伤害的能力,也同时具有遗忘的技巧,而精灵恰巧拥有时间,在未来无数个日夜里,时间能帮他们恢复一切。

在一场一场热闹的夜宴之后,王宫总管已经开始要为精灵王谋划新的艳遇了。

“嘿,别傻了,精灵又不是什么禁欲的种族,只是以前从没机会,但现在可不同了。”王宫总管又进一步提升了自我的价值,但的确没什么理由可以阻止他为精灵王寻找伴侣的行为。

孤独并不是一种享受,虽然大家偶尔为之,但长久的孤独并不是好事,况且Legolas王子已经西去,那是不是还需要一个新的继承者?

一时间绿林里传言无止尽的蔓延,精灵王暂时毫无所觉。

在时间又悄然溜走半个月之后,精灵王现在正在忙着观赏Legolas西去前的景象,他的孩子前来道别。

也许他可以试着挽留一次?

精灵王不由得泛起这样的想法。

至少在虚幻之处,他无需一直为王。

他的思维停滞了几秒,紧接着就是一阵自我唾弃,与其想这些悔意的虚幻,还不如考虑要不要西渡呢。

随着他的懊丧,眼前,一直微笑着的Legolas忽然向他倾身行礼,才缓慢的消失在夜光之中。

最后一次,这是最后一次了吧。

但,他依旧没有真正的开口。

精灵王疲惫的闭眼,再次使自己陷入床榻之中。

*

发生了什么事?

精灵王扪心自问,最近他是忽略子民到这种地步了吗?

一个个美貌的精灵有意无意的、无时无刻的想凑到他身边来...邀宠?到底是什么给了他们精灵王特别需要安抚需要陪伴的错觉?

看在他才刚刚摆脱幻影纠缠的份上!

精灵王暗自咬牙,表面依旧是八风不动,不表态不推拒也不接受,完全无视显而易见的处处引诱。

他的子民和他比武力可能还偶尔稍有亮点,但要比耐心和智慧的话,根本无从比较。没过几天,骚扰精灵王的大部分精灵都被以各种理由打发走了,理由也简单,让他们去新扩展的地盘去历练、管理。

至于那些少数的顽固派大多都是早年就跟随精灵王的,与其说他们是爱慕精灵王,不如说是过度敬仰。

但这种敬仰有时候的确让精灵王头疼。

“独自旅行?!”王宫总管失礼的拔高了音调,不可置信的看着精灵王。

不论精灵们接不接受,做决定的是他们的王,王的命令是绝对的。

长期的养尊处优并不代表精灵王没有自理能力,他并不是贪图享受之辈,所以独自旅行对他而言并不困难,顶多初期稍微觉得麻烦一些。

当精灵王这么通知王宫总管的时候,他已经完全做好了离去前的准备,他不是毫无经验的精灵王子,所以对前途虽然偶有期待,却并不十分好奇。

只为了散散心罢了,所以没有什么目的地。

虽然这样说,但长达数千年他都没有远离统治范围太远且无侍从跟随,突然来这么一次的确有点迷失方向。

中土十分广袤,远在林地王国建立之前,精灵王并不居住于此,他跟随自己的父亲Oropher一起,因为远古的种种因由而迁移至此,又因为Sauron引发的战争,他们又被迫再度迁移,之后还是因为Sauron,使他失去了他的亲人、朋友以及爱的权利。

精灵们一度灰暗致死,幸而他挺了过来,因为仇恨与责任。

在他无数的阴暗过往之中,他的孩子占据了大部分的光明区域,也同时带给他新生的希望。

在他失去所有的亲人之后,Legolas的意外出生毫无疑问的支撑了他,血脉相连的感触令他再也难以自持住冷酷,灵魂中透出的暖意使他落泪。

不知道是否自己的出生也引起了父亲的感触,精灵王迷茫的回忆起自己与父亲遥远的过往。

看似不远也不近,幼年时敬仰,少年时叛逆,成年时渴望独立,父亲总是在身后他身后微笑,认同的地方表示支持,不认同的就试图干涉。

不过他的个性并不像Legolas,不,应该说Legolas并不像他,他个性更为强势,更加以自我为中心,自从会跑会跳之后,就喜欢自己做任何决定,只有把握不足之时才去问询。

这种个性的养成大约也不是什么意外,因为他的父亲相较之下实在过于温和,常被他的思维带着走,所以精灵王会变成这样的个性,实在是不难想象。

他的父亲Oropher对待每一个精灵都是温柔的,有时候这会让他觉得自己毫无特殊的含义,但这并不代表他想失去他的父亲。

战争的残酷出乎所有精灵的预料,他终于还是失去了那个温暖的怀抱,于寒风中被鲜血的腥气呛得泪流不止。

他的孩子Legolas的个性也十分温和,当他们意见不合之时Legolas也会被他的思绪带跑,在相当长的岁月里,他的Legolas从不怀疑他的任何话,就这点来说,精灵王完全不知道是对还是不对。

然而孩子终究会成长。

无数的思想在影响他的孩子,而精灵王却不知道该不该阻止。

他的孩子终究要独立,要学会自己判断,要走上自己的道路,即使这条路与精灵王完全无关。

精灵王曾经挣扎,曾经苦痛,最终还是决定放手,于他们彼此长久的扶持之后。

精灵王曾为了他的孩子的前进方向做了无数个选择题,而如今看来,累累的硕果已压弯枝头。

TBC

ps:也许我应该打END...

热度 23
时间 2014.05.08
评论(1)
热度(23)